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10米 驿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10米 驿斗!

    驿站本是个清净地,这么一骂,屋里的人想不听见都不成。

    玫儿最先反应过来,她开窗看一眼,只见院内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单看衣着便知是体面人家,拿篦子的手不由一抖,“墨九,可怎生是好?”

    墨九考虑一瞬,“你去给我找两团棉花来。”

    玫儿想她是个有法子的人,真在被角处扯出两团棉花递给她,期待着与“滑翔鸡”一样的惊喜。

    可墨九把棉花往耳朵一塞,便懒懒趴在了桌上,“嗯,这样篦头,想来更舒服了。”

    玫儿呆住,“你的法子就是堵住耳朵?”

    她的思维还停留在那个冒犯了丈夫被打断双腿的血腥画面上,可墨九却懒怠理会,那双眼似闭非闭的样子,似乎要睡着了,“你看啊,我打不过人家,也骂不过人家,还能怎么办?所以,不听她,也就万事大吉了。”

    玫儿苦着脸,虽然害怕,却只能继续为她篦头。

    院中骂人的老妇姓吴,是诚王府郡主宋妍的奶妈,她们今儿赶到驿站,还未住下便听说了墨九的事,宋妍心悦萧乾举朝皆知,可堂堂郡主却连他的马车边都没沾过,心里难免犯堵。吴嬷嬷性子急,当然要替自家主子出气。于是,借了这事便小题大做,在院子里指桑骂槐,污言秽语不断。

    墨九堵了耳朵倒清静,可玫儿太紧张,一不小心篦子便绞住了她的头发。

    吃痛的“嘶”一声,墨九按了按脑袋,无奈地起身去开门。

    “这好好的连人话都不会说,你们心里是有多苦啊?”

    墨九原是准备睡觉的,一头浓厚的长发被玫儿打散,黑绸一样柔软地垂在腰间,身上裙绦并未系紧,松松软软的轻荡着。她嫌热,也没有穿鞋,光着白生生的脚丫子就倚在门框上,半睁半阖着眼睛,漫不经心地看向宋妍。态度慵懒,自在,却像一颗泛了柔光的珍珠,美得令人窒息,媚得令人心紧。

    宋妍第一次见到墨九,就觉得这妇人是个妖精。

    “难怪……”

    她低声自语,意味深长,却把吴嬷嬷听急了,上前护犊子似的指着墨九,“你哪来的腌脏货,看见郡主,为何不跪?”

    这嬷嬷是萧家的家生奴才,后来跟了萧乾他小姑姑嫁入诚王府,很得中用,向来恃强凌弱,更何况宋妍是她一手带大的,比亲闺女还亲,她哪肯让她受半分委屈?

    眼看这老妇绝口不提先前的谩骂,反倒指责墨九不知礼数,玫儿急得直挠心。可墨九却脸不红心不跳地倚着门,目光复杂地自言自语。

    “郡主?总算见着活的了,跋扈了些,但也算是老古董。”

    “大胆!你可知我是谁?”宋妍哪知一个考古学研究生的心思?她见过的女子,无一不是端庄守礼的,何曾见过光着脚,衣冠不整倚门而望的家伙?于是,墨九的“女汉子”形象,在她的眼里与青楼女子无异,看她的眼神,也全是嫌恶。

    “你是谁我哪知道?”墨九也太生气,还在研究她的服饰文化。

    宋妍缓缓走近,“你这无知妇人,可晓得我是诚王的女儿,陛下亲封的紫妍郡主,萧使君的表妹,小王爷宋骜的……”

    “那又如何?”墨九打断她,伸了个懒腰走到她面前:“你跑到我门口来鬼叫鬼叫的,就为了告诉我这个?”

    宋妍被她一噎,脸都气红了,扬手就要打。

    “你个混账东西……”

    墨九顺势抓住她的手腕,认真打量她,“君子动口不动手嘛,我这个人是很好说话的,你要有事找我,何不直接道明来意?”

    安排住宿的时候,墨九的房间与萧乾和宋骜在一个院子,可宋妍也想住到这里,却被他两个以房间不够为由拒绝了。想到这她就气大,倨傲地昂着头,她瞪住墨九,“你这屋子,我要住!”

    墨九奇了,“我为何要让你?”

    宋妍不高兴了:“因为我是诚王的女儿,陛下亲封的紫妍郡主,萧使君的表妹,小王爷宋骜的……”

    “停!你唐僧啊?”墨九瞥她一眼,“不就换个房间嘛,多大点事,烦都被你烦死了。好啦,我让给你……”

    大热天的,屋子里闷热得紧,去马车上睡觉,可不比这舒服?她也不多说,回屋趿上鞋子便出来,完全没有被人抢了屋,受了委屈的难受,走到宋妍身侧时,她还摇了摇头。

    “有些傻逼真奇葩,总喜欢二手货。我睡过的屋子,有那么香吗?”

    宋妍自小受尽宠爱,走到哪里都有人惯着、讨好着,何时被人这么呛过?

    她勃然大怒,抽出防身的匕首,就架在墨九的脖子上。

    “跪下!给本郡主掌嘴一百,我便饶你性命。”

    墨九歪着脖子,侧头看她,“你这人好生奇怪,你要睡我屋子,我便让给你,可我这留也有错,走也有错,难不成你想睡的其实不是屋子,而是我?”

