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青微微颤抖着身子,花鼓再次查看它的伤势,它身上的洞眼有五六处,最深的之处有半寸之深,晕染着血丝,其它各处也略显红肿。每每看到此景,花鼓都悲痛万分,它伸出手,轻柔抚着,说道:“一定很疼吧。”

青看着花鼓,它不能说话,只好轻轻摇着头,花鼓知道它是在强忍着,花鼓又道:“青,你一定要挺住,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双喜,我相信它一定能治好你。”

大约等了半个小时,双喜匆匆跑了回来,它的手中拧着一个小型的竹篮子,来到青的面前。花鼓往后让开,双喜从小篮子拿出了一些松果,递给花鼓,言道:“耽误了一点时间,特意给你拿的,你先吃点。”

花鼓言谢一声,之后接过吃着。

双喜从小篮子里拿出一个褐色小竹筒,随后揭开小竹筒的盖子,它往前挪了几步,来到青的面前,轻轻抬起青的下额,将小竹筒里的褐色液体倒入青的嘴中。花鼓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五行魂,是给它补充五行元气的,它虚脱太久了,必须用这个恢复元气。”双喜缓道。

片刻后,只见青的全身涌动着一股暗黑色的气流,这股气流来回流动,在身体各处穿梭着。双喜又道:“还好它的五脏六腑未损,否则就麻烦了。”

双喜又从小篮子里拿出一个黑色小竹筒,它扒出盖子,将小竹筒里的褐色粉沫倒在青的几处伤口上,花鼓又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五行魄,用来消毒、止血和愈合伤口的,这无行魂和五行魄是非常好的药,都是五阴大毒师亲自研制的。”

“五阴大毒师是谁?”

“它是黑云城的制药和制毒大师。”

刹那间,只见青的伤口泛着紫光,同时慢慢开始愈合。

“这么好的药,你怎么会有的?”

“我从威大统领那偷来的。”

“啊?你这么厉害?大统领的东西你都能偷来?”

“那当然,我可厉害了。”双喜嘴角一扬,嘚瑟一笑。

“它们不抓你吗?”

“抓我?可没那么容易,反正我跑的快,它们也不知道谁干的,再说了,如果出了事,找个顶包的就可以了,反正我奶奶是悬崖城的掌印大厨,它会保护的。”

花鼓看到双喜胸前有一个红色的木牌子,这木牌子好像在哪见过,于是好奇一问:“哎,你胸前的这个木牌子是什么?”

“哦,这是红木令,只要有这个红木令,可以出入悬崖城,我听说不仅在悬崖城,在仙桃城,黑石城甚至黑云城都可以。”

花鼓这才想起,虫婆婆的胸前好像也带着这样一块牌子,它寻思着,这红木令有这么厉害?如果我有了这个红木令,岂不是可以去监狱找我的娘亲了?今晚是最后的时间了,如果再不去,怕是真的来不及了。

“双喜,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

“你的红木令能借我用一下吗?你放心,我用完就还你。”

“那可不行,我只有这一个红木令,你要是给我弄丢了,我怎么办。”

青忽然咳嗽几声,打扰了它们俩的交流,它们俩忙看过去,花鼓问道:“青,你感觉好些了吗?”

“嗯,感觉好很多了,它奶奶的,那只该死的鹰,差点要了我的命,我早晚要报此仇。”

“你能说话啦,太好了。”花鼓一脸激动的样子。

“我这次可是下了血本,若不是我用五行魂和五行魄,恐怕你真的活不成了,你说,你该如何报答我。”双喜言道。

“报答你?我不吃了你,算你命大了。”青道。

“哎,你怎么那么没良心啊,恩将仇报。”双喜不悦。

“好了,双喜,它是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花鼓一笑道。

“好吧,看在花鼓的份上,我不跟你一般计较了。”双喜回道。

青皱着眉头,仔细打量着双喜,思绪一番说道:“你叫双喜?我好像见过你。”

“见过我?在哪?我怎么不知道。”双喜疑惑说道。

“好像…前些天…我也是在这样的洞里见过你,你当时嘴上叼着一个蝴蝶。”青说道。

双喜这才想了起来,确有此事,忙说道:“我想起来了,原来…原来那条该死的蛇是你啊,哼,你当时把我给吓死了,我要是知道是你,我才不会救你。”

花鼓听的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它们俩在说什么,只觉它们俩还有这样的故事,十分的好笑。

“说,我的食物呢,是不是都让你吃了。”双喜略带气意说道。

“我?我只吃了两个,其它的都让1号吃了。”青说道。

“1号?就是那条黄鳝吗?”双喜说道。

“没错。”青回道。

“它在哪?快告诉我,我要找它算账!”双喜说道。

“你不用找它了。”花鼓说道。

“为什么,它不是你们的朋友吗?”双喜问道。

“它为了救我们,已经死了。”花鼓低语说道。

“这样啊。”双喜言后又道:“哼,它那么坏,偷吃我的东西,不死才怪。”

花鼓听后很不高兴,若是别的动物这么说1号,花鼓肯定跟它拼命,至于双喜嘛,看在它救青的份上,不跟它计较了。

“我可告诉你,我通常可是用一般的药救那些动物们,若不是花鼓看轻我的医术,我才不会用五行魂和五行魄救你呢,你可知道,这五行魂和无行魄足足要用一百种不同动物的血和肉,再结合特定的药水才能研制而成。”双喜面朝青说道。

“一百种?我的天啊,这也太残忍了吧。”花鼓惊叹道。

“这有什么,动物多的是,别说一百种了,一千种,一万种都有。”双喜说道。

“你小小年纪,心怎么这么狠呀。”花鼓说道。

“不是我狠,是它们狠,跟我又没有关系。”双喜说道。

花鼓一想也是,这药又不是双喜造的,与它何干。

“哎,双喜,我刚才跟你说的,你到底同不同意?”

“你刚才说什么了?”

“就是你胸口带的红木令啊,实话告诉你,我娘亲被它们抓起来了,我想去救它。”

“你想救你娘亲,别做梦了,除非我奶奶帮你,否则你一点机会都没有。”

“问题是,你奶奶不是不肯帮我嘛,所以…我也是没办法啊,我求求你了,如果关押在黑仪牢,明天一早送到黑云城,我就…我就在见不到我的娘亲了。”花鼓猛然坐在地上,悲痛起来。

“这样啊,不过你不要着急,我刚得到消息,明天押送取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