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11米 探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11米 探浴

    院门口围有一大群人。

    可小郡主身子金贵,她要推人出去,谁能拦她?

    事发突然,就在众人干瞪眼的当儿,宋妍已经抢了马奔出了驿站。这姑娘性子又野又急,自幼跟着哥哥习了一些防身的武术,身子骨壮实,脚程也快,转眼便没了踪影。

    吴嬷嬷追了几步没追上,心头气没消,红着眼睛就去踢墨九。

    “贼婆娘可恨!你什么贱命,竟敢辱骂郡主?”

    墨九对这老妇骂人的工夫,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过她见过泼的,真没见过这般泼的,不等反应,已被这老虔婆拉住了身子。她下手狠,脚也快,又扯又拽,骂咧时,一只尖脚便往她裆下招呼。

    “我靠!”墨九正待避开,吴嬷嬷突然下盘一歪,一个劈叉生生摔倒在地。

    没人看明白她怎样摔的,可她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儿,“哎哟”一声叫唤,便想骂人。可头才刚抬起,就看见一双黑面锦靴,一身飘逸黑袍,再往上,是萧乾带了一丝阴霰的俊美面孔。仔细观之,那流光黑眸里,似有意味不明的邪冷之气。

    “本座面前,何时由你猖狂了?”

    吴嬷嬷曾经抱过还在襁褓中的萧六郎,这些年虽无接触,却知六郎为人清冷,却从不苛责下人。但他这句话不轻不重,却字字都在斥责她不懂规矩。吴嬷嬷只愣一下,便吓得磕头认错,呜呜哭诉着担心宋妍的安危。

    老虔婆也聪明,懂得趋利避害。

    她毕竟是宋妍贴身之人,萧乾不好处罚,只不再理会,径直吩咐人去寻找郡主,也顺道遣散了院子里的人。墨九看了一场好戏,有些奇怪他会好心的帮自己,偏头想了一阵,便凑过去问他,“你到底图我什么?莫不是真的看上我了吧?”

    萧乾铁青着脸扫她一眼,调头走了,没给她说一个字。

    墨九讨了个没趣,伸伸懒腰,也回屋去了。

    却不知,缺少娱乐的当下,人们最喜“叔丨嫂通丨奸”这样的题材。

    小寡妇勾引小叔子的事儿,很快就添油加醋地传了出去。

    当然,那是后话。这会儿墨九见宋妍气跑了,也没什么感觉。若说她有多讨厌那姑娘倒也不是——毕竟在她看来,不过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但若说她对此抱有同情心,也不可能——毕竟她不是宋妍她娘,操不起那份心。

    所以,墨九没半分理亏,舒舒服服地躺在榻上哼曲儿。

    倒是玫儿,好几次出去询问情况,可每次都灰头土脸的回来。

    墨九受不住她欲言又止满脸焦灼的纠结样儿,不由恼道:“你和她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她便有个三长两短,也与你八杆子都打不着。再说了,人家是郡主,她吃肉的时候,你连汤都喝不着,你一个小老百姓,为了皇家女儿操的哪门子咸菜心啊?”

    这货骂人的时候嘴也毒,没给玫儿留情面。

    玫儿一急,眼圈都红了,扁着嘴巴道,“墨九,我是担心你。”

    墨九望着床帐子翻白眼,“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玫儿道:“小郡主身份尊贵,若她有事,你怕是要杀头的。”

    这个时代尊卑贵贱自有三六九等,阶级的划分早已深植在玫儿的心里。墨九懂她,可二十五年的现代教育,也根深蒂固地在她的脑子里形成了人人平等的观念,一时很难改变。

    看玫儿委屈的垂泪,她叹息,“好了好了,我保证没事,行了吧?”

    玫儿抬头,吸着鼻子问:“当真?”

    这小丫头倒是真的关心她。墨九心里一暖,下床扶她坐在凳子上,轻轻揉着她瘦削的肩膀,突然有一种提前做娘的即视感。心里头诡异的一悚,她又弯唇笑起:“小小丫头,怎就不肯听老人言?”

    使着一个娇软软的十五岁身子,她老气横秋地教育玫儿:“你没看见萧家六郎有多喜欢我吗?吴嬷嬷想碰我一下都不能,他岂会任由旁人为难我?”

