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数风流人物 辛字卷 第二百八十九节 怦然心动

作者:瑞根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1-16 18:34:45

最新章节!

嘉荫堂位于大观园中部的后半段,顾恩思义殿的后边儿,凸碧山庄正前方。

比起顾恩思义殿的太过正式,嘉荫堂就显得更富有家庭气息一些。

位于大观园中部,被沁芳溪环绕的太观楼、缀锦阁、含芳阁和顾恩思义殿、嘉荫堂以及两侧的侧殿等建筑群落,构成了大观园中省亲别墅群。

贾元春上一次省亲时就住在太观楼主楼东侧的含芳阁中。

冯紫英从沁芳闸桥绕过去,从玉石牌坊正面进了省亲别墅群,绕过绕过顾恩思义殿,抵达嘉荫堂。

元春换了一身衣衫,变成了外罩湖绿比甲的丹红对襟襦裙,也比下午间显得更庄重一些。

冯紫英倒没有心思去关心元春为什么要换一套衣衫,但看得出来此时的元春应该要比下午间多了沉静娴雅的气度,让冯紫英也忍不住对元春的变化颇为好奇。

“紫英,吾想过了,也许你的意见是正确的,吾在宫中消息闭塞,皇上心思现在都落到了几个皇子身上,对宫中事务不怎么过问,许君如名义上掌管六宫,但一样都只顾寿王去了,……”元春叹了一口气,“吾原来的一些想法的确有些天真了,苏菱瑶和裘世安他们不过是利用吾罢了,如果福王礼王真的身登大宝,只怕吾就会被他们抛之脑后了。”

听得元春转变如此之大,冯紫英也有些惊诧,他一时间也没想明白这里边的原委,不过他认为对方这种转变是正确的,“大姑娘有此考虑就好,如果只是想把贾家命运寄托在某一位皇子得势上,风险太大,而且,我以为福王礼王在当下的局面里,并不占优。”

元春神色复杂,她不是很认同冯紫英第一句话,但是却认同冯紫英第二句话。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不把贾家命运寄托在从龙之功上,那怎么让贾家摆脱一蹶不振的局面?

可福王礼王如果机会不大,那自己紧跟苏菱瑶,就有些失策了。

“那紫英你建议等和看,吾觉得,是不是有些太……”元春皱了皱眉,一时间想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形容。

“太消极,太保守?”冯紫英接上话。

元春轻咬嘴唇,点点头。

“大姑娘,我先前就说了,当下局势扑朔迷离,甚至皇上都未必能完全控制住局面,铁网山秋狝必定会成为一个诸皇子竞相登场亮相的大舞台,以我之见,宝玉可以去铁网山,但永宁长公主那里,还是谨慎一些好,不妨让宝玉少说话,不表态,也莫要过分亲近哪一位皇子,多观察一下诸皇子的表现,至于皇上那里,我估计也就是礼节性的召见宝玉罢了,不会多问什么,这一点倒不必担心,……”

元春也明白冯紫英这番话才是老成持重之言,只是让宝玉去铁网山观察发现什么,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元春是知晓自己这个嫡亲弟弟的,这方面的反应太过迟钝,甚至可以说毫无天赋,指望他在这上边有所作为,几乎不可能。

“紫英,你可要去铁网山秋狝?”元春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大姑娘,我是顺天府丞,如何回去铁网山?”冯紫英摇头,“除非皇上召见,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吧,惯例是皇上会在这期间见朝中重臣和皇室宗亲,也会见一些武将,……”

元春颇为遗憾,冯紫英还是太年轻了一些,若是他是顺天府尹,只怕就有机会被皇上召见问话了。

只是转念一想,也觉得自己太过异想天开,冯紫英才二十岁,比自己还小两岁,已经是四品大员,在大周朝都是蝎子拉屎——独一份了,自己居然还幻想他能再上一步,对贾家有更大的帮助,这未免太不切实际了。

“那紫英,你觉得诸王之中,皇上更看好谁?”元春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冯紫英看了元春一眼,看得元春心里也一咯噔,但强撑着没有虚,咬着牙关挺着,冯紫英这才摇摇头道:“目前看似禄王最受宠,但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但福王礼王现在看起来几率似乎最小,但仅止于目前。”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都只能等和看,什么也不做?”元春再问。

“大姑娘若是还有些心有不甘,不妨和梅妃那边多接触吧,又或者和郭妃那边也保持礼节性的往来,不要轻易表明态度,……”冯紫英在内心补了一句,即便是你表明态度,人家也不会在乎你。

元春点点头,总归还是要做些事情的,否则自己在宫中还有何意义?