    她长了一副娇滴滴的样子,说话也是细声柔气,加上宋妍匕首的衬托,更显柔弱,风情楚楚,媚态万千,便是对她没什么好感的人,都觉得这姑娘是受欺负了,那些关起门来在窗口看热闹的脑袋,也不停在摇晃,觉得这紫妍郡主凶悍得紧。

    可她毕竟是郡主,谁敢招惹她?

    萧乾紧闭的屋子里,宋骜头大如牛的走来走去。

    “长渊,你再不出去瞅瞅,你未过门的大嫂就被紫妍宰了。”

    萧乾把切得精细整齐的水果优雅地放入嘴里,动作不紧不慢:“把你房间让她。”

    宋骜气咻咻瞪他,“紫妍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晓得,她那是为了房间?这从楚州追过来,说什么身子不适,要你诊脉,还不是为了见你?”

    萧乾默默吃水果,视他和院中的闹剧如无物。

    宋骜哼一声,负手窗前,边看边叹,“再说了,我把房间让她,我住哪里?”

    萧乾道:“旺财那里,还可住人。”

    宋骜气得胸口发痛,不由哇哇大叫,“好你个萧长渊!哼,我是不管了,反正紫妍若是伤了人,也是你萧家的媳妇儿。”

    萧乾头也不抬,“若真宰了,也算斩妖除魔,替天行道了。”

    这话莫名其妙,宋骜听得一头雾水,小寡妇何时成了妖魔?

    他正待细问,院中却突然传来墨九的大喊。

    “萧老六,你个负心汉,你不是非我不娶吗?现在有女人杀到我门口来了,你却要做缩头乌龟?快点出来,我若是少了一根汗毛,我便一把火烧了这破地方,再与你同归于尽……”

    宋骜怔了怔,哈哈大笑着,懒洋洋坐下,哼起了曲儿。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

    萧乾终是出去了。在屋中呆了那么久,他仍是衣冠楚楚,穿得一丝不苟,一举一动也莫不循规蹈矩,便是跟着他出来瞧热闹的小王爷宋骜,在他面前似乎也少了一分雅致。

    然而他虽贵为枢密使,对调解女人争端却明显不在行。

    他问了一句废话,“你们在做什么?”

    墨九为人本就“善良”,看见萧乾出来,心火也旺了。反正人人都当她脑子有病,她索性就一病到底——世上最难惹的人,不就是疯子吗?

    她盯着萧乾,委屈大骂,“你看这个小妖精,她抢我房间也就罢了,还非要逼我陪睡。岂有此理!六郎,我分明是你的人,怎可如此随便?”

    一声“六郎”罢,院中花叶都在颤抖。

    围观的人,也都醉了一地。

    宋骜觉得,萧长渊定然想一头撞死。

    但他的反应却出乎了众人的意料。除了一双沉目阴鸷冷漠,他面上并无情绪,只上前轻拨宋妍的匕首,安抚道:“紫妍,她幼时便心智不全,患有失魂之症,你无须与她计较。”

    女人争执,也只为一口气。

    宋妍虽然顽劣,但怎么可能真的杀人?

    有了萧乾说和,她自是乐得找个台阶,“嬷嬷怜我身子不适,方才出言不逊……表哥不要生气。”想了想,她又不情不愿地转头看向墨九,“我不耐潮湿,这驿站之中,就你屋子向阳,可否与我一换?”

    墨九笑眯了眼,“换!”

    萧乾神色冷峻,“不行!”

    两个人异口同声,把墨九气得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她又怎会不知这厮是怕她趁机捣鬼或者逃脱,这才就近监视?可她的抗议,对萧乾来说,显然无效。

    万般无奈之下,她叹气看着宋妍:“你看,并非我不让你,实是小叔子盛情难却,要与我良宵共度……”

    萧乾面色沉下,身上像罩了一层寒冰。

    宋妍却气得眉都竖了起来,“你个不知廉耻的……”

    她是个姑娘,不好骂下去,吴嬷嬷却接了过来,“小荡丨妇!”

    墨九老实地听完,点点头,又伸手勒过宋妍的胳膊,求知欲极强地问她:“你家奴婢骂人的词儿,我听着很新鲜,但先头那句,我却不知其意,想问问郡主,那膫子是嘛玩意?要怎生个夹法,才算夹够了?不如郡主夹一个给我看看?”

    满院子都是男子,憋笑憋得肩膀直颤抖。

    萧乾脸色铁青,“笑什么,都回去睡觉。”

    他不轻不重地扫了宋妍一眼,并不曾言语。可姑娘家脸皮薄,原先吴嬷嬷用粗口骂人,她就觉得不好意思,又当着心上人的面,被墨九当众质问,更觉下不来台。

    只见得“呜咽”一声,她便掩面冲了出去。

    ------题外话------

    12月开始了,2015年只剩下最后一个月了。

    感谢幺妹儿们的盛情陪伴,我心甚喜,怕只怕每天上的小菜,不合口味……

    所以,有意见的尽管提啊。么么哒!只要不像吴嬷嬷这般爆粗口就行,啊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10米 驿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10米 驿斗!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