    玫儿年纪小,却也不好糊弄。

    她沮丧着脸道,“可使君大人说,你是心智不全,有失魂之症……”

    墨九拉下脸来,不高兴了,“咱们做人,不能总说真话,很伤人的嘛。”

    被她的黑幽默逗乐了,玫儿“噗嗤”一笑,很快拭着泪平静下来。墨九不关心那些人要如何寻找宋妍,她安抚好玫儿,都懒得去看一眼,只歪着脑袋在榻上熬着,有些后悔没在萧乾的马车上拿几本书来打发时间。

    一个多时辰后,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驿站安静了,却有萧乾身边的行走,一个叫薛昉的少年来敲门。

    小子年岁不大,约摸十六七岁,见着屋里两个小娘,脸皮臊得通红,递上手中托盘,连正眼都不敢多瞧一下,语速飞快,“墨姐儿,使君让给您送点甜瓜来。”

    墨九没过门,他也没把她当萧家少夫人看待,只当寻常小姑娘一般,统称为“姐儿”。对此,墨九还算满意,向他道一声谢,便懒洋洋倚在榻上笑问玫儿,“你看我没说错吧,萧六郎对我,那是有情分的……”

    玫儿还没回应,薛昉却是一愣,老实道:“这些甜瓜是知州大人差人送来的,十个挑夫,足足挑了十担,小子们都分发了。萧使君说,天气炎热,等明儿坏了也是可惜,连旺财都有份,也不好少了墨姐儿的……”

    玫儿轻咳一声,眼观鼻,鼻观心,憋着笑不去去看墨九的脸色。

    等她把薛昉送走,关上房门回头一看,墨九似乎并不觉得尴尬,只侧身肘着脑袋看她,柔声软语地笑,“歇着吧丫头,有一种爱叫着相爱相杀。你还小,不懂。”

    玫儿:“……”

    ——

    这晚上,驿站不太平静。

    从上到下的人都在紧张地寻找小郡主。

    宋妍不仅是诚王的女儿,还是太后娘娘的心头肉,便是皇帝也极为喜爱她。这姑娘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扫了脸面,策马一去,愣是没再回来。派出去的人,找遍了周遭可能藏身的地方,都没有寻到人。

    宋骜习惯了她的脾性,也不太担心,更懒得管她,早早睡下了。可萧乾毕竟不同于宋骜,他命人通知了附近各州府的官衙帮忙寻找小郡主,却是好一番折腾。等回房的时候,已经三更天了。

    入暑的夜,空气闷热,他不耐汗湿,差人打了水入房沐浴,又吩咐薛昉在房中熏上清爽的香膏,方才遣散侍从,踏入浴桶,静静阖上眼舒缓身心……却不知,先前那一盘加了冰,放了蜜,切得精细的甜瓜,勾出了墨九的馋虫。

    这货除了睡,唯二的爱好便是吃。

    为了吃,她偷偷从檐下走过,猫腰绕到屋后,藏在窗户下面。

    当然,她并不知道这间屋子是萧乾住的。静听一会儿没有动静,她伸出一根手指头,蘸了唾沫,便学着电视剧演的那样,轻轻捅破了窗户纸,凑上眼睛往里看。

    屋里的陈设却也简单,只是每一个摆件都干净得令人发指,明明与她的房间布置没有什么差别,可那一床一椅一盏孤灯就是不太一般,平白便添了一股子雅致的仙气……

    等等,何来仙气?

    她的目光终于落在那个雾气茫茫的浴桶上。

    烟雾袅袅,热气腾腾,幽香撩人。那厮懒洋洋阖着眼,一身湿漉漉,水淋淋,头发却丝毫不乱,与他颈间交错而过,有一些从桶沿垂落在外,像一条长长的墨色瀑布,有一些落入他身前,覆在他匀称却不缺精壮性感的胸腔上,散发着一种罂粟般致命的光芒,比墨九见过的任何一个男子都要精致华美,让她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她从没有想过,一个男人可以生得这般俊。

    不仅俊美,就连沐浴,他也那样规矩。双手交叠,仪容整齐,专注得一动不动,衣架上的软缎寝衣也摆放得整整齐齐,衬着他无情疏冷的面孔,似近,却远,有着根本就不该存在于现实的风华绝代。

    墨九有些怀疑,是不是脑抽了。

    她像受了某种蛊惑一般,情不自禁往前一步。

    可这时,雾气中却传来声音,“薛昉,你是皮子又作痒了吗?”

    ------题外话------

    又到说再见的时候了,幺妹儿们,明天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11米 探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11米 探浴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