但这么下去,就算是做成一些事情,有益于贾家,但是自己在宫中的未来却在哪里?

猛然间想到这个问题,元春情绪陡然间低落下来,无论是哪位皇子最终登位,都意味着除了那位皇子的母亲可以荣升太后,走上内宫第一人的位置,伴随的则是其他人的命运纷纷落幕,想到自己青春韶华正当时,却要枯守冷宫数十年,这种强烈对比反差,就让元春内心不满不甘的情绪油然而生。

冯紫英似乎也觉察到了元春情绪的急剧变化,脸上原本还能维持的淡然恬静这一刻却陡然变得黯淡低落下来,甚至还笼罩着一层颓丧和绝望,这让他很是惊讶。

“大姑娘,可是我所言有什么不妥?”

元春有些悲凉地摇摇头,惘然若失般地道:“没有,你说得很对,吾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触动心境罢了。”

这话有些不好接。

嘉荫堂中只有二人,这一次连抱琴和那个内侍都远远站在堂外,明灭不定的羊角灯让嘉荫堂里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寂寥气息。

冯紫英见元春低垂着眼睑,似乎还沉浸在她自己的心境中,有些犹豫,忍不住挠了挠头,就这么不说话僵着,好像也不是回事儿,可要问这位大姑娘究竟是什么事儿触动了心里感触,好像又有些唐突失礼了。

欲言又止,冯紫英还未来得及开口,元春已经意识到了,朱唇轻绽,强自展颜一笑:“紫英无需多心,和你无关,……”

“那究竟是什么事儿让大姑娘心绪一下子变得这么不好了呢?”冯紫英心中苦笑,你都这么说了,我再不问,好像就有些不近人情了,只能硬着头皮问道。

“紫英,你真想知道?”元春心中微动,目光落在这个风度翩翩却又不卑不亢的青年男子身上,“嗯,……”

一直以来自己似乎都没有真正正视过这个年轻人,哪怕双方实际上已经接触和合作过多次了,一直到宝钗嫁给他,黛玉也和他有了婚约,元春才真正意识到,这个男人正在不知不觉取代舅父的地位,日益成为贾家不可或缺的中心人物。

唯一遗憾的可能就是无论是宝钗还是黛玉,都不是真正的贾家姑娘,而堂妹迎春更不用说,只是一个庶出女,只能给冯紫英做妾,探春倒是有些人才,但是身份却限制了她,这让元春也是有些遗憾。

猛然间意识到这贾家里边,似乎真正从各方面都般配冯紫英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自己。

若是当年自己不进宫,那自己和冯紫英之间还真的有可能,元春自信自己无论是比起宝钗还是黛玉来,都绝对更有优势,便是那冯家长房的沈氏,虽然是号称苏州才女,出自书香门第,但是那又如何,论姿容,论才德,论家世,自己一样有信心比她更胜一筹。

浮想联翩中,元春突然发现自己怎么会想到那么遥远去了,更是为自己的念想感到羞惭,怎么就和冯紫英牵扯上了这种心思?

下意识地就想要甩头把这种心思丢掉,元春贝齿轻咬丰唇,目光迷离,看着眼前这个气度雍容卓尔不凡的青年,心湖中竟然涌荡起一份火热的涟漪,缓缓向着自己心境深处弥散渗透。

冯紫英也觉察到了眼前这个宛若玉面观音般的元春脸颊上掠过一抹慌乱的绯红,避开了自己的目光,重新低垂下眼睑,似乎是在斟酌言辞,鼻中一声轻轻嗯声,若有若无,连冯紫英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听。

“吾在想,皇上身体欠佳,若是真的有什么,……”元春幽幽地道:“吾等又当如何?”

“啊?”冯紫英吃了一惊,目光望向元春,元春眉宇间凄美之色让人忍不住扼腕,芙蓉玉面更是有一层落寞背后的隐约绝望,这个问题冯紫英早就想过,他也相信元春不会没想过,但是这个时候当着自己提出来,却让他不好回答了。

怎么回答?有意义么?

让她安于现状,枯守冷宫终老一生,等待这红颜终变白发?

这是实话,但是对于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却未免太残酷。

沉默许久,冯紫英才艰难地用有些干涩的声音问道:“那大姑娘你是怎么想的呢?”

“吾怎么想,有用处,有意义么?方才吾不是也说了,紫英你不是也训斥吾白日做梦,暴虎冯河,只会自陷绝境么?”元春冷涩地反问。

的确没用,但你说给我听做什么?冯紫英被怼得无话可说。

------题外话------

第一更,求月票,距离1000不远,兄弟们赐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