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瓦伦丁进入龙门一周后,晚上11点23分,夜烟的房间。

瓦伦丁站在桌前弯着腰,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着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夜已经深了,除了那些仍在营业的大排档之外整个龙门贫民窟都进入了沉睡,跟着远处的下城区和上城区一起。

小楼的二楼有三个房间,两个小的一个大的,瓦伦丁和邢一凰住的就是那个大的被夜烟当做储物间的卧室,他们从里面清理出很多玻璃制品和奇奇怪怪的玩意,而现在那些东西都放进了夜烟的卧室里,把整个房间都挤得满满当当,勉强能让两个人在里面活动,夜烟对此也没有意见。

“这些都是我买来的制药用具,好久没用了,正好你们来了我可以继续我的实验喵。”

看着夜烟不停甩动着的尾巴,瓦伦丁觉得要是他们不来这只懒猫能把这些玻璃堆到降解。

收拾完东西后瓦伦丁很爽快的就交了半年的房租,反正贫民窟的物价低,房租也便宜,多给点也没什么,或许还能改善一下这只猫的生活,免得让她继续每天晚上跑出去觅食。虽说这只猫是个盗圣,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要是被陈sir抓住了又是一件麻烦事。

但是他没有想到夜烟直接拒绝了瓦伦丁的好意,一分钱都没收,而是提出了一个要求:

“你只需要做我的志愿者就好了喵。”

瓦伦丁拿着龙门币的手停在半空,原本想劝夜烟的话也憋回了肚子里。

“什么志愿者?”

他感觉这里面有坑。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志愿者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跟实验体划等号的,瓦伦丁现在听到这种话就会浑身冒冷汗,那些在莱茵生命受苦的记忆也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

“女巫会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药剂不是正常的事喵?”夜烟把手中的魔法书一合,瞬间一团烟雾在她的手中出现,书籍也不见了踪影。

“但是请放心,我研究的药剂可不是毒药,是对人类有益的药剂,就是味道有那么一点怪。”她的大耳朵颤了颤,双手握拳并在一起放在胸前,看向瓦伦丁的橙红色眸子里满是期待,像极了一块晶莹的果冻:“暗锁这孩子脾气好差的,我做的药剂她都不愿意喝,还老是吼我,所以我只能找你了喵~帮帮忙吧喵~租金我就不收了喵喵喵~”

夜烟一边喵还一边轻微摇晃着身体,大大的耳朵和尾巴就跟那些喵一样在不停的扫动着瓦伦丁脆弱的心灵。

哎呦哟呦呦我的小心脏都快爆了。

瓦伦丁只感觉自己心跳加速血气上涌,身体里的两个重要部位瞬间就涌进了大量沸腾的血液,不断冲击耳膜的喵喵喵就像是塞壬的歌声让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天哪这只猫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萌!

瓦伦丁觉得在这样下去自己都要流鼻血了。

“那个……”他强行压下自己心中的惊涛骇浪,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询问夜烟:“你为什么不找邢一凰?”

“邢小姐这么高冷我害怕喵,她哪有你这么好骗啊不这么平易近人喵~”夜烟的耳朵垂了下去,眼角挤出了一点晶莹的光,看起来像极了某个富婆。

好像听到了某些不和谐的东西?

但是很快瓦伦丁就忽视了那些奇怪的词语。作为一名宅男,瓦伦丁最见不得女孩子在她的面前掉眼泪,更何况这个女孩子还是个极其萌萌哒的猫娘。

“嗯哼哼……”瓦伦丁闭上眼清了清嗓子,一抹红晕在他的脸上飘过。

“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你的请求好了……”

话还没说完,瓦伦丁就感觉某只小动物扑了上来。他睁开眼低下头,视野中只有夜烟那巨大的魔女帽。

“谢谢你喵!”

