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王寡女

坑深009米 清心寡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姒锦 本章:坑深009米 清心寡欲

    墨九占了萧乾的马车,便忙不迭地检阅战利品。

    虽然她常自称是墨家的不肖子孙,祖宗本事没有学到万分之一,但生在科学技术相对发达的现代,她有天赋,外加信息见闻广博,于机关巧术与机械制造方面,眼界一向很高。然而,以她挑衅的眼光,也不得不惊叹这辆马车布局之精巧,装潢之奢华。

    先前她曾想过,车上是如何贮冰的,如今才发现其实看不见冰块,因为设计师巧妙的嵌入了车壁,四周都是中空,手触及车身,凉凉的极是舒服。镂空的雕花纹路里,有薄荷清香吐出,像置身花海,让人流连忘返。

    车壁左边是一个精美的书架,可巧妙的伸缩。

    缩时,连架带书一并合入车壁。

    伸时,格架上一本本书排列整齐,纤尘不染。

    墨九随手抽过两本,发现都是养生类医书。有些繁体字她识不得,半猜半蒙地瞅了一会,发现了一个共同的特点——与它们主人一样,充满了禁欲气息。基本以男子当“清心寡欲,养精蓄气”为主导,称“寡言、节欲,善养生者,必宝其精”。

    她是女子,无精可宝。

    只好笑地摇摇头,又看向右边。

    右边与左边一样,是活动药架。药架上置有一排排古色古香的小瓷瓶。形状各一,花纹各一,个个精巧美观,墨九瞧了很是喜爱,却不敢摸,也不敢嗅——万一她中个媚药啥的,岂不便宜他了?

    ……

    参观完马车,她有些累了。

    昨儿神经高度紧张,大半夜“飞”出来没睡好,如今车内清香袅袅,又隔绝了暑气,无疑是一个好眠的所在,尤其车内软软的地毯,也不知什么材质,那叫一个舒坦。

    她不管那许多,躺下去,捞一件外袍盖身上就阖上了眼。

    袍子自然是萧乾的。

    女人都喜欢说“臭男人”,因为男子一般不爱洁净。可这位简直是一个洁癖到几乎变态的家伙。柔软的衣料,味道清冽,有薄荷香,又似有花香和中药香,徐徐入鼻,舒缓神经,宛如卧榻。

    太美了!

    墨九不知不觉睡过去。

    于是,萧乾枕脖子的苏绣靠垫,就被她夹在腿间,骑成了马的姿势;萧乾的衣服压在她身下,褶皱成了一团咸菜;她脚上的鞋袜也不知何时脱去了,长裙撩到膝上,两腿光裸,领口大开……

    但不管她睡相多差,能称为美人者,不论哪一个部位都是极有观赏性的。墨发铺陈,琼鼻樱唇,肌若凝脂,玉足交叠,曲线与姿态无不令人血脉贲张……如果忽略掉淌在萧乾衣裳上的口水,也可称赏心悦目了。

    萧乾打开帘子,见到的就是这一副“销魂”的睡相。

    “扑”一声,他放下帘子。

    又“扑”一声,旺财被他丢了上去。

    墨九就是这样被吻醒的。

    湿嗒嗒的口水,温暖滑腻的舌头,调皮的舔舐,像情人在诱哄……

    “别闹!”半梦半醒间,墨九受用地抱紧它。

    然后一惊睁开眼,对上一双圆溜乌黑的狗眼睛。

    旺财歪着脑袋,友好地看着她,见她醒来似是更兴奋了,摇着大尾巴,两条前腿搭在她的肩膀上,便伸出长长的大舌头舔向她的脸。

    “你这臭狗,走开……”

    ——

    马车停在驿站的空地上,天空阴沉下来。

    六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天际乌云滚滚,似是要下雨了,但暑气未解,空气里仍然沉闷燥热。这种边陲驿站之地,平常很难接待这么大的人物,一个皇帝的小儿子,一个当权的枢密使,哪一个都得让驿丞削尖了脑袋去伺候。

    因此,吃的、用的,无一不精细。

    可满桌的珍馐却不受人待见。

    萧乾喝茶的时间,比吃菜多。

    宋骜看他的时间,也看盘子多。

    在见他第三次去拿茶盏的时候,小王爷终是问了,“你今天很渴?”

    萧乾“嗯”一声,神色凝重,也不知在想什么,并不看他,也不与他交流,白皙的手指轻抚着紫砂茶盏,像在抚摸小娘娇嫩的肌肤,温存、缓慢、旖旎、满带风情——当然,这只是宋骜的想法。

    实际上,直到周求同匆匆进来,他都静心无情,也无话。

    周求同是萧乾的书吏,负责日常文书往来和一些私人琐事,为人谨慎妥帖。他看看四下无人,方才小声道:“使君,谢丙生一案的卷宗,提刑司已封档送往临安。”

    萧乾点点头,示意他下去。

    周求同懂事的离开了,可宋骜见他眉间淡淡,似无半分忧烦,却疑惑了。

    “长渊,要论谢丙生犯的事,便是押到临安,也不过小惩大诫,罪不至死。若说他会畏罪自杀,委实有点牵强。”顿一下,他又语带双关道:“况且,这个案子,你把未过门的大嫂都搭进去了,摆明放长线钓大鱼……谢忱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他怎肯善罢甘休?”

