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16米 深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16米 深入

    墨九只听过“三个女人一台戏”,却不知三个男人也可以唱一出。屋里的骂声,大多来自宋骜,又拍桌子又挠墙,这二货把墨家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墨妄似乎试图向他解释什么,但声音不大,她听不大清。至于萧乾,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很让人怀疑他的存在感。

    其实墨九很难理解墨妄会与宋妍失踪之事有关。

    他是个正人君子,不屑做这样的事,但宋骜也不会胡说八道……

    墨九有一颗八卦之心,故而薛昉数次暗示她赶紧离去,她依然视而不见,坚守在八卦前沿,不离不弃,直到那一扇紧闭的房门由里打开,三个男人依次出来。

    薛昉收到萧乾责怪的眼神,欲哭无泪,“使君,墨姐儿不走,卑下也没法子。”

    “无事。”萧乾面色凝重,探究地看一眼墨九,却不问。

    墨九身为墨家后人,心底自然向着墨妄的,看宋骜与萧乾两个脸色都不太好看,她越过薛昉,三两步跑过去,站在墨妄身侧,低低问他:“怎么回事?他们为难你了?宋妍真的是你带走的?你为什么要带走她?可是看她花容月貌起了歹心?”

    这么多个问题,让人回答哪一个?

    墨妄心思显然不在这里。他摇了摇头,瞥向她的目光里,略有歉意,“我有点事,要与萧使君和小王爷同去处理。”

    他像是有些着急,说罢也不等墨九回答,便率先大步走在前面,走了几步,他像是回过神来,又回头看了怔怔而立的墨九一眼,“等我。”

    天下最重,便是承诺。

    “等我”两个字,在墨九心上重重一敲。

    莫不是这个人,果然是墨九儿的情郎?如此这般,她不仅接管了墨九儿的身体,还顺理成章接管她英俊的情郎,会不会有些不太仁义?念及此,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看萧乾与宋骜也准备带人离去,她知道他们这一趟与宋妍有关。

    ……隐隐的,她也觉得与自己有关。

    这种直觉没有依据,只是第六感,她却深信。

    念及此,她大声喊住他:“我也要去。”

    这会儿担心着宋妍,小王爷对她去不去是不理会的,不耐烦地瞪她一眼,可墨妄的反应却出乎意料的强烈,几乎没有考虑,便沉声低喝:“不行,你在驿站等着。”

    墨九奇怪地直视他,“我要去。”

    墨妄:“……”

    这姑娘脑子不好使,更不会与人讲道理,墨妄看到这样别扭的她,眉头都皱紧了,宋骜却翻身上马,抖着缰绳讽刺地笑,“让她去又有何不可?是怕她知道你们墨家子弟的腌脏行径,影响了左执事的一世英名?”

    原来墨妄是墨家的左执事?

    关于墨家组织内部的等级,墨九亦是知道一些。

    除了墨家钜子(墨家组织老大称为钜子)之外,自上而下,掌有组织重权的是两名执事。一个左执事,一个右执事。他们辅助钜子管理墨家内部事务,执事之下又有长老若干,各个分支堂口若干。虽然内部成员复杂,几乎遍布天下,但等级分工却极为明确。

    墨妄身为墨家左执事,那也是很厉害了。

    心底有一团迷雾,墨九涎着脸套近乎,“大执事,带我去瞅个稀奇呗,好歹我对你也有救命之恩不是?……虽然你没受,但那也是救命之恩,你可不能抵赖。”

    在墨九的想法中,这个男人既然想将她带离,就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能离开的机会。可她没有想到,在这件事上,他会这样固执,不论她说什么,他都不为所动。

    墨九下意识觉得,他不太愿意她接触墨家内部的人。

    可她偏生最好奇就是这个……

    所以,她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萧乾,“我要去。”

    萧乾向来不多言词,在他几个逞口舌之能的时候,也只默然而立,一袭清冷,淡若不存。如今闻声,也只不冷不热地扫了墨九一眼,深不见底的黑眸里,一抹碎金的流光微微闪过,却应了,“何故带你?”

    墨九昂头,给他一个微笑,“有我在,若你们实力不济,好歹可以拿我换回小郡主嘛?”

    这个事是她猜的。

    既然宋妍在墨妄手中,拿她交换不是最好?

