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14米 两攻相争(必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14米 两攻相争(必精!)

    六月的天气,闷热得没一丝凉风。

    香樟树下有一条深沟,沟旁的狗尾、雀麦、田边菊等野生杂草,垂头丧气地打着蔫儿。可树下的男人,却眉目锐利,五官明朗,一张浅棕色的面容,看上去健康阳刚,潇洒俊气,眼神极有亲和力。

    墨九眼前一亮。

    当然,不是因为他长得俊。

    她见过更为俊美的,像萧六郎。

    但在她心里,姓萧那厮似乎天生带了三分邪气三分冷气三分阴气,虽说美得惨绝人寰,却让人不敢多亲近一分,一脸贴满了“禁欲禁女人”的标签,说难听点,他就不像一个正派人。而这个人不同,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大侠的气质,若换到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里,就是那种可上天入地携红颜知己笑傲江湖的男人。

    墨九打量着他,笑眯眯问:“你在等我?”

    他笑着上前,拱手道:“是,九姑娘请跟我走。”

    这一声干脆利索,惊得香樟树上偷窥的麻雀扑腾着一飞冲天。

    态度恭敬有礼又长得俊的男人,很难让女人对他产生恶感。更何况,他拱手时置于掌中的血玉箫引起了墨九的注意——箫身之玉殷红如血,却又剔透玲珑,精美绝伦。若换到后世,这管箫得是无价之宝吧?

    “好说好说……”墨九盯着箫不转眼,“可你总得告诉我,你是哪位吧?”

    他愣了一下,“你不识得我?”

    墨九对这个男人……的血玉萧很感兴趣,态度也就认真不少,“不瞒你说,我前几日不小心从驿道摔下,撞伤了头,有些事情便记不得了,听你之意,我们竟是旧识?”

    虽然摔坏头的借口有点破,已经被无数穿越前辈用烂了,可墨九实在很难找到比它更没有破绽的借口。更何况,身为穿越人士,她虽一直在努力,可似乎从来没有人把她当成正常人看过,不管与谁交往,人家始终觉得她脑子有问题,言行举止都很古怪。

    那她一时半会做不来古人,索性也就不辩解了。

    一个疯子的形象,也可以成为挡箭牌嘛。她乐意!

    那人似乎也有些意外,目光中多了一抹审视。不过依墨九看来,他好像对她的智商也不抱什么希望,所以并未多疑,点点头,反而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怪不得九姑娘与先头不大一样。”

    墨九笑不可止的眯了眯眼,又瞄向他掌中的血玉箫,“那你到底是谁?”

    他眉头一蹙,却未隐瞒,“鄙人墨妄。”

    跟她一个姓的?不是说她娘俩一直孤苦无依,得靠蓝姑姑两口子接济吗?她并没有听说过有哥哥或者堂哥啊?她脑子飞快地转动着,冷不丁脱口而出。

    “你是……墨家人(注1)?”

    从墨子伊始传承下来的墨家一派,源远流长,是一个结构严密,成员遍布各地的组织,以“兼爱非攻”为主张,与儒家、道家等并存于世,墨家子弟中,济世之才不胜枚举。墨九前世也是墨家后人,虽到那个时代墨家早不复往日光鲜,但她对老祖宗的东西却知晓颇多,只不过先头她娘身上除了一个怪异的“寡妇与未老先衰命”,她并没有看到半点墨家人的影子,也就没有多想。

    墨妄没有反驳,沉声道:“那日我去引开追兵,待回头寻来时,你已被萧家人带走。”

    这样解释就明白了……原来他就是那个带她半路逃嫁的野男人?

    墨九想了想,觉得莫说前身墨九儿,便是她自己,遇到这样的男人,也不必考虑就得跑了。

    哪个女人甘心嫁给一个病痨子?运气好点守寡一生,运气不好就守活寡一生。

    这样一想,她大喜,“是你啊,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等到你……我说,咱先别愣在这里了,你赶紧的带我跑路吧?那萧六郎简直不是个东西,老贼,老毒物……再与他待一起,我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了。”

    她那语气,好像要嫁的人是萧家六郎一样。墨妄倒没有多说什么,只把蓝姑姑吓得脸都白了,一把拽着墨九的手,死都不放,“姑奶奶,姑姑求你了,再也别逃了……等萧家郎君追来,恐又不得善了……”

    “等他来,我早逍遥快活去了。”

