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12米 夜长初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12米 夜长初伤

    他凉得不带情感的声音,让墨九脚步一顿。

    为什么她的自制力,这般不济?又不是没见过男人?

    她暗自诧异着要灰溜溜离开,冷不防头顶瓦片“嚓”的一响,接着便看见一个黑影从上而下,飞快窜入树丛之中。她一愣,刚觉不妙,胳膊就是一痛,鲜血顿时从单薄的衣裳中渗透出来,染成一团血污。

    偷鸡不成蚀把米,她刚想叫人,背后的窗子就开了。

    一只手碰了碰她的肩膀,力道不重,却惊得她“啊”的回头。

    窗户里是萧乾冷峻的面孔,他冷冷的声音带着淡淡的馨香扑入她的呼吸,“你为何在此?”

    她没处躲,也没处逃,对上他寡淡无波的视线,莫名便有一些神思恍惚,好像突然进入了一个清醒的梦。明明一切都看得清楚,脑子却混沌。

    她问:“我说我是过来找甜瓜吃的,你信吗?”

    他一瞬不瞬,阴沉的眼底隐隐有几分猜度。

    墨九捂了捂伤口,指向黑影逃窜的方向,“我说我才刚看见有人从这里跑过去了,你信吗?”

    他专注的目光幽深难懂,却刀子似的剜着她。

    墨九胳膊很痛,脑子也愈发晕了,“好吧,你都不信。那我说我小时候家里穷,洗不起澡,所以对洗澡特别有兴趣,你信吗?”

    萧乾好像在思考什么,紧盯住她胳膊上凝成一团的血迹,久久不语。墨九被他这么看着,身子莫名有些发软,也不知是失血过多还是近距离与美男接触产生的心里不适,她眼睛不听使唤似的不停往他身上瞄——

    他没有系得太牢的衣裳,露出一片精壮却不显夸张的肌理。月光下,二人静默。他身上似乎有一种她不敢染指却经不住诱惑想去染指的性感,以至她乱了呼吸,一颗心如同荡秋千,七上八下……

    她心道“不好”,这不是她的个性呀?

    可这样想着,她的身子却软绵绵往他身上倒。

    人还没有沾上,领子就被一只手揪住了。

    他拎住她的衣领,转陀螺似的转了一圈,“你有什么遗言?”

    偷看一下洗澡,罪不至死吧?墨九轻拨他的手,原想使点力气,可身子却不争气,抓住他的袖口方才站稳。那衣料也不知是什么做的,捏在手心,却像钻入了心,比世上最柔软的丝绸还要滑腻,让她有一种踏在云端上的酥麻,神智涣散了,声音也软。

    “遗言呀,我想想……嗯,加密、加冰的甜瓜,可不可以再来一盘?”

    他皱了皱眉头,好像不太喜欢与她说话,倒真应了墨九在他书上看见的“寡言,清心”,只不晓得他私生活是不是也一如书上所写“节欲,寡情”?……想到这个,墨九心里一紧,觉得有一种奇怪的力量似要把她的自制力融化,拉扯着她的视线,贪婪地流连于他湿的发、敞的肌、窄的腰、邪恶地占据了她的脑海,让她很想扑过去抱住他,汲取那美妙的气息……

    “那个,我可以走了吗?”

    墨九很想逃离,却不会走路似的,只半眯着眼看他。

    “不,不对……”

    四周很安静,她喃喃着,感官全都集于一处——他轮廓俊美的脸。

    “萧六郎,我好像,脑子都不是自己的了,好奇怪……”

    话音一落,她的身子就被他从窗口提了进去。

    墨九始料不及,重重撞在他身上。他浓墨一般的长发就水草似的缠了上来,紧贴她敏感的胸前,湿了她单薄的衣裳,冰凉凉,滑腻腻,却让她心头仿佛着了火儿,血液直冲头部,一种夹杂着疼痛的酥融感,让她差一点不会呼吸,却唤醒了心底另外一种更为疯狂的渴望。

    “我到底怎么了?靠!”

    她拼命抵抗着这种要命的想法,他却一言不发地扼住她的肩膀,力道大得几乎要掐入她肉中。很快,他在她伤口细细洒上药沫,撕出一条三指宽的布带,捆粽子似的缠在伤处。

    墨九看了看胳膊,“这点伤,不至于吧?”

    他低垂着眼,一丝不苟地剪去过长的布条,将伤口裹得匀称整齐,还打了一个漂亮的结,那专注的样子,几乎迷了墨九的眼。

    他道:“镖上有毒,此毒遇上九蘅香,可致人失魂。”

    墨九这才明白自己为什么失态。原来射伤她胳膊的飞镖上涂有野鸩毒,不过,九蘅香却是萧乾屋中所燃的熏香。那么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人家知道萧乾在熏香,准备偷袭他,结果她突然误入,引起萧乾的注意,那人为了保命,故意伤她,拖住萧乾的脚步?

