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渊傀 第48章,天星二坠!

作者:夜一更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9-25 14:28:57

千钧一发之际,大地再次振动起来!

“星坠。是星坠!”有人惊慌失措的喊道。

此时此地,符纹交织,形成一片光幕,大片光纹洒落,密密麻麻,几乎快将山谷给填满了,显然是古岚的强者做了准备!

那谷壁四裂,巨石滚落,烟尘冲天!这次的冲击明显比第一次还要强大!

左洛不断躲避,祭出月痕抵御!但还是遭遇了危机,一道道神芒射来,将他立身之地击碎,土石飞溅。

山谷四壁崩塌,隆隆作响,一块块巨石被打的乱飞,冲上高空,谷中破败,烟尘弥漫,一副要毁灭的景象!

周灵儿也是无奈,本想直接将左洛击杀在此,但眼下也不是她能抗衡的了!

“左洛,你让我怒了!就算你不是魔,也是灾星!”,周灵儿眉毛拧在一起。身上刚换上的红衣再次被热浪灼出一个破洞。

左洛费尽力气站了起来!余光撇了一眼,玉壁藕腰半遮半掩实在是惹眼。

“封住山谷。将他击杀!”,周灵儿命令道,只不过众人早已经自顾不暇,逃命都嫌来不及了,哪还有闲心管左洛。

左洛目泛神光,笑道:“看来我还是命不该绝,连老天都在帮我。”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然后他身影流转,化成一道流光,极速远遁而去。然而下一刻,他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靠近。

“轰!”

突然后方爆炸开来,一颗巨石砸落,正向着他飞去!那里的山地崩开,天空像是也四裂了。

恐怖的力量席卷了这片山脉,不少山峰摇动,而后倒塌,烟尘四起,那里成为毁灭之地。

“快逃!”众人咆哮道,他们知道这注定是载入史册的一天,只不过谁也不想成为牺牲品、背景板。可这种力量不是他们能够染指的。

一名圣地少年被冲击来的火光击中,惨叫一声,他被震飞出去,而后炸碎在半空中。

当然不是左洛,可就在这瞬间,左洛也要面对同样的情况!

一方面是周灵儿附火的长剑,另一方面是满天飞来的巨石。

左洛早已经无法冷静,指骨蹉的麻了起来,“足够了,距离足够远了…时间也够了…”

他心里的金源告诉他,随即月痕断刃,数十枚剑刃穿出直入巨石!直接将其碎成百段!

在这里,左洛是不会在意被外界影响的修者,若是此役能活下来,假以时日,他绝对有信心成为一流的高手,但下方炎光四射,漫天飞舞,光芒扫来,周灵儿已经距他不过丈余!

刹那间,左洛以问心绝为身法!源气驱动到了极致!转身夺路再次躲过致命一击,将周灵儿那附火的长剑末入残渊剑鞘,左手将剑入了剑鞘!手指划过她的纤纤玉手,直接抓住她的玉臂,让她动弹不得!右手断剑月痕早已经反持架在周灵儿的脖子上!

“你输了!”左洛说道。两人四目相对,左洛眼神冷异,身后便是百块碎石炸裂在空中!

“我为什么会输……”周灵儿眼神陷入短暂的茫然……

战场气氛剑拔弩张,就连呼吸声也变得沉闷起来。

突然,左洛被一道神光击中,猛地一个趔趄,差点栽落去,他的肩头被洞穿,鲜血汩汩。正顺着他的左手流在周灵儿的右臂上,她残破的右袖被染的更加鲜红动人

“放开你的脏手!”一名男子呵斥道!

“噗”的一声,左洛猛地挪开周灵儿颈部的断剑!用力向后一挥!男子右胸被洞穿,大口咳血,险些当场毙命!

那人连忙击出一掌,击在左洛后背,迅速划过长空,破出数十步,逃离此地。空中洒落下大片的血花。

“哧”,左洛鲜血亦是从口中溢出!眼中布满血丝,面容也变得僵直起来,松开早已经麻木的左臂!抽离剑鞘,他化成一道虹追,入直坠下深渊之下,破碎的山地也跟着恢复宁静。

偷袭那人没有停留,追了下去,却被周灵儿叫住。

“小姐,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那人不解问道。

“他活不了多久了,没必要浪费时间,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其实周灵儿只是不愿欠别人,她输了,但也要骄傲的重新赢回来……

“是的少主!”