    自从南荣朝南迁临安以来,这萧家与谢家便是死对头。

    两家都是皇室外戚,萧妃生有皇子宋骜,谢妃生有皇子宋熹,两个皇子都一表人才,颇受皇帝看重,可这两个百年望族却未有亲眷之情,明里暗里斗了个死你我活。

    宋熹是皇帝长子,谢忱又贵为当朝丞相,势力自然隐隐压了萧家一头。但前几年,萧家突然蹦出一个萧乾,虽非萧氏嫡子,却通经史、精兵法、懂岐黄,在涟水一战成名,从此屡战屡胜,威名震慑了珒、勐、西越几国,更加之救得今上性命,不过短短几年,便节节高升,权势滔天,可与谢家并肩。

    所以这个案子在宋骜看来,肯定不会善了。

    但萧乾听了,只淡淡看他,“无妨,他翻不出风浪。”

    宋骜迎上他的眼,锥刀似的瞪他,“你为何这般肯定,万一……”

    “没有万一。”萧乾冷冷打断他:“陛下不顾及我,还能不顾及你?”

    宋骜:“……”

    被人无耻利用的小王爷正要流下两行热泪,门口就传来清脆的脚步。

    来人正是墨九。

    她早就饿了,不过被旺财亲了一脸口水,还是去灶间打水洗了脸才来。

    一入屋,看见桌上摆满吃食,她满意地笑了笑,也不客气,坐下来拿起筷子就开吃。可嚼巴两口,却发现萧乾和宋骜都不拿好眼神看她,不由奇了,“看我做什么?你们两个都吃饱了?”

    萧乾凉声问她,“没人教过你规矩?”

    他的目光有点奇怪,墨九思量一下,恍悟般咬住筷子,摊开双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饭前便后要洗手嘛,我洗过了的。看见没?很干净。”

    萧乾紧紧抿住嘴唇,表情那叫一个生动,一张俊脸明显的不好看了。墨九不明所以,打量他身上的衣服与先前又不一样了,似乎还沐浴熏香过,又了然地摇了摇头。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跟个姑娘似的,车上香喷喷的,身上也香喷喷,非得讲究个一尘不染干什么?差点没把我鼻炎熏出来。还有你那些书,什么养精蓄气长寿的,你才多大啊,可以看一点有营养的吗?……当然,那是你的爱好,也无可厚非,但你自己变态,也不能要求所有人都一样变态吧?吃个饭,哪来那么多什么规矩?”

    萧乾仿佛被雷劈了,脸色铁青,却一动不动。

    墨九想着吃人家的嘴短,也不好多说了。

    她乖乖夹一块排骨放在他碗里,“来来来,先吃东西,不说那些。”

    空气诡异的凝滞了,有风吹过窗户,细细舔着油灯。

    宋骜呆呆看她,像见了鬼,呻吟道:“长渊……”

    萧乾眼皮有点抽搐,揉一下额,拂袖而去。

    墨九看他背影,再次摇头,“这孩子脾气不好,还老爱糟蹋东西,一看就没吃过苦头的。”说罢她把排骨丢给了地下的旺财。

    萧乾脊背一僵,脚却没停。

    那狗毕竟不是人,智商有限,看到排骨在向它招手,哪管自家主子是不是已经被她气了个半死?这货没节操地半趴在墨九脚下,高撅屁股,啃着排骨,摇着松软的大尾巴,嘴里发出一阵含糊的撒娇声。

    “乖。”墨九摸着狗头,“原本你那样待我,我都想把你宰了炖狗肉汤的。”

    旺财还在大摇尾巴讨好,墨九却又丢一个排骨,“不过想想,狗肉嘛,还是红烧好吃,你说呢?”

    萧乾刚跨过门槛,脊背又是一僵,步子顿了顿,终是大步离去。宋骜摇头失笑,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道一句“这小寡妇,疯得不轻了”,也跟上他的脚步走了。墨九奇怪他们的反应,也不好追问,只叹息好好的一顿饭,可惜了。

    所以,她吃饱,还捎带了回去给玫儿。

    玫儿接着觉得烫手,“墨九,我已经吃过了。”

    墨九哦一声,“哪吃的?”

    玫儿道:“周大哥叫我去吃的。”

    她说罢看着墨九,像是想起什么,“你在哪吃的?”

    墨九慢条斯理地坐在椅子上,从兜里掏出仅有的一枚铜钱把玩着,把饭桌上的怪事说给玫儿,末了还不忘评价一句,“这些人主子爷做惯了,心理素质太差,脾气还臭得不行。”

    玫儿惊呆了,“你怎么可以和小王爷与萧使君一道用膳呢?”

    墨九抬头瞅她:“我为什么不能与他们一起用膳呢?”

    玫儿今年不过十一岁,却机灵得很,从一些小细节就能看出,这墨九虽有些本事,但脑子似乎真有点问题的,与常人不大一样。她略带怜悯地看一眼墨九,拿了篦子慢慢为她篦头,然后教她,“自古男为尊,女为卑,我娘教过我,女子不可上堂与男子同食,更何况他们不是普通男子……”

    墨九翻个白眼:“那我坐了,吃了,还拿了,会怎样?”

    玫儿小声道:“我们村有一个妇人就因冒犯堂上丈夫,被打断了双腿……”

    这么凶残?墨九有些意外,“可他们也没把我怎样啊?”

    话音刚落,就听得窗外有妇人扯着嗓子大骂:“是哪个不开眼的小蹄子,坐萧使君马车,与皇子同食,恁的大胆!是嫌膫子夹得不够,骚得慌吗?”

    ------题外话------

    注:膫子(liaozi),意思……只能百度

    二锦:当当当当,今儿的约会结束了,幺妹儿们,明天我们再继续昂?

    众人:不许走。

    二锦:如花婆要走,谁人拦得住?

    众人:哼!关门,放旺财。

    旺财:宝宝好委屈,但宝宝不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孤王寡女》,方便以后阅读孤王寡女坑深009米 清心寡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孤王寡女坑深009米 清心寡欲并对孤王寡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