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第四十七 章 吃鸡少年!

作者:孑吁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2-26 07:53:01

“他拒绝了?”路中亭子里,一个放荡不羁的男人摸了摸自己前方的刘海儿,忘情的看着手里的葡萄。

“是的,二殿下!”谢必安此时还停留在想弄明白林峰离开时的奇怪身法。

那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奇怪身法,看来之前有些太过于小瞧林峰,要不然也不至于让他就这般轻易离开。

“意料之中的事,对了船舱那边什么动静。”二皇子放了一颗葡萄在嘴巴里,嚼了几下吐出葡萄籽就咽了下去,他是个喜欢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人。

葡萄鲜嫩多汁,嫩绿的汁液顺着嘴角流出,伸出舌头舔了舔二皇子面上露出满足的神色。

他很期待林峰和自己的弟弟在醉仙居里的情报!

“回殿下,目前消息还没有传来,不过太子本是要去寻那司理理的,不过后来急匆匆的回了东宫,也不知是发生什了何事。”谢必安把从醉仙居里探来的消息如实回答:“而且那边传来消息,太子的门客正往这边赶来,您说我们是不是该提前离开。”

“看来我这弟弟是真对林峰动心思了,你去查查务必要搞明白他两在醉仙居做了什么。”说完这些,李承泽挥了挥手,隐藏在暗处的侍卫这才出身,把这个临时搭建的亭子给撤了去。

……

……

林峰回到范府,果然如他所想若若正在大厅里来回的渡步。

见到林峰,范若若那有些因为紧张而皱起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哥,您没事吧?”迈着小碎步,若若很快来到林峰身前。

随着带来的,还有一阵香风。

林峰记得这味道,这是今天他特意带回来送给若若的。

伸出手宠溺的在若若的头上摸了摸:“怎么样,喜欢哥哥送的香水吗?这可是哥哥亲自给你调配的哦。”

若若点了点头:“喜欢,清香怡人,带有淡淡的水果香味,用上这个香水后,我好似感觉这周围空气都变得甜甜的了呢。”

“对了哥,你还没回答我呢,他们找你到底是为了啥啊!?”若若像是想起来什么,左右围着林峰转了一圈,上下打量,见林峰身上没有什么伤痕这才把悬着的心林放了下来。

“我能有什么事,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吧!”林峰把范若若送回闺房,转身就要离开,他心里有着疑问,为何范思哲会出现在酒楼,按理说那个时候他应该在和范闲整理书籍啊!

这是范闲亲口同他说的,难道说范闲对自己有着什么想法不成,算了自己想是想不出来的,等下找他问问就是了,毕竟他两可是最最亲近的人。

真正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

“哥,你还没告诉我这香水叫什么呢。”

林峰刚回头准备离开,门却是从内推开,若若穿着一身粉色绸缎睡衣,修长粉嫩的脖子下面隐隐露出一片雪白肌肤。

“咳咳,你这般容易着凉,至于名字嘛!”林峰想了想想到前世一种网红香水好似叫“斩男香”。

“斩男香吗?可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斩得下哥哥您。”若若怀里抱着林峰新起的香水,面露微笑不久睡了过去。

“哥哥讨厌,把若若的头发都弄乱了……”翻了个身,若若面带甜腻的微笑也不知是做了什么样的梦,能让一个外边冰冷的少女如此甜腻。

………

路过厨房,林峰见着炉火没有熄灭,自己也有一些饥饿感,就走了进去想着看有没有能垫一垫肚子的东西。

找来找去也就见着还有一些米饭,于是他就凑合着做了一个蛋炒饭,饭快好时,他见着范闲揉着肚子也走进了厨房。

“闻着这味,就知道大哥在做蛋炒饭,有多余的不。”范闲见着是林峰,开口一笑露出一嘴白牙,赶紧快步走了过来,熟练的拿着碗筷。

“那还能没有你的,多的是!”林峰扬了扬勺子:“去外面看看还有啥能做的,咱哥两不能光吃蛋炒饭吧,外面啊!”

重重的把那个“外面”两字强调了下。

“好嘞!明白。”范闲做了一个ok的手势,转身麻溜的出了厨房。

林峰看着范闲熟悉的背影,微微一笑好似回到了当初在儋州港时的模样。

那个时候他们半夜老是去厨房打食,每当厨房没有存货的时候,于是他就会让范闲去“外面”弄……

第二天库房的仆人总是会丢些什么,不过好在都是食材。

起锅开水,林峰知道范闲的味儿,这家伙对那小鸡是情有独钟,等下多半是会弄只鸡回来的。

果然,自己锅里的水刚开,就见着范闲鬼鬼祟祟的从走廊上进来,手里还抓着一只黑色的东西。

进了一看,还真是一只大公鸡,而且看那折腾的小腿才刚刚断气不久。

“这个哪来的啊?”林峰小声问道。

“这范府太大了,我没找着库房,不过在老爹房间外见着个这东西,哥你是知道我好这口,所以就给弄来了。”范闲回头看了看,确认没人发现这才松了口气,这家伙刚才大叫了一声,可是把他给下了一跳。

