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大汉第一狠人 第七十二章 把你全家溺死在粪坑里!

作者:胜郭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3-28 22:32:30

“不去?想死不成?”

霍嬗虽小,爆发出来的气势却极为恐怖。

他前世本就跟着叔父混出了头,此时爆发出来,让两人瞬间就低下了头,仿佛他们才是侄子,这位是叔叔。

难以理解。

真的是难以理解。

他们无法理解的东西还有,为什么这个家伙表现的那么简单?

“这就对了嘛!”

霍嬗笑着走过去,拉着二人的手道:“兄弟联手,其利断金。

从今天开始起,你们两个就算是正式走上了仕途,未来的你们,也将是不可限量的。”

原本历史上,这两个家伙有点惨。

被整了一顿之后,赶出了京城。

然后,就跑到了一个山上当了几年猴子。

等到小病病继位,两人才总算是奉旨复家,封了个侯……

卫家没有被灭门!

没有被灭门!

没有被灭门!

千万不要相信网络上的段子,他们之后还要复家,就算是到了新朝,也就是王莽那个时代,也会给几分面子。

说被灭门的,那是真心觉得汉武帝失心疯了。

当然,他确实失心疯了。

儿子都杀,老婆也逼死了……两个!

甚至还亲手杀死了继位者他老妈……

但是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还是很清楚的。

这位皇帝不傻。

他很聪明。

君临天下之后,他就想到了许多事情,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得那么残忍。

这一切,并不在他的预料当中。

“都是迷信惹的祸啊。”

霍嬗内心里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如果不是迷信,这两家说不定活的好好的……

因为他不忌惮两家。

真的不忌惮。

朝堂上比两家厉害的角色有的是。

真要是忌惮,会让霍光当辅政大臣吗?

他难道就不知道,霍光是什么人?

难道他就不知道,上官桀也好,金日磾也罢,都没有办法压制这位吗?

他知道!

那为什么还要让霍光去当辅政大臣,而且还是第一号?

一来是补偿,二来是信任。

霍光这种都可以信任,难道一个抗诏不尊的卫伉还值得警惕?

这种半点政治智慧都没有的家伙,在他眼里是什么?

估计就是朋友的一个儿子,自己是需要去照顾的。

但是同时,他是一个迷信的老头子。

相信见过一些老人被欺骗买保健品的儿女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老人有时候真的执着的吓人。

你不让他买,他偏偏要去买。

他觉得这样对自己好……

实际上,那些人就是坑的这些老年人。

汉武帝又不是神,他也会老,也会有糊涂的时候,外加还那么迷信,还搜到了小人,你说他怎么办?

杀人啊!

就这么简单。

之前又不是没有搞过,连陈阿娇都被这么囚禁了起来,他在乎其他人吗?

要知道,陈阿娇也是因为这么一件事,可就算是刘彻现在已经原谅了,而且陈阿娇已经快要死了……

但是,他想过去看对方一眼吗?

没有!

他内心里面永远都会觉得,这个人给他扎了小人。

其实如果太子不反抗,应该也是这么一个结局,最后被囚禁起来十多年,等他一命呜呼,再行继位。

对其他人,他是会杀的。

对太子还真不一定……

不喜欢归不喜欢,可终究是他培养出来的继承人。

只是太子别看表面上软,内心里却很刚强,被冤枉了之后,想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造反……

悲剧啊!

这就是一个时代的悲剧。

汉武帝是输家,江充是输家,太子是输家,许多朝臣是输家,几乎没有一个是赢家……

或许,钩弋夫人是赢家。

但她却被生生地逼死。

比卫子夫还惨。

起码卫子夫是自尽而死,如果不死……按照刘彻的行为方式来计算,一定会囚禁起来,最终也不一定会死。

换了太子,就不同了。

太子继位的话,刘彻还需要让人来当辅政大臣吗?

根本不需要好不好…

太子刘据手段确实没有刘彻那么强,也不是一点都没有,跟朝臣斗还是绰绰有余的。

外加还有娘家的一点点助力,绝对赢定了。

刘弗陵就不行。

倒不是说他能力不行,只是他太年轻,也没有被刘彻传授过本领,根本拉不过那些大臣。

这种情况下怎么办?

只能找他认为可信的人,掌握整个朝堂。

这个人,能力一定要出众,可以压得住整个朝堂,然后还要忠诚。

谁合适?

历史已经证明了……

只有霍光合适,上官桀都差了不是一个等级。

可,难道刘彻不是想要清理掉卫霍两门,然后再拉着卫子夫,最后再让太子继位吗?

还真不是!

刘彻最后的种种举措都证明了,他不怕卫霍两门的人当权,怕的是其他人。

要不然,哪里来的什么霍光。

想明白了这一切,其实就可以明白刘彻到底怎么了……

他疯了。

在各种迷信地谣言下,彻底癫狂了。

就像是那句“总有刁民想害朕”一样。

不过那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在他这里却真不是玩笑,当时不论是谁被江充说搞迷信,都一定会死。

因为那段时间他身体不好,常年疼痛,便觉得有人在用针扎小人。

由此可见,后世里面打击封建迷信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皇帝都不能免俗,如果是普通人……

悲剧会很多。

之前迷信还有的时候,据说有些人相信什么大师,然后偷偷摸摸地割自己儿子的肉,以及某器官。

他们觉得这样能够让自己好。

当天就炖了,当天就吃了……

迷信多可怕?

……

长安城,渐渐地变凉。

风吹落叶扫不清,大雁飞到远方去。

秋高气爽之下,是无数的难民正在聚集。

他们已经开始显露出狰狞,也被朝堂上的各种大人们发觉。

终于有一天。

在霍嬗正跟卫不疑和卫登一起建造工坊时,宫廷传来消息,让他尽快去一趟。

“您快些过去吧,陛下已经等不及了。”苏文小心翼翼地站在霍嬗面前,重话都不敢说。

他知道,这个人对自己很不爽。

而且那种恶意是没有源头的,让他觉得很奇怪。

“知道了……对了,苏,苏……”霍嬗一把用脏兮兮地手抓住了苏文:“听说,你最近老是说太子的坏话?

其实,大可不必。

太子那人我知道,他宽容心很大,根本就不会在乎你之前的所作所为。

但是我可就不一定了。

如果你再找麻烦,小心我把你全家老小,统统都扔到粪坑里面淹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