一道道残影灵动的闪动山谷间,消失在了前方。

左洛一路前行,不顾伤势,在天空下山川景物迅速倒退,他并没有放弃,翻过成片的山脉后,哪怕精疲力竭,也有一个迎面支撑着他,人可以不明不白的死,也可以不明不白的生!但两者一起,绝对不行!他知道在这背后绝对有一个巨大的阴谋。

这几天他凭受天眷,绝对另有隐情!此役多少高手陨落尚未可知!这里相隔万里,就已经如此!万里之外恐怕早已经化为乌有!

前方,火光滔天。那是一片火海。无尽的岩浆翻腾。汩汩而涌,山峰都通红,景象诡异。看起来非常的可怕。

“居然有一片火海!”左洛惊讶。

数日前,他从这里路过还没有呢。现在这片山地居然熔化了,可以见到连几座山峰都在熔化,化成岩浆,淌落下来,

这片山川中心,有一团火苗跳动,璀璨如神芒,格外的盛烈,隐约间竟有凰鸣发出。

左洛目中泛起神光,仔细眺望,那绝对是宝火,那簇火苗跳动,像是一只凤凰在起舞,异象惊人。

“是凤炎!”听到众人说道,左洛吃惊!快看它在那里沉浮,难道是被天星击落!躲在这里的熔炼与锻铸。

难道它有伤,要修复己身?亦或是说要蜕变,重新祭炼自己?这绝对是惊人的,凤炎难道有生命!?。

未尝不是!传说凤炎是由神凰道果所化。

此地高山熔化,岩浆喷薄,将那里淹没,入目尽是火光,众人不得不倒退。换作平时哪怕是阴华境界的强者,也不敢轻易招惹,但此时机不可失,这块肥肉谁愿意放过。

接连数日,他们都在附近出没,最多不会远离五十里,等待大火熄灭,然而此地始终岩浆涌动,没有停下来的样子。左洛也静下来在远处疗伤观望!

“哧”

一道剑芒劈来,那名青袍年轻人又出现,持骨剑走来,居高临下,击开众人!在附近陆续有人影出现。

“你不过去周家一个下人!也敢有胆量在这里放肆!“十大世家中有一氏的人又到了,出现在这里,两人面面相觑。

青袍人看了那人一眼说道,“映家,什么时侯也轮得到你们管闲事了!“

“呵呵,不巧,我听说周家公子居然被一个刚刚入世的毛头小子杀了!也敢来染指圣火?”那人笑而讽之。

“所以你是来看戏的吗?你这是在挑衅!”青袍人持剑而立。

届时又走来二人。不是别人,慕容家,慕容月!另一个人不用想便是慕容仙了。。

“死的好,不介意我也来看看嘛?”,也不是别人,正是楚辞!在他身边跟随者一名白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白韵音!

只不过楚辞还是一脸无辜,径直走到慕容仙的身边,白衣出尘,轻纱难遮朱唇!

“你说什么!庶子!”,周家人纷纷怒道。

“喂,色胚,你要对慕容姐姐干什么!”,映挽依'义正言辞'的笑着说道,还不忘将目光瞥向白韵音,似让她管管。

慕容仙倒是表现的很平淡,笑着道:“楚辞师弟,大名早有耳闻,清光源纹,浮阳体天下一绝!”