夜烟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被夜烟抱着的瓦伦丁也很高兴。就在他想抬起手来摸一下这只猫娘的耳朵时,夜烟又松开了瓦伦丁,整个人后退两步,正好躲开了他的手。

最后瓦伦丁还是把钱塞给了夜烟,至于那个志愿者的事,他已经不放在心上了。毕竟人家都说了药剂没什么危害不是么?与其纠结这个还不如多在贫民窟逛一逛,说不定能碰见罗德岛的同事大战碎骨,自己还能拿着爆米花看场好戏,顺便给德狗子能天使加加油。

看着走下楼梯的瓦伦丁,夜烟拉了下帽檐,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像极了某只喜欢调戏瓦伦丁的狐狸。她眼角的晶莹也消失不见,瞳孔里带着奸计得逞的得意,整个人的气质从刚刚的萌妹子瞬间变成了散发着阴沉气息的女巫。

“呵,男人。”

————————瓦伦丁:你以为我亏了,其实我血赚————————

因为夜烟是夜行动物的缘故,所以她研究药剂的时间都在晚上,瓦伦丁也只能在晚上“享用”她做出来的药水,这就是瓦伦丁为何这么晚了出现在夜烟房间的原因。

此时的夜烟正拿着一根试管不停晃动着,手中不断有黑色的烟雾融进试管中的液体。试管里面的液体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深红色,融进药水的黑雾随着晃动不断旋转着,看起来就像至纯源石里的微型旋风。药剂整体看起来并不美丽,完全不会让人产生想喝下去的欲望。

“这是什么?”瓦伦丁蹲在地上,指着一个放在墙角的标本扭头看向正在调制药剂的夜烟。虽然此刻夜烟正在用科学的方式调制药剂,但是她依旧穿着那身有些年头的深棕色大号外套进行调制,外套的后面还纹着一个套着眼睛的六芒星。中世纪女巫拿着科技时代造物利用源石技艺法术进行调制药剂,瓦伦丁竟然觉得这三者结合起来还颇为的合适。

在这个铳械和弩箭同台竞技、骑士与黑客并肩作战、魔法与科技一同发展的疯狂世界,瓦伦丁现在就算看见一个灵能飞升的合成人也不觉得奇怪了。

为时已晚,有机体!

只有在闲得蛋疼的时候瓦伦丁的思维才会如此的跃进。

“那是萨尔贡沙虫的标本,我在那片沙漠国度里逮到了这只对源石技艺极为敏感的小家伙……后来在某次实验中它死了,我只能把他做成标本保存下来,毕竟沙虫的身体也是有用的喵。”

夜烟仍在继续晃动着试管,头也没回。

“那它为什么没有腿?”瓦伦丁敲了敲面前的玻璃柱。

这沙虫看起来就像是超大号的蜈蚣,还挺可怕的。

“因为沙虫的腿很好吃喵。”夜烟将试管中的液体倒进一个小玻璃瓶里,走到瓦伦丁的身后。

“哦对了,我拿它做的实验是沙虫腿的其他吃法。在试验了煎炸煮烹炒涮熏烩等各种做法之后,我发现还是烤着更好吃。”

炭烤沙虫腿,来一根?

瓦伦丁突然想起来了这句台词。

“在我把这个小家伙的所有腿都吃了之后,它大概是承受不住自杀了吧。”

夜烟摸了摸自己的侧发。

……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喵,菲林跟跟猫没什么两样但是我们并不只喜欢吃鱼……”夜烟拿起玻璃瓶在瓦伦丁的眼前晃了晃,暗红色掺杂着丝状黑色的液体让他咽了咽口水。

不是馋,而是害怕。

“赶紧过来喝了它喵。”

夜烟拽着瓦伦丁的袖口,把他拉到了床上。床的下面也摆满了奇怪生物的标本,瓦伦丁坐在床边,把脚往外移了移。

“喏。”

看着夜烟手中的那瓶试剂,瓦伦丁想起了白天他说过的话。

现在他就是后悔,非常后退,猫娘一卖萌血气一上涌智商一下线他就答应下来了,也没想到自己有可能会喝到什么恐怖的东西。

瓦伦丁接过试剂,稍微晃了两下。暗红色与黑色在玻璃瓶内不断交融着,让他联想到发霉的血液。他打开瓶口的木塞,将玻璃瓶放在面前,左手在瓶口上方轻轻扇动着。

标准的化学闻不明气体操作。

“你还懂这个喵?”夜烟站在瓦伦丁的面前,橙红色的大眼睛中满是惊讶。

“我好歹是个大