孤王寡女

坑深019米 水榭惊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19米 水榭惊魂

    墨九差一点被尚雅露骨的话把魂惊掉。

    可更惊魂的是,除了她自己,其余人只微微一愣,不如她意外。

    难道南荣的民风已经开放到这个程度了吗?而且,时下之人的八字,向来不外传,而且这四柱纯阳与四柱纯阴八字的人,非常之少,却克性极大,所以家人一般会选择保密,那么,萧乾的八字,尚雅又怎会知道?她百思不得其解。

    众人都哑了,只萧乾缓缓抬手,在太阳穴上轻摁着,低笑出声,“右执事的条件,倒也罕见。”

    墨九很熟悉他这种笑,听似温和,却与刽子手在行刑前给死囚的临终一笑没有区别。

    然而,她的感受是奈何桥畔的钟声,尚雅却以为萧六郎在含情脉脉的调情。

    尚雅莞尔一笑,撒娇道,“妾身这小小的请求,使君允是不允嘛?”

    萧乾也笑了笑:“确实要求很小。可惜本座性好洁净,不喜污秽之女。”

    春风拂柳一样的清淡声,并无阴鸷,却呛得尚雅登时变了脸。

    不过也只一瞬,她又温柔地笑开,仿若最为善解人意的妇人,“萧使君就这般不留情面?”

    萧乾往后一倚,目光平和地看着她,姿态却是高高在上的冷漠,“本座若不应下,是不可离开山庄了?”

    “使君说笑了。”尚雅轻捋一下鬓发,柔声道:“这事说来荒唐,但妾身也是救小郡主心切,迫于无奈。离魂蛊之毒极为狠辣,不仅需男女之合,还讲究与施蛊女相合的男子,有四柱纯阳的命格,且为童子之身……当然,四柱纯阳的男子已是难得,像使君这般,尝尽百草,又清心寡欲的人更为少见,疗效更佳。不过,虽为救人,妾身也不敢强求使君。只不过,若使君不愿,小郡主的离魂蛊恐怕就……”

    “无妨。”萧乾淡然打断,“把郡主交给本座就好。”

    人人都以为尚雅会故作姿态再为难一番,可她却笑了笑,对身边侍女道:“既然如此,去把小郡主扶到水榭来。”

    “喏。”侍女领命下去,她又追上去吩咐,“手脚轻着点,仔细郡主的身子。”

    她的做法与态度,俨然就是宋妍的救命恩人,哪像居心不良?

    水榭里,有片刻的寂静,直到墨九突地抬头,“尚大执事,我有一事不明。”

    尚雅唇角弯弯,大方地问:“姑娘有何事?”

    墨九摸着肚皮摁了摁,扬声道:“你看我们从三江匆忙过来,晚饭都没吃,虽说你没睡成萧六郎,但买卖不成仁义在,好歹来了客人,你怎么好意思不来点吃食?”

    娇滴滴的小姑娘,出口就是吃,尚雅一时有点发蒙。

    墨九却若无其事,手指在茶几上轻轻敲击着,“尚雅上呀上呀,别愣着了。”

    “妾身敢不从命?”吃货的思维大多时候都令人捉摸不透,但尚雅最喜表一套里一套,在人前各种礼数都很周全,而墨九的问话原本只为了肚皮,但听在她的耳朵里,却等同于羞辱。

    很快,她便吩咐人上了水果茶点,让大家先垫肚子。

    她的东西,一般人不敢乱吃,但墨九却不客气,拎起一块奇怪的糕点,问萧乾,“这是什么?”

    “大耐糕。”他声音清越,不若与尚雅说话时那般带笑,墨九不由鄙视地暗嗤一声,又问:“可以吃嘛?”

    萧乾斜睨着她,“你的口腹之欲,问我做甚?”

    墨九放下粒点,正色道:“你这小叔子好不懂事,你是医者,我当然先问你?我若吃病了,你得负责医,我若吃死了,得找你陪葬。没错吧?”

    这样明显说人食物不干净的话,尚雅听了,一张芙蓉脸儿,颜色就不大好了,“姑娘可别瞎说,我墨家岂会干这样的事?”

    哦靠,离魂蛊都下了,还敢说得这么大义凛然?墨九双手捂脸,笑得肩膀抽搐不止,“你们别管我,容我笑一笑。”

    画面太有喜感,宋骜瞪她一眼,嘴唇也憋不住扬了扬。

    萧乾见她抬头时,还在捂脸笑,深深剜她一眼,“大耐糕,非熟则损脾,熟则可食。”

    墨九打了个哈哈,拎起一块糕点,“熟,怎么不熟?比熟男还熟。”

    两个人“眉来眼去”地说着话,尚雅左右看了看,妖精似的笑着,又媚眼如丝地招呼,“粗食上不得台面,殿下与使君将就用些,主食一会灶上就做好。”

    “哎哟!”墨九突然抱着肚子,痛苦地拧眉头,“我肚子不舒服,喂,这东西到底熟没熟啊?你们先等等,等我上完茅厕你们再吃。”

    这话怎么听都有点不对味儿。

    等她上完茅厕……别人吃?

