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九幽世界,原本鬼来鬼往的鬼门关瞬间安静了下来,没有半点声音。

“世间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截教众仙纷纷挪动身体,离阐教远了些,似乎是怕沾染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玉鼎真人一伙也是憋红了脸,内心疯狂咆哮:“你要丢脸别带上我们啊!”

所有人都齐齐看向燃灯,想看看他会怎么处理。

燃灯看着广成子那嚣张跋扈的嘴脸,突然感觉自己有些累了。

他叹息一声,道:“广成子小童,你知道自己在胡说些什么吗?”

轰!

全场愕然。

就连截教弟子都震惊得呆滞住了。

他们是被燃灯的语言给彻底的惊讶住了。

广成子携着圣人旨意而来,代表的就是圣人,燃灯不遵圣意就罢了,还敢如此称呼广成子。

广成子小童,有资格称呼广成子为小童的只有广成子的师长……

师长!?

突然之间,众人明白了燃灯的意思。若是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准圣大能,的确是没资格这样称呼广成子,但燃灯老师是谁啊?他可是广成子的老师!

广成子见师不拜就算了,还对老师如此无礼,实在是大逆不道。

燃灯以师长的名义教诲广成子,没有任何人能挑出毛病。

截教弟子能明白燃灯的意思,阐教其他弟子当然也能明白,众仙都幸灾乐祸的看向广成子。

广成子都被骂得一愣,似乎是不敢相信,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面色通红,发出一阵如杀猪一般的嘶吼:“燃灯老贼,你竟然如此羞辱于贫道,小心贫道…”

他后面的话终究是说不出来了,因为燃灯怒了。

众仙正为广成子的话语心惊,就见到一直和蔼的燃灯老师脸色变了,他伸手一指,一个漆黑的洞口出现在广成子头顶,顷刻间就将广成子吸了进去。

“广成子小童不敬师长,镇压于无底黑洞五百年!”

燃灯那凌厉的目光扫视全场,将众仙看得胆战心惊。

广成子,圣人门下首徒,就这样被打入了无底黑洞,燃灯的胆子有多大?

“太乙小童,回去禀告掌教老爷,将广成子小童的事情告诉掌教,让他放心。贫道一定会好好管教广成子小童,不负掌教重托!”

燃灯着重朝着赤精子、太乙真人、清虚道德天尊三人看了看,只盯得三人头皮发麻。

谁能想到,一向将众仙称为道友的燃灯会突然自抬身份,以长辈自居。如此一来,广成子有天大的理由,也逃不过这次惩罚。

即便是携有圣人法旨,也该对长辈恭敬一些。可是广成子不仅遇师不拜,还一口一个燃灯老匹夫,燃灯惩罚此人,连元始天尊都挑不出错误。

在截教众仙幸灾乐祸的眼神中,太乙真人掩面而逃,朝着原路返回,乖乖的去禀报元始天尊了。

“拜见燃灯老师!”

这时候,玉鼎真人、南极仙翁等人也不再装哑巴了,纷纷下拜,口呼老师。

他们开始害怕了,原本他们觉得有元始天尊撑腰,没有人敢收拾他们,可是没想到燃灯竟然有这个胆量。

他们并不知道,在广成子说出那番话之前,燃灯的确是不敢。

但是,广成子的逼迫却让燃灯意识到,如果他一直被动挨打,吃亏的永远是他。他不还手,元始天尊就会中止种种压迫了吗?

不会!按原本的轨迹上,燃灯还是被派到诛仙阵暗算通天教主,若不是通天教主洞悉一切又不屑于对非圣人出手,早就没有后来的过去佛了。

因此,对待元始天尊,绝不能被动挨打,适当的时候还要给于还击。

“嗯!”燃灯点了点头,道,“既然是圣人法旨,贫道自然不敢违背。赤精子小童,清虚小童,你们要如何帮助贫道管理九幽?”

赤精子与清虚道德天尊面色一变,心中暗骂广成子不知死活。

两人虽亲近广成子,却也不过是为了讨得元始天尊欢心,并不是真的钦佩广成子为人。两人心中很清楚,元始天尊可能只是顺便说了两嘴,绝不可能下这种法旨。九幽,毕竟不是阐教的。

两人走上前,躬身道:“我等谨遵燃灯老师法旨!”

“你们呢?”燃灯又看向玉鼎真人、南极仙翁等人。

“我等也愿听燃灯老师差遣!”

“嗯,这样还不错!”燃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截教众仙道:“让诸位道友看笑话了,是贫道管教不严,小辈们有得罪之处,还请诸位道友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

“燃灯老师说笑了!”

截教众仙纷纷称道,心中也是暗爽。他们早看广成子不顺眼了,只是碍于两教情分没有出手。不然,他们随便在九仙山桃源洞外布下大阵,就能活活困死广成子。

说话之时,一阵五彩仙音也从阴阳交界处传来。

众仙齐声向着仙音的方向看去,就见到,一群身着花花绿绿侍女服饰的女仙挥舞着缎带,一路撒着花瓣,满脸笑意的从远方飞了过来。

这些女仙,每一个人的身上都被一层薄薄的白色光气所笼罩,彷佛随时都要飞升到另外一个世界当中。

“娲皇宫弟子!”

燃灯立刻就知道了这一群女仙的来历。

女娲娘娘是天地间唯一的女圣,性格颇为古怪。她从来都不招收弟子,却在娲皇宫养了一大群侍女童子。

这些侍女童子名义上是下人,其实就是女娲娘娘的弟子,与三教弟子没有任何差别。

甚至,因为时常亲近女娲娘娘的原因,这些侍女童子的地位还更高一些。最为显著的例子就是灵珠子,一个小小的童子,阐教也要认真的对待。

燃灯一眼就看出,这群女仙的道行比阐截两教的弟子都高出一线,尤其是为首的白衣女性与绿衣女仙,她们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太乙金仙巅峰。

“女娲娘娘座下弟子白矖(腾蛇),拜见燃灯前辈!”

“见过诸位道友!”

两位女仙率领众仙盈盈一拜,向燃灯行了个大礼,然后,她们又向阐截二教的弟子见礼。

见此情形,阐教众仙更为脸红。他们一直都说“青莲白藕绿荷花,三教原本是一家”,可是他们在截教弟子面前,还没有外人懂礼数。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