    她反拽住蓝姑姑的手,朝玫儿喊着,就往墨妄的身边去,可说话间,却见墨妄面色骤然一变,一动也不动,目光越过她望向了她身后的长街。

    墨九不明所以,转头望去,不免怨念蓝姑姑的乌鸦嘴。

    长街上过来了一行排列整齐的人马。

    当先一骑宝马金鞍,风姿月韵,正是萧六郎。

    他被一群披甲执锐的禁军簇拥着,与往日一般高调无异。可大热的天儿,他里头穿了袍甲,外面还系上一件银红色的软烟罗连帽披风。暑气灼烤之下,人人都热得冒汗,他却满身清冷之气,被一群皮肤黝墨的禁军衬着,显得华贵高远,如天上来的神将,帽子下半遮半盖的脸,似有一种妖邪清凉的仙气弥散。

    萧六郎的颜值,一如既往的稳定。

    可墨九却觉得他那连帽是为防晒才用的,好骚包!

    “你终于来了。”萧乾并没走近,也不看墨九,只盯着墨妄,慢悠悠凉笑,“拿下!”

    “喏。”一行二十来个禁军齐声说罢,便持刀过来。

    墨妄也没躲,只大声一笑,“我若不来,你岂不要失望?”

    看两个男人都满不在乎的样子,墨九又被浇了一头冷水,有一种做了鱼饵的错觉。当然,拴了鱼线在她身上,再把她丢水里却手执鱼竿的人自然就是萧乾,至于他要钓的鱼——显然就是墨妄。

    禁军速度很快,墨九只觉一阵热风扫过,还未看清楚,就被蓝姑姑和玫儿拉走站到路边,而墨妄却已经与禁军打成一团。他不愧是墨家人,功夫极是了得,一管血玉箫竟可变武器,只一抽,中间便是剑身,这让对机关器械之术颇有研究的墨九也叹为观止。

    她对这个帅哥的兴趣更大了。

    同属墨家一系,这个男人似乎比她还厉害?

    本来墨九不喜欢看人打架的,觉得太血腥了,但若是这架打得赏心悦目又另当别论。

    墨妄箫中有剑,血红的玉箫激得衣袂翻飞,以一人之力对十名禁军,竟丝毫未落下风。那仪表、那才貌、那武艺、让墨九有一种找到金大侠笔下热血江湖的感觉,看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蓝姑姑紧张地揪住她,两股战战,“姑娘,可怎生是好,怎生是好呀?”

    墨九盯着街中,眼睛也不眨,“你别扯我,正闹热哩。”

    “……”蓝姑姑觉得这姑娘疯魔起来,她完全不懂了,“你快求求使君啊……”

    墨九瞪她,“好好的我求他做甚,你没看我情郎占上风吗?”

    这会儿萧乾仍静静地高坐于马上,一顶银红的连帽下,面色清俊冷漠,听她口称“情郎”也未着恼,只眉头微挑一下,便冷声低喝:“都退下。”

    那些在墨妄手里吃了亏的禁军一顿,赶紧唱喏,退了下去。

    墨妄收箫,朗声道:“萧使君好气魄,这是要容我自去?”

    萧乾漫不经心的看他,手刷地执剑,指向他:“你杀害朝廷命官,我怎肯饶你?”

    墨妄冷笑一声,“姓谢那屌人,比奸人贼子尚且不如,我杀他是为民除害。”

    那谢丙生居然是他杀的?墨九心里一惊。在招信之事后,她也知道了谢丙生诡异的死法,那样的残忍变态,不像墨妄这种外形光明磊落的人干得出来的。

    再说,就算他要残忍杀害谢丙生,又何苦把他扮成女装?

    她正怀疑,却听萧乾道,“这等行径,岂非为墨家抹黑?”

    墨妄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墨家子弟向来以除暴安良为己任,能容那腌脏畜生活到今日,已是秉承祖师爷遗训,想以德训之,以理服之,是他自寻死路,想染指墨九,实怪不得我……”略顿一下,他又道:“萧使君浩然正气,为抗击珒人与西越立下盖世功勋,墨妄不想与你为难。今日,我只带走墨九。”

    萧乾听了,轻声一笑,眼中却有轻视之色。

    “你能胜我,由你带走。反之,你跟我走。”

    墨妄大笑,“萧使君爽快人!出招吧。”

    看他两个要干上,墨九心里有些小兴奋。

    不都说嘛,两攻相争,必有一受,她好奇谁会胜出,也有些好奇萧乾这厮,除了会阴损下毒之外,身手到底如何。

    可她眼睛都放亮了,这男人却寡言寡语,一个字都没有,只见缰绳一抖,便勒马往前一跃,执剑跃下,那一袭银红的色泽,为闷热的空气添了不少尘土与压抑。可他让别人吃足了灰尘,自己却立于当中,依然风华绝代。

    讨厌!