    而且,那人应当还知道驿站的人都去找小郡主了,这才偷个空子。

    念及此,她心静了不少,又看一眼胳膊,“那我现在还用交代遗言吗?”

    萧乾并不回答,转身整理好衣裳,系好腰上玉带,自顾自倒了茶,轻泯一口,一副疏凉难近的冷漠样儿,却让墨九心尖一麻,如同久旱之下,突见甘霖,只觉得屋里的热气与香气,都成了某种情绪的催化剂。

    她脸色酡红,媚态生香,可好歹留了一丝理智。

    “萧六郎,这毒是不是……还会激发人的情丨欲?”

    萧乾淡淡看她,唇角略有嘲讽,“并无。”

    “额?!”墨九耳根烧红了。

    萧乾又喝一口茶,神补了一刀,“是因你偷看我沐浴,以致神思不属,心生乱相。”

    墨九是坚决不肯承认的,她恨恨冷笑道:“错了。第一,我没有故意偷看你沐浴。”

    “第二,就算我偷看你沐浴,其实也什么都没有瞧见。”

    “第三,就算我看见了什么,也不可能心生乱相。”

    “第四,一定是你的熏香有问题,我先前就觉得不对劲儿……”

    她喋喋不休,萧乾却淡淡扫她一眼,从柜上一只通体泛绿的小瓷瓶里倒出一粒药丸来,扣住她的肩膀,扼紧她的脖子,干脆利落地撬开了她的嘴巴。

    墨九拼命咬紧牙关,奈何受了伤,又中了毒,根本没有力气,连抗拒的过程都没有,就被他顺利灌入……一粒药丸子。那药丸很滑、很香,似乎本身就带了让人愉悦的吞食感,她“咕噜”一声入喉,咽了下去。

    “你给我吃的什么?”

    他在白绢上仔细擦拭着手指,答非所问,“记住,今夜之事,不许向任何人提起。”

    这么窘的事,她怎么可能告诉别人?

    墨九想骂娘,却发现喉咙干涩,说不出半个字。

    难道是毒性入体?她一惊,却听他又道:“不过,得给你一些教训。这丸子,会让你一夜无声,明早便可恢复。”

    墨九一张脸,比鬼还白。

    她看着他倒映在木桶波光中的影子,心尖微微一缩。

    这个人太可怕了!可怕就可怕在他看上去并不可怕,甚至偶尔会有淡淡的微笑,但他的眼睛,从来没有暖意。

    墨九咬着唇角,恨恨瞪他。他的目光却从她身上挪开,“薛昉!”

    薛昉推门而入,就像早就等待在侧一样,这让墨九不免怀疑,她先前是怎样顺利到达他窗下的?她暗自揣测着,却见薛昉拱手道:“使君,没有追上,这人身手不错。”

    萧乾点点头,声音却比先前更凉,“把她带过去,守好你的嘴。”

    薛昉低头,“是。”

    ——

    这天晚上,墨九做了一宿的噩梦。喉咙里,火灼灼的干痛,那药丸给她带来的恐惧感,就像虫子钻入了胃里,让她身上一会热,一会冷,满身大汗,可萧六郎那一张清俊冷漠的脸,却反复出现在梦中,带了一种诡异而靡丽的诱惑……

    第二天醒来,她大喊一声“玫儿”,声音清脆如故。

    坐在床上,她盯着帐子愣了许久,方才恢复了精神头。

    看来姓萧的果然没骗她,不仅声线恢复了,胳膊的伤也好多了。

    她与玫儿匆匆吃罢早饭,便见驿站不停有军士进来禀报情况。经了一夜,宋妍仍然没有找到,但萧乾似乎急着赶路,只留下宋骜和一干侍从配合官衙寻人,便套上马车准备出发。

    墨九早早占了他的马车,以示报复。

    可意外的是,他并没有来抢,径直骑马出行。

    温情暖男到底比冷血怪物可爱。

    墨九对他的恶感,少了那么一点点。

    但这种感觉没有维持多久,她就觉得不对劲了。

    猛地打开帘子,她望着外面陌生的风景,惊问:“怎会还没到盱眙?”

    ------题外话------

    1、今天的播报结束了,我们明儿继续哈。

    突然觉得,找一个会医的老公还是好嘛,不仅可以治病,还可以增加情趣,妹子们觉得呢?

    2、墙裂推荐鎏年《痞妃传》,这货断更了一段时间,又活过来了,书已经很肥,大家可以开始啃了哈。

    我估摸着这一回,她可以直接写到大结局了。咳,一定,一定一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12米 夜长初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12米 夜长初伤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