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15米 吃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15米 吃货

    墨九这般混淆视听的行为,无疑是成功的。

    大家都被她的疯子行径吸引了注意,再加墨妄的功夫,想要逃跑大有胜算。

    可当她大义凛然地拦在面前想要掩护他时,背后却传来墨妄不争气的声音,“我不能走。”

    墨九见鬼似的回头,与他对视着,一脸不解,他却坦荡荡地大笑,“我堂堂丈夫,拳头上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既然与萧使君有言在先,便不会落败而逃。”

    又一次被古人的死心眼打败,墨九长了见识,“真不逃?”

    墨妄轻笑摇头,那俊脸上的正气,让墨九默默为他的智商点个蜡,垂下了手。

    “那你这巴掌就白挨了,可别算在我头上。”

    墨妄淡淡一笑,将血玉箫系于腰间,目光略深,“我有危险你便救我,我又怎能轻易抛下你?”

    时下之人的信仰与执念,墨九不懂。不过,她还真没有墨妄想的那么高尚。

    让墨妄走,无非为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想让姓萧的一锅端了。

    可人家这样说了,她也不好意思反驳,只干笑两声,“呵呵。”

    街上围观的人散了,萧乾照常高调地打马走在前面。

    他让人给了墨妄一匹马,却什么也没问,更没有追究墨九想要私逃和助人逃跑的责任。

    夕阳余晖中,他颀长的背影,像一尊静默的雕像。

    可墨九步行在侧,却透心儿凉。有一种人,越是沉默,越是可怕。他不会动不动就告诉你,老子今儿炸了肺了,定要让你瞧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但他绝对会神不觉鬼不觉地让你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萧乾便是这种人。

    不过,墨九并不担忧自己的性命。

    她知道,姓萧的还舍不得她死。萧家千里迢迢为一个病痨子娶亲,费这些周折,里面肯定有情由。而且,她这个寡妇命也寡得稀罕——

    墨九儿以前寡了两次。

    第一次那家小郎君刚与她合了婚书,下了聘礼,还没等过门,就在家门口的臭水沟里淹死了,死相又蹊跷又难看,那家人晓得墨家寡妇的传言后,自然把账算到了她的头上。

    第二次墨九儿倒是过了门,那是一个从外乡到盱眙来的毛皮贩子,可这厮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小媳妇儿,洞房花烛的当夜一高兴便吃多了酒,结果醉倒在茅坑里,被大粪送了性命。

    墨九寡了两次之后,她娘更加笃定墨家的寡妇命,从此不给她找婆家了。这么一耽误,墨九儿又混了一年半,脾气越发不好,为人也越发招人讨厌,便成了盱眙人人喊打的祸害。渐渐的,她脑子便有些不清不楚,连她娘都不抱希望,萧乾为什么要娶她……哦不,为什么要帮他大哥娶她。

    左思右想猜不透,墨九索性不想了,指着街边一个支着凉棚的小食摊就喊。

    “六郎……”

    萧乾淡淡瞟她,目中无波。

    晓得他不会回答,墨九也不介意,笑得满面春风,“我渴了,想吃一杯绿豆冰。”

    说那是绿豆冰,其实是绿豆熬的水,放在井底陈过,加上一丝糖,暑气重的时候,甜丝丝也很解渴。萧乾并不多说,朝薛昉使了个眼神,便悄无声息地别过头,不再看她。

    薛昉那小子是个会看脸的,见使君同意了,掏出铜钱就为姑奶奶买来一杯绿豆冰,“墨姐儿,快些吃,吃了好赶路。”

    “不必了,边走边喝更有情调。”

    墨九从他手里接过来,不客气的走起。

    于是,薛昉又回头多付给店家一个杯子钱。

    这个时代莫说大家闺秀,便是寻常百姓的姑娘,也不可能像墨九这样一边走路一边大口吃东西。一行人纷纷直视前方,半眼都不敢看她,似乎生怕被路人发现他们其实是一道儿的。

    蓝姑姑小声骂她,“你就不能忍着点?丢死人了!”

    墨九瞪她,“吃东西也丢人?”

    蓝姑姑很想捂脸痛哭,“很丢人!”

    墨九也不生气,沿着杯沿又“哧溜”一吸,舒服得叹了口气,目光又是一亮。

    这一回,她看上了另外一个小食摊上的枣糕。这家的枣糕松软香甜,口感极好,里面不仅有大枣,还绞了一些桂花汁进去,吃起来有桂花的幽香,嚼巴两下,舌头都恨不得吞了。先头她只吃了两块,蓝姑姑就把她拉走了,本就意犹未尽,如今有人付账,她又何须客气?

    一双眼睛像长了勾子似的,她稀奇得不行。

    “萧六郎,我要吃那个……那个……”她又看蓝姑姑,“叫什么枣糕来着?”

