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终是陈年有信徒 第六十三章:善良不是黑底白皮

作者:小信涂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3-29 05:25:02

后来陈年回到学校,怎么都觉得丢书的事情不太对劲,除了终北辰以外,没人知道她有从警的心思,书包里的招警指南连百星和小笙都没见过,图书馆的那本被借走了,那是她在书店买的。

那天只有百星动过她的书包,难道是百星?没道理啊,百星从来不骗人的。陈年怎么也想不出那本书去哪了,算了!马上期末考试了,考完试再说吧,大不了再买一本。

隔日,陈年如约去电视台参加《政法报道》节目。

但是今天这档节目画风好像与往日不同,主持人在节目最后,拿出一本书,正是那本《招警指南》。

“陈年同学,这本招警指南是早上一位自称你好朋友的女生带到节目组的,要求在节目中把这个交给你,上面还写着你的名字,请问你是不想在法学专业上继续深造了吗?”

面对主持人提出的问题,陈年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从小就养成买新书第一时间写名字,还真不是个好习惯!

“我小时候有很多梦想,比如书法家、围棋高手……”陈年试图转移重点,将话题聊的轻松些。

问题提出来公众会关心,又不能去迁就观众,主持人就会继续提问。

“陈年同学?请问你为什么突然想当警察呢?是有什么原因吗?还是你一直就有这个想法?”

陈年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当年大伯呼吸急促而死以及父亲从监狱出来后日夜酗酒的画面,眉头紧皱。

“不好意思,私人问题不方便回答。”

……

节目结束后,陈年问现场工作人员这本书是谁送来的。主持人说那个人没有透露真实姓名。只知道是个女的。

“那她长什么样?”陈年追问。

“个子适中,没有你高,虽然很瘦但是看起来却很有气质,鼻梁硬朗,倒是高贵冷艳。对了,她还背着一个帆布包,书就是从那里掏出来的。”

通过他人描述,陈年想起一个人——李渔学姐!

“想问,帆布包是不是白色的?上边还有锦鲤的图案?”陈年想确认一下。

因为那个帆布包是曾经终北辰送给她的,虽然时间久了,颜色有点泛黄,但是李渔学姐也没舍得扔,每天去排练室的路上都背着。

“是白色,不过图案倒是没注意看。”

就算图案的描述也吻合,陈年也不太相信这是李渔学姐做的。那天自己和百星根本没有接触过她啊。

一切都太无里头了。

陈年走出电视台,往学校走,这下可糟了,她在法学部的风头太大了,辩论赛连冠不说,在电视台做节目在学校也有了很大的名气。如果学校里的人知道她竟有这种心思,肯定在背后议论不止,于导肯定会说自己胡闹,于导的脾气会折磨死人的。由于自己没定好主意就没有将此事告诉小笙和百星,他们肯定怪自己。这下麻烦可大了。

路上,陈年心不在焉的,差点被一个骑着摩托车的男生撞上。

“你是瞎子啊!大白天的不看路。”骑车的男子对陈年大吼。

“有你这么没礼貌的吗!不全是我的问题OK!”陈年本来心里就不舒坦,这个男子真是火上浇油。

“陈,陈年?”男子摘下头盔。

“江昀,江大奔!是你啊。”

真是虚惊一场。

“早上碰见我兄弟前任,这一会又碰见我兄弟现任。你说我兄弟现在在哪。”江昀这个人就爱说笑。

“你说你碰见李渔学姐了?在哪?”

“我早上骑车去车站给那天联谊的美女姐姐送舞蹈鞋了。还一起吃了午饭呢。”江昀这个不正经的,说着说着还羞涩的笑了。

“你能不能说重点!”

“哎呀,就是骑车路过电视台的时候看见那个晦气的僵尸脸李渔从那里出来了。你问她干嘛?回学校吗,我捎你。车子上都充满了美女姐姐鞋子的香气呢!”这花心大萝卜一脸陶醉。

“变态。”

陈年更加肯定就是李渔学姐把招警指南拿到的电视台。更加生气了,二话不说就上了江昀的摩托车,拧起车钥匙,江昀顺势坐到她后边。

“姑奶奶你这是去哪啊!你慢点开!啊!啊!谁招你惹你了,我这是又招谁惹谁了!啊!”

“你闭嘴!”