    可萧乾紧抿的唇角却是一扬,笑了。

    墨九觉得这个男人笑的时候,真是又好看又……欠揍。

    “交换?你的身份,如何能与郡主等价并论?”

    他站在石阶上,比墨九高出不止一个头,看她时绝对俯视,银红披风,姿容俊绝,黑眸冷漠,一种莫名的威压,让墨九情不自禁退了一步。

    但这厮的话太阴损,墨九牙根儿痒,并不服气,“小叔子,我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要不然,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萧乾连多余的眼风都没有给她,径直错身而过,从薛昉手里接过马缰绳,冷气森森地一跃而上,似是不愿理会她,却偏生又让人把一匹枣红色的马儿交给了她。

    不仅墨九,每一个都猜不透他了。

    但对于旁人的质疑,他的表情从来只有一种——没有表情。

    唯除对墨九,多一种——嫌恶。

    墨九愉快地摸了摸枣红马,嘿嘿笑着看向萧乾的背影,意态闲闲地上了马,大声喊道:“行动其实比语言更有诚意,我原谅你了。”

    ——

    这次出行,是墨九第二次在人前骑马。

    旁人有好奇,都没有多问,但宋骜是个闲不住的,哪怕救妹之心焦急如焚,还是好奇地问了一下,她一个小寡妇为什么会骑马,而且还能轻松驾驭了他的青骢去“私奔”?

    墨九知道这很难解释,若她说穿越,只怕当场就被他们架上柴火烧死。想想,她只含糊道:“你没有听过疯子的力量是无穷的吗?人在绝望时,可激发潜能。”

    宋骜不解,“潜能?就像那只大鸟一样?”

    对于墨九在招信做的那一只可以在天上飞的“大鸟”,宋骜一直没有死心,只不过因为宋妍的失踪,他没机会追究。

    墨九不想跟这个二货解释,却发现提到“大鸟”时,墨妄瞧她的眼神儿,有些不大一样。

    有一个墨家人在这里,她不好糊弄。

    于是她道:“我小时候,有一个墨家长辈到家里做客,他曾为我做过这样的一只大风筝,我这般聪慧之人,自然记住,这有什么稀奇?”

    “那不错,回头给小爷也弄一只来,老子骑到宫里,吓死他们。”

    宋骜大方的吩咐着,墨九却只给了他一个白眼,便再不理会,径直骑马往墨妄的身边蹭。

    那个家伙太会刨根问底,不可爱,还是墨妄让她更有兴趣……或者说,墨家的机关巧术、风水命理都是她的兴趣所在。

    此时已近黄昏,驿道上荒无人烟,天边的彩霞收回了最后一缕光芒,空气低沉而闷热,渐渐的,昏暗的天色笼向了这一条长长驿道。

    他们的目的地,是墨家右执事的一个堂口。

    身为左执事的墨妄,与右执事不太对付。所以,一行三十来人的队伍,不论是前往解救宋妍的禁军,还是墨妄自己,都不约而同的保证着沉默。

    “嘚嘚”的马蹄声里,充斥着一种诡异的宁静。

    可完全不知事态的墨九,却像一只出笼的鸟儿,兴高采烈地注视着前方的道路,只觉天空高远深蓝,没有污染的微风轻轻拂来,让她有一种“打马江湖”的惬意,心头莫名兴奋。

    实在无聊了,她左右看了看,笑着上前与墨妄并肩而行,无视旁人异样的眼光,亲昵地让枣红马蹭了一下他的坐骑。

    “嗳,大执事,同我说会话呗?”

    轻轻“嗯”一声,墨妄似乎刚从什么思绪中回神,看她的目光里,有一丝迷惑,“说什么?”

    墨九难得正经,平静地问他:“关于墨家的事?……比如,你为什么要绑架宋妍?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杀害谢丙生?”

    ------题外话------

    注:本文所写之墨家,大多为杜撰,与姑娘们在别处接触到的可能会有不同(当然,其实大多都是杜撰的),也千万勿与传统意义上的墨家完全衔接……这个这个,千万不要问我为什么。

    众妞(笑):不就是因为你也不懂?

    二锦:嘿嘿嘿嘿嘿……你们就是这么爱说实话。

    ps:关于宋妍与紫妍,估计也有些绕。其实宋妍是名字,紫妍是郡主封号,但是……好像容易把人绕晕,以后就统一写一个名字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16米 深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16米 深入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