    她的馋样儿,让蓝姑姑恨不得钻地缝,“金桂枣糕。”

    “对。”墨九道,“吃它,打包十盒。”

    以薛昉为首的禁军,都为自家使君摊上这么一个吃货疯子在默哀,可萧乾却无半分恼意,云淡风轻地看了一眼,完全由着她作妖,“薛昉。”

    将金桂枣糕拎在手里,墨九吃着,有一种报复了老毒物的快感。

    算计着他的银子,试探着他的底线,她抹了抹嘴,突地靠近他的马。

    “六郎,我有个事儿想问问。”

    “嗯”一声,他似是回答了,只声音淡淡的,又像没答。

    墨九嚼着枣糕,声音含糊,“你官儿这么大,平常贪墨不少吧?加上你爹,你叔,你哥,你弟,你爷爷,你祖宗……萧家一定积攒了不少家底儿对不对?”

    萧乾脸孔有些沉:“……”

    墨九犹自好奇的唠嗑,“你看我这么能吃,我怕嫁过去,你们家养不起啊?”

    萧乾唇角抿得紧紧,半声都无。

    周围的人,若不是必须走路,估计脚都得笑软在地上。

    墨九却不笑,她严肃地想了想,伸出舌头舔一舔唇角的枣糕沫儿,又道:“还有,你家大郎到底病成啥样儿了,他还能活几天啊?若是他死了,我可以分得多少家产?”

    “咳!咳!咳!”

    人群响过几声咳嗽,尔后寂静无声。

    就连墨妄,也默默低下眉头,不看她。

    墨九瞥着他微抖的手,觉得这家伙肯定在偷笑,眼珠子一转,她把装枣糕的油纸袋往蓝姑姑怀里一塞,大步走到萧乾的马前,一边拽着马头,一边退着走路,“嗳,这个叫墨妄的家伙,你准备怎么处理啊?”

    萧乾眉梢一扬,终于看向她,静听下文。

    墨九似未察觉他面上的阴凉与不悦,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带着笑,“萧六郎,若是你要杀他偿命的话……可不可以把他那个血玉箫给我?”

    “咳咳咳!”这回重重咳嗽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墨妄。

    也算墨公子修为了得,没有当场吐血而亡。

    人群有些骚动,只有萧乾似笑非笑地开口,“你若喜欢,便无不可。”

    墨九愣一下,身体斜靠向马匹,又走在他侧面,一脸喜悦,“没想到你这么好哩,那往后,你便负责养我了?”

    ——

    回了驿站,墨九便钻进了房间。

    她听说前往楚州的官船已经停放码头,最迟明早过江,心里有些瘆得慌。

    两次都没有跑成,难道她真要守一辈子活寡?萧家可不同于先前的两家——她寡了,人家懒得花钱养她,会把她退回娘家。萧家不差钱,她若嫁了,这辈子都得被拴死。

    见蓝姑姑与玫儿两个兴致勃勃地在收拾嫁妆,墨九也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可她心里有事,对“古董”也没了兴趣,磨蹭了半盏茶的工夫,就大摇大摆地出了门,想去找墨妄。

    她不知萧六郎把他押到哪里去了,正寻思想个办法见上一面,商量一下逃跑的行程,便见宋骜领了一帮子人急匆匆地骑马奔入驿站。

    看到她,宋骜并没有像往日那般讽刺或者挖苦,而是策马直奔萧乾的住处。

    难道是宋妍出事了?

    墨九也好奇的跟了过去。

    可她想要靠近,却被薛昉拦在了门口,“墨姐儿,你不能进。”

    墨九伸着脖子朝里头望了一眼,原想与他理论,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她懂。寄人篱下,若嘴都不乖,那可太容易倒霉了。她又换上一张笑脸,“薛家小郎,我有一件事想请教你。”

    这货长得实在太好看,精致的脸儿,圆润嫣红的唇儿,白里透粉的肌肤,每一处都美煞了人,每一处似乎透着一种细细白白的粉嫩,哪怕她并非本意,那声音也软得勾魂,酥入骨髓,如同天宫里的琼浆玉液,便是薛昉这种还没开窍的小子,心脏也一阵猛跳。

    “不,不敢当。墨姐儿请讲。”

    看这小子红透了脸,墨九心底好笑,“我那情郎在哪里?”

    寻常女子哪敢将“情郎”二字挂在嘴边?薛昉张了张嘴,像是想说点什么劝她,可终究没有出口,只低眉垂目道:“使君请了墨公子在里头谈话,并未慢待他。”

    谈话,还没慢待?萧乾好不容易捉住墨妄,一不送官,二不上绑,却是关起门来,和他谈私房话?

    墨九正往岔道儿上胡思乱想,屋里突然传来一阵“哐当乒乓”的声音。

    听上去,像是有人碰上茶几,然后茶杯碎落在了地上,又像有人在争吵。

    紧接着,就传出宋骜吃了火药一般的怒吼。

    “墨小贼,你听好,要是紫妍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15米 吃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15米 吃货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