不过好在没有惊醒他老爹…

林峰朝范闲伸出一个大拇指:“牛逼,这好像是老爷子养的小鸡,也不知道是干啥的,不过看着模样大概养的有些年头,嘿嘿,拖你小子手,今晚有口福了。”

林峰也不是个矫情的人,接过范闲手里的大公鸡,找了个桶就开始脱毛…

横切牛肉,竖剁鸡,林峰按照记忆中母亲的指导把小鸡剁成小块,用水冲去血水,然后凉水下锅焯水。

一边的范闲早也准备好葱姜大料,两兄弟一言不发,但是配合极其默契……

看着铁锅中“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小鸡,范闲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您先等着,我去找口酒去,我昨天见着老爹偷偷摸摸的抱了个坛子放在书房,想来一定是酒!好鸡,得配好酒…”

正在添火的林峰抬头,却是见着范闲早也溜走…

看来明天不能在范府待了,得提前溜出去,要不然还不知道范建会闹成啥样呢…

等着范闲回来,锅里的鸡肉也好了,提了提手里一个黑色的大坛子,范闲指了指自己房间,然后快速消失!

林峰找了大汤碗,把鸡装好,然后找了两份碗筷,就奔着范闲房间的方向去了。

……………

“哎呀,舒服……”酒过三巡范闲瘫坐在椅子上,拍了拍圆滚滚的肚皮:“哥,你说这饭后要是再来个甜点,那该多完美。”

林峰比起范闲也好不到哪里去,摸了摸腰间:“甜点没有,不过冰糖葫芦倒是有一点…”说着把手里的糖葫芦丢了过去。

“这是哪来的!”打量了一下自己接过黑色糖葫芦,范闲一下坐直了身子。

“我同若若出门逛街,路上有个小贩上来兜售的。”林峰把事情的经过同范闲说了一遍……

“是奔着你来的,还是若若。”范闲嗅了嗅手里的糖葫芦:“看来这下毒的人是个外行。”然后把糖葫芦丢在了一边。

“不知道啊!我倒是盼着他是冲着我来的。”林峰看一眼范闲:“你呢,书籍那边市场反馈如何。”

范闲点点头:“还行,不得不说,范思哲还真是一个商业天才,这事情我现在都是丢给他在做。

哥,你就没想着查出这幕后黑手?”

“查是要查的,只是目前我是两眼一抹黑,要不你就着我给你提供的消息,分析,分析!”

于是林峰把自己的怀疑同范闲说了一遍。

“你怀疑是二皇子?”范闲漂亮脸蛋上露出一丝沉思。

“可是没理由下了毒,还在半路拦你啊?”范闲摇摇头:“这前后有着太多符合逻辑的点,既然做出下三滥勾当,就不会露面,我倒是怀疑太子殿下更多一点。”

林峰摇摇头:“太子已经派人去查了,不过我们也不光是靠着他们,你来京都都干啥了,没交着个把朋友?”

范闲拿起酒碗,这才想起碗里早也没有酒:“靖王士子能帮上忙吗?”

“你说的是李弘成?”林峰想了一下那是好像庆帝的弟弟靖王李治的儿子。

而且这家伙好似最后好似和若若结婚了…

范闲一愣:“大哥怎么知道?”

“我听若若提过,好似那家伙老是缠着他,他不是二皇子的人吗?”范闲只能把这个锅丢给了若若,而且后来若若不是也确实是个他接结了婚啊!

只是,自己怎么有些不舒服呢?

听着林峰这么说,范闲这才点点头:“确实,那家伙的确缠着我们家若若,正是如此我才会认识他的。”

于是范闲把前些天同范若若出门,遇见李弘成的事同林峰说了出来。

“他说请你同若若去参加靖王府的诗会?”

“对呀,我寻思着问问大哥,我能去吗?”

“去吧,趁着这个机会把那件事搞清楚。”

“哎,说真的大哥其实我并不想去。”

“咋,这么好个装逼打脸的机会你不去那我去了啊……”

“嘿嘿,我就那么一说!不过同以这家伙比诗词,总是感觉在欺负他们!”

“……”

“怎样,你也有这种感觉吧!你说我两也后低调的了,换做其他的,恨不得抄他给百八十首…”

“人家抄百八十首,也没有你牛逼,抄了一本红楼!”

“哎,我可是事先声明过的啊!红楼是曹先生作的,我只是代为宣传而已…”

“那个曹先生?范府的曹先生吗?算了不扯了,早点睡吧!明天还得干正事呢……”

两人相视一笑,换了个相对舒服的体位,闭目养神。

此后不久,屋子里遍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

“我的鸡呢?飞了吗?”

凌晨的范府安静祥和,随着范建一声大喝,原本安静的范府瞬间鸡飞狗跳……

而始作俑者林峰和范闲,此时正在一个面摊,吃着热气腾腾的阳春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