    遇上这么一个疯子,莫说旁人无奈,便是尚雅也不知这东西究竟哪路妖怪请来的,又刁钻又古怪。人家不让吃,她要吼,吃了不到一个,她就一副食物中毒的样子,搞得她尴尬不已。

    可看着她“纯真无邪的痛苦”,尚雅不得不吩咐,“若水,带姑娘去更衣(上厕所的委婉说法)。”

    墨九抱着肚皮,偷偷朝墨灵儿看一眼,那丫头便懂事地站起来,“灵儿陪姐姐去。”

    墨九搭上她的手臂,嘴里高呼着“吃不消了,疼死姑娘了”就跑了出去。

    这一趟茅厕她上得有些久,而且出了水榭进入尚贤山庄的院子,就一路东窜西窜,像一只被大灰狼追赶的野兔,四处乱拱,急得若水追在后面快哭了,才终于让她逮到,与墨灵儿一起送入了茅厕。可墨九却不卖账,把若水拦在外面,跳入茅厕就撅着嘴巴不停地发出“卟卟”声,气得若水一甩绢巾,捂着鼻子走远了。

    灵儿也机灵,“姐姐,你想要做什么?”

    她原以为墨九有什么重要的事儿,结果她并不解释刚才怪异地举动,只坏坏一笑,低头咬耳朵,“我刚才乱跑时,听见里院好像有不少年轻男子的声音?他们都是墨家人?”

    墨灵儿霎时愣住。

    “嗯?”墨九不死心追问。

    灵儿轻摇一下头,脸有些红,可怎么都不肯说。

    墨九抓住她的肩膀恐吓:“你不告诉我,我就把你丢茅坑去。”

    她行为的“不正常”,墨灵儿已经领教过了。考虑一瞬,她乖顺地从了,“灵儿偷偷告诉你,可你不兴乱说。”

    墨九狠狠点头,“不该说的人,我一定不说。”

    灵儿乖乖道:“右执事是苗疆女子,向来就不正经……我听人说,她十几岁就与上任右执事,也就是她的师父……”省略苟且两字,灵儿又道:“她习得一种媚经,可驻颜养身,却需采补……”双颊羞成红云,她咬了咬唇方道:“采补男子阳丨精,像萧使君那样的男子,她自是垂涎……”

    这样的事,也太缺德了。所以,墨九听得兴奋不已,“这臭不要脸的,学的什么妖术?祸害那么多年轻男子,这让嫁不出去的妹子多寒心啦?作孽!”墨九不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可她本人穿越了,加上身为墨家后人,对玄学本身也有敬畏之心,觉得也许中间真有什么门道,毕竟尚雅的美貌年轻也是真的。

    于是,她好奇心大增,“那我问你,你家右执事今年多大岁数了?”

    墨灵儿面色突地一变,冲她比划了一根手指头。

    墨九大惊:“一百岁?我去,不是吧?”

    灵儿猛地摇头,“不是。”

    墨九怒而瞪目:“不是你给我比划一个指头?”

    灵儿瞥了瞥嘴巴,又指了指她身后,“我是想说,若水姐姐来了。”

    墨九调转过身,茅厕门口果然站着尚雅的侍女,也不知她听了几句,却意外地没有打听,只轻笑道:“姑娘如厕太久,若水特来看看。为免殿下等人在厅内久等,若姑娘好了,就请罢。”

    一行三个姑娘,往临糊水榭而去,一路无言。

    可刚到水榭门口,墨九却顿住脚步,看向灵儿,“你说一个尝百草,修岐黄,四柱纯阳之体的男人,身上的肉会不会也有免疫力,可百毒不侵?”

    这货的思维飘得太远,灵儿愣住,“姐姐的意思是……?”

    墨九正经道:“什么精的我就不要了,我准备吃了他。”

    “……”灵儿惊得差点儿跌倒。

    “你懂什么?”墨九认真地补充,“脑髓也是大补之物。”

    “呀!”灵儿脚下一滑,彻底撞在了水榭的栏杆上。

    等墨九笑眯眯地回到水榭堂内时,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同了。

    牛角灯的光芒,昏暗了几分,桃花的幽香也掩盖不了隐隐的中药味儿。宋妍被人扶过来了,一脸苍白的呆坐在宋骜的身侧,由侍女扶着,半阖着眼睛,像没有睡醒,见到墨九进来,呆呆地看看她,就像被鬼迷了魂似的,没有半点反应。

    墨九一愣,大喜道:“哈哈,从今往后,看谁好意思说我是傻子。”

    “小寡妇你闭嘴啊?”宋骜气得猛瞪过来,但他似乎也不想与疯子计较,又望往萧乾,凝重的目光里全是疑惑,明显在问:这离魂蛊究竟有没有法子可医?

    萧乾的手覆在椅角上,没有动作,清俊的面孔稍有一抹迟疑。尚雅见状,轻笑一声,接过侍女托上来的华贵纱衣往身上一披,痴痴盯着他的脸,“使君,离魂蛊非妾身之法,不得解也……”

    话刚落,水榭似乎轻晃了一下。

    尚雅一惊,胸口起伏着,掉头看向门梁,似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发生何事?”

    ------题外话------

    啦啦啦啦,又上菜啦。姑娘们别忘了收藏,加上书架啊……然后多多冒泡,么么哒。

    ps:推荐沧海明珠现代文,破镜重圆温暖治愈系都市爱情故事《爱在1300度》,链接:http://。xxsy。/info/529055。html,喜欢的妹子可以去瞅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19米 水榭惊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19米 水榭惊魂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