楚辞微微一笑,然后走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有机会一起探讨切磋一下。”

众人目如剑芒,不止是周家。纷纷凝视着楚辞,有老有少,足有近二十人。

“还真是阴魂不散,我与你们到底有什么仇怨?”左洛远处问道。

楚辞仿佛这才听到周家人说话,放声大笑道:“真是一段经历曲折难调的日子,可惜我没亲手杀了周源那个废物!既然大家都对这凤炎有意,就别装了,就各凭实力吧。“

“你说什么!”,那青袍男子目怒道。

“放肆!”周灵儿也走了过来。

楚辞:“我会怕你们不成?老不死的。”

这是赤裸裸的讽刺,让这群人丢尽了脸面。

众人咬牙切齿,却纷纷不语……

“你们该不会是想等着熬死我吧?”楚辞狐疑。

“哼,你父亲楚傅在这,我还能敬你三分,你这是在找死!”周家一名护道老仆说道。

“大言不惭!来吧,不过是一群通灵、虚微境的废材,和一群半截入土才入了化实境的废物!”楚辞鄙夷道。

此话一出,一群人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一些年轻人额头青筋暴跳,就是那几名老者也是脸色发黑。

“呵呵哈……”楚辞放诞不羁大笑,仿佛入魔一般痛快无比。

楚辞这样做不爽这些人是一回事,另者,无异是发现了左洛,想引起点乱子,给他创造机会。

这样的大笑,让一群人面色阴沉似水,简直想立刻活剥了他。显然他这句话犯了众怒,当然他恐怕也有理由让别人相信自己确实有这个面子……

换作平时,他们恐怕也就忍了。今天放着天下那么多英豪、子弟、修武之人下。着实没留半点情面。

这是一场杀劫,楚辞却似乎毫不在意,还是这般嬉皮笑脸。

那一群人都目露阴森之光,实在是又气又恨。

果不其然,一人还是没忍住。看样子果然像是半截入土的样子……从来没有遭受过这般羞辱。

另一人虽怒,确实忍住了,知道寻得一个让他认为最有机会的机会!

那人飞快出手,电光火石,招式狠辣……

但显然这一切是徒劳的。楚辞一击迎着老者而去。

这一切来的太快,甚至众人没搞清楚状况就已经结束了!老者就这样被打的吐血!

青袍男子也出手了。

只见楚辞随手结印,一种特殊符文,源气形如江海,向前拍击而去。与那青袍人的骨剑撞在一起。

“一起上,解决掉他!”又一位青年上前,共同出手。

与此同时,几位老者向前迈步。每一步落下,地面都轻微摇动一下,宛若几个巨人踩过,源气如金光般灿烂。

“轰”

激烈大战爆发。楚辞先后与几人硬撼,气血翻涌,那漫天的源纹,身为浮阳体的他,也被这漫天源气压的要窒息了,源术冲击,欲将其诛杀此地。

走远虽然气血上涌,但浮阳体让他肉身无匹,虽然造诣'可能'比不上那几个老者,被震的嘴角溢出一缕血迹。但对方几人也被打的吐血。

硬汉五人化实境的高手。这让左洛吃惊不已,要知道经过那么多的生死战,自己才勉强入了虚微境界。虽然可以通过源域压制,硬憾化实境的周灵,也是因为金色源粒、月痕的缘故!楚辞实力可见一般!

“少年人,你天资确实惊人,但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我昆仑古族岂能容你活下来,受死!”一个老者喝道。显然他已经入了化实境大成!

他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因为认定眼前楚辞太过了,给点教训也没什么。

楚辞与他们对攻,接连受到几位老者的溢血,最后迅速向着山脉深处冲去。每一步都能冲出十丈远。

“哪里走!”一群人怎肯放过,几位老者各种身法符文尽出,带着族中的晚辈,一起追杀了下来。

赤红的岩液拦路,火光澎湃,前方景象骇人,山峰通红,大地热浪汩汩,化成了岩浆。

楚辞看着这片广阔的岩浆地,眼中光芒闪动,向后看了一眼,而后一步越过。

后方,一群人冷笑,他们的速度并不弱于楚辞任他插翅难逃,早晚会追上。每当就要落在岩浆之时,脚面就会生成一块踏板凝源。

“这个楚辞着实可恨,教训一顿太便宜他了,本该凌迟处死!”一人怒道。

一群人的目光阴翳可怕。终于要捉到楚辞了,心中都在想如何折辱与取他性命。

突然,楚辞回头,露出一缕诡异的笑,扬手亮腰中短剑,而后对着后方的岩浆地猛轰,源光一束又一束扫落。

“轰”

岩浆中心沸腾,浪涛冲天,红色的液体温度惊人,涌上了高天。

“到底还是年轻,以为岩浆能伤到我等吗?”一个老者冷笑,聚源发光,阻挡冲上来的红色浪涛。他是化实境强者,自然有信心。

然而,他的冷漠笑容很快就凝固了,所有人都感觉一阵惊悚。

一股恐怖的气息冲天而上,让每一个人颤栗!