陈年驶向李渔所住的宾馆,当初还是她和北辰哥送她来的,陈年记得那条路。

陈年刹车。

“幸好不算远。保哥一条老命,吁!”江昀捏了一把汗。照着摩托车镜子理了理被吹成的大背头。

江昀不禁在心里感叹:李渔是外表冷,这陈年是内在的强硬啊!

女人啊,都不好惹。

江昀跟着陈年进去,陈年打开门,看见李渔学姐躺在床上睡觉。

“喂!李渔学姐,你凭什么针对我?”陈年憋了一肚子气。

“嘘!你小点声,把冰山美人吵醒会很恐怖的。”江昀捂住陈年的嘴。

陈年闯进去,站在李渔床边,怎么能睡的这么沉?

陈年发现李渔黑眼圈浓重,脸色嘴唇苍白,皮肤湿冷。赶忙把了一下她的脉搏,脉搏细弱,心跳缓慢。

陈年迅速注意到她床头的药瓶,是安眠药,晃了一下,还剩一些,杯子里散发着酒味。李渔的呼吸渐慢。

“快去医院!”陈年发现李渔的情况很危险。

江昀迅速抱起李渔,朝附近医院跑去。

“李渔不会是自杀吧。”江昀吓得脸都变色了。

“安眠药还剩下一些,不像是自杀,而且安眠药与酒精并用会加强药效,也会加强药的副作用。她应该是服用安眠药超标,加上酒的作用导致昏迷,严重会导致死亡。”陈年紧的声音震颤。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

听了陈年的话,江昀加快步伐,脑海中只有二字“救人”

用尽全身力气拼命地往出跑,外面的风太大了。江昀的眼镜在奔跑过程中什么时候被大风刮掉了都不知道。陈年把外套脱下来盖在李渔身上。

马上到医院门口了,江昀没看清台阶摔了一跤,陈年突然跑过去接住李渔,由于这几天连续下雨,台阶很滑,陈年的腰磕在台阶上,李渔压在她的身上。她曾经脚踝受过伤,还是和终北辰一起帮小野追偷手机贼的时候扭的,这下更严重了。

江昀站起来继续抱起李渔进了医院,没了眼镜,也看不清陈年那面部疼痛的表情,不知道她已经摔伤了。

陈年忍着疼痛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跟在他们后边,没有说痛。

世道是黑底白皮的,可善良不是。

医生诊断李渔服用安眠药过量导致中毒昏迷,但幸亏抢救及时,已经洗胃清除毒物,纠正了酸碱平衡,应用了特效的解毒剂,脱离了生命危险。住院调养些些时日后便可康复。

陈年站起来对医生表示感谢。

江昀这才注意到陈年直不起来腰,走路不稳。眯着眼睛,“陈年,你怎么了?”

“没事,你去帮我开点摔伤的药,我坐在这等你。”陈年满额是汗,实在走不动了。

“你就坐在这等我,我马上回来。可千万别乱动。”江昀暂时离开去给陈年开药。

江昀拎着一兜药,跑回来,看见已经有医生在原地给陈年喷药了。

“是我哥。”陈年对江昀说。

“哦,陈医生。给你药。”江昀把药袋递向陈规。

“不了,我在给我妹妹用最好的药。”陈规头也没抬,专注给妹妹擦药。

“哥哥你不嫌我脏啊。”陈年刚才摔倒,身上全是泥水。

“死丫头,残了还不是我养你!就知道托后腿。摔死算了!”

“轻点,疼!”

“活该!”

……

哥哥还不知道陈年拼命救的是自己男朋友的前女友。

陈规再怎么有洁癖,在妹妹需要的时候,都会挺身而出,不顾一切。

血缘这种东西是暴力的,因为这是一份从天而降的感情。比任何情感都更胜一筹。

江昀看得都嫉妒了,嗐!可他也没有哥哥啊,只能给终北辰打了电话喽,“辰儿,快来医院,说来话长,给我送一副眼镜。”

“我和小笙还有百星联系不上陈年了。你看直播了吗,陈年丢了!快出来帮我找找。图书馆、辩论社、摄影社、队长炸鸡店,连三叔公面馆都找了……”

“陈年和我都在医院呢,事出紧急,她手机摔……喂,喂?”

没等江昀说完,终北辰撂下电话就跑了出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