    墨九捂着鼻子,看两个厮打。

    这街巷原就在闹市之中,这边干架,那边远远便有人围观。

    场中两人,气势逼人,一红一青两个影子缠在了一起。

    众人指指点点,墨九也饶有兴趣,似笑非笑地看热闹。

    蓝姑姑依旧比她这个正主儿还紧张,“姑娘,你快点想法子阻止啊?”

    墨九懒洋洋摇头:“你见过大黄狗干仗,人喊得动的?”

    蓝姑姑快急疯了,她似乎也不想墨妄出事:“那咱们总得做点什么吧?”

    墨九敛住眉头,严肃的想了想,目光一亮,“有了。”

    蓝姑姑满怀希望地看着她,却听她道,“你赶紧去前面那间小食铺,买一点瓜子和花生过来,若是可以,你再向店家借一条长凳,这样我们可以坐在这里,边吃边看,会不会舒服很多?”

    蓝姑姑差点儿口吐白沫。

    场中也只是“铮”一声响,缠斗一处的两个男人,齐刷刷看过来。

    墨九笑道,“咦,你们都看我做什么?”

    两个人依旧看着她,目光不太友好,像看着神经病。

    墨九揉下眼角,笑容更灿烂几分,“哦呵呵,看人打架还剥瓜子吃花生不太厚道是吧?放心,等瓜子花生来了,我会为你们加油的!”

    众人都相信,墨姐儿绝对是个疯子。

    萧乾最先反应过来,长剑挽出一朵剑花便朝墨妄刺过去,“铮”一声,墨妄举箫相迎,一个转身,也不知触到哪里机关,箫中竟飞出极为细小的针箭,那漫天的针箭看上去很漂亮,花雨一般洒过去,可偏以夺命的姿态,齐齐射向萧乾。

    墨九吃了一惊,只道姓萧的会避让不过,却见他帅气地扯向披风,那一道银红的色彩,便如泼墨一般扑向针箭,形成一抹靡丽的弧度,将针箭卷入其中……

    “啊!”

    惊叫声四起,只一个闪神间,萧乾冰冷的剑尖已指向墨妄。

    这几个回合墨九看出来了,萧乾不仅占了上风,人也狡猾。

    原来他那个披风,不仅防晒,还可以应对密集的暗器?

    看来墨妄要吃亏了!这么一想,墨九已经冲了过去,冷不丁拦在墨妄面前。

    “喂,别打了……”

    电光石火的刹那,萧乾生生收剑,面色铁青。

    可谁也没有想到,墨九却突地回头,“啪”的一个巴掌抠到墨妄脸上。

    “混账东西,你怎么能给萧使君动手呢?”

    墨妄被他打了个结结实实,一时愣住,钉子般钉在地上,不知所措。

    不仅他不解,包括萧乾在内的其余人,又哪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大家都愣愣看着墨九,她却冷不丁推了墨妄一把,凶神恶煞地看着他,劈头盖脸怒骂,“你也不看看你这脸,这眉,这鼻子,这嘴巴,这身材,哪一点比得上萧六郎,我有那么一个大帅哥天天养着眼,怎么可能跟你跑呢?”

    她说得那叫一个正经。

    萧乾紧紧抿着唇,一声不吭。

    墨妄似乎也不得其解,愣愣盯着她的眼睛,大气都不好出。

    墨九这时已经来不及考虑人家要怎样看她了,她生气地推着墨妄,往前一步,再进一步,直到逼着墨妄“噔噔”后退了几步之后,眼看离萧乾有了一段距离,她突地转身,伸开双臂挡在墨妄面前,看着萧乾突然变色的脸,低吼一声。

    “还不快跑!”

    ------题外话------

    注1:本来不想解释的,怕有些妹子说我啰嗦,但不解释,又害怕有些妹子误读。这里的“墨家人”,指的不是墨九那一家的人,是指大墨家,是一个组织,不是指小墨家,懂得墨家的人都知道我说的是哪个墨家,如果不知道的妹子,嘿嘿嘿,可以动动手指头找找度娘,因为我一句两句解释不清楚。容后面的情节再一点点阐述。

    众妞(一脚踢飞):走你!留你干嘛?

    二锦:已滚,莫想我。

    这一章4000字(公众章节一般二千字撒)……千万莫说我更得少哇,小姑奶奶们,我爱你们。么么咂!

    明儿咱们继续哈,若是精彩,大家留个言,鼓励一下,若是看不下去,大家拍个巴掌,欢迎一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14米 两攻相争(必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14米 两攻相争(必精!)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