凤炎在岩浆中沉浮,被一团凰火包裹着,露出真身,而后猛烈震动,像是无比愤怒,爆发出滔天的光芒。

“啊……不!”

那昆仑古族人惨叫,他们知道遇上了灭顶之灾,这宝火太恐怖了,因怒而对他们攻伐。

“咔!呲~”

骨头碎裂的声音发出,当场就有三名老人粉碎,他们以及被他们携带的后辈惨呼,坠入岩浆内。

“快逃!”

青袍年轻男子还有另外两位老者,携带同族,方才跃出,连忙驱动体内全部源气,亡命而逃。

可惜,他们距离岩浆地太近了,而且这一次凤炎处在祭炼自身的关键时刻,被人打扰后暴怒,疯狂发威。

“噗”

裂开,上面的老者也直接化成火焰,他身边的人则坠落岩浆中。

青袍年轻人与另一位老者遭受重创,浑身是血,源气溃散,身体差点毁灭,他们丢下家族之人,逃离了岩浆带,幸运的是凤火没有再理会。

但不幸的是,楚辞正等在前方,直接挥扇一击噗的一声,将两人被打了回去,鲜血喷溅。

“可恨啊!”两人绝望,充满不甘,死于在岩浆畔。

“真可怕!”左洛远处盯着岩浆海深处,一阵凛然。

就这样,他们在这里足足守了十几日,与楚辞僵持起来。不敢再轻易招惹,此子果然不简单啊!而进入这片遗迹也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岩浆终于凝固,这里的温度开始下降。

“咦,凤火没有再现?”

左洛狐疑,绕着这片区域行走,仔细感应,最后按捺不住,开始进行试探。

他将月痕剑祭出,在岩石地中心切割,仔细搜寻被埋葬的宝物,

结果依旧无波澜,风火不曾暴动。

半日后,左洛亲自动身,来到凤火曾经沉浮的地方,仔细寻找,这里早已被飞剑挖出一个大坑,到处都是岩石碎块。

“咚”的一声,地下传来空洞声,且有火光一闪而没,左洛吓了一跳,向下望去,不禁露出惊容。

凤火,将最后的地火给吸光了,变得晶莹通透。

“这……整片岩浆地都是被它吸干的?”左洛惊悚,他快速倒退,结果发现,下方那块晶体并无反应。

“咦,变化了。”

地窟中的风火,光辉尽敛,不再发出异象,而且它由巴掌大开始缩小,最后竟只有一段指节那么长了,立起来不足一寸高。

左洛吃惊,等了很长时间,却见它再无任何变化,他发出一道源气试探,也是如此,凤火莹白,一动不动。

最后,他将凤火取了上来,放在掌心,它无任何反应。

凤火不足一寸高,只有指肚大小,通体晶莹剔透,宛若羊脂白玉雕刻而成,异常瑰美。它不像是火,倒像是一件华美的饰物,并无任何可怕气机。

这是火晶?左洛反复探究,根本感应不到一点源气,而后他催动源气,想将此宝祭出,手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住,体内银色源气也躁动起来!

若非如此!他肯定认为这只是一件精致美丽的源晶。

“怎么没有任何反应了?”左洛充满狐疑,研究了大半日没有一丝收获,就连金色源粒也时候静寂下来,他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嗤!

突有剑光划过,银光落刃!鲜血淋漓,一切都来的太快,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左洛还未曾感受到疼痛便落下!手中凤晶也落在地上。

“呵呵,真是踏遍铁靴无觅处,本想只是揪着你好好教训一番,真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那人冷笑起声,盯着左洛断臂旁边的火晶看出,露出一副小人当道的表情。

左洛肩膀沈麻木僵,体内金源也躁动起来,眼神中充满愤恨,看了一眼身边的断臂回头望去。

不是别人。正是当日背后偷袭左洛之人,只不过当日他一剑中的,却差点反被左洛杀死,所以今日直接抽剑挥去,干净利落,直接将他的左臂砍下,

那人回剑入鞘!径直逼近左洛,

左洛此时除了杀意也没有别的念头,右手握鞘!直接将月痕甩出,平翻接转月痕,灵念入剑,银色源气注入,直接将源海中的本源之气抽了个干净,几乎同时,金色源粒又将银白色本源注满!

仿佛就在那一刻两者达成了某种共识!剑尖直向那人胸口刺去!如长枪入空一般!与此同时把残渊剑鞘也踢了过去,直取那人咽喉!

那人显然低估左洛力量!但此时也是避无可避,一剑接去,直接被振开五步,就连那把黑剑也裂了开来,好在借势躲开了残渊剑鞘的重击。

他好歹也是虚微境界的大成高手,怎么可能就这样束手就擒!见势不妙直接避重就轻!见剑要断,直接回剑入鞘想以此抗衡!却被左洛一剑连同剑鞘劈成两段!

两人剑皆断!又各退五步,只不过左洛此时如同吃了补药一般,完全不知疲倦!两人皆持断剑全力对拼数十回合,那人已然落了下风,在这源域的压制下,自身源气不足!却此时完全奈何不了左洛半分,他好歹也是半步化实的高手,若传将出去,岂不是丢尽脸面!

一击未果!又生一计!那人直接把手中断剑,断鞘抛出,左洛一剑挥初,剑、鞘双落,径直追去!

“嘿嘿,还你!”,那人冷笑,一脚把残渊剑鞘踢了回去,转身向那凤炎夺去!

“那就承惠了。”,左洛眼神冷清,断剑入鞘,

才拿到凤炎,那人就感受到一股寒意!但显然已经错失机会了。

/嗤!

几乎和之前左洛一样!那人断臂飞起,鲜血淋漓!

“该死!什么时侯,你的剑……“究竟怎么回事!那人心里难以接受。

“忘了告诉你,我的剑鞘可使断剑复原!这可真是要谢谢你了,要不然,我还真没多大把握单臂伏杀了你!”,左洛说道!

“你!”

那人忍着伤痛,想伸出右臂方要再接住凤炎,逃去!可见凤炎之重!

左洛接着便又是一剑!断了他右手!

凤炎飞出,那人自是知道,想活着出去是不可能了,索性向着众人方向一脚踢飞凤炎,与此同时左洛又是一脚断了他的脚筋,

“呵,真是没想到,栽在你的手下,但你也别想活着出去!周家很快就会知道你在这里!”。那人道。

左洛冷笑道,“你不会真的以为那凤炎真的如持不堪吧,难道你方才接触只是没发展有什么异常,”

“什么!难道方才接触的痛感不是你的剑所为!不可能,之前你手持那么久分毫无伤!”他下意识看了看断掌,发现方才还充满血色的手和断臂,早已经成了副带皮的枯骨,

“那你可真是天真,交手那么多次就没有怀疑过我为什么可以硬憾你这虚微境界大成的高手!甚至化实境的周灵儿都奈何不了我?你不会真的以为我靠这把断剑能行隔道推翻化实境的强者吧!

我若没有后手,你真的以为那个入了魔周源能死在我的手里,域境之内,我的源气可不会被阻!“

“魔!你是魔!那人面色惊恐万状,面色惨白“此刻只有一个念头:“跑”

破!左洛又是一剑,废了他的源脉!顺手一脚把他的断臂踢进炎坑。

“你知道的太多了。”左洛直接一剑封喉,把那人杀了,又将枯掌盖在他的脸上,拾起自己的断臂连同那人一起丢入炎坑!拖着残躯径直向着山顶走去,他知道,接下来必定是一场屠杀!可让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一串黑线径直击开热浪,向着炎坑断臂方向扎去。

中心地有一座巨山,宏大无比,像是数十座山峰并在一起,异常壮阔与雄浑。此时凤炎便在其中!

“好大的一座山!”

左洛惊叹的尽说些无关痛痒的废话。山体上神光闪烁,不时有火炎飞起,宛若烟花在绽放,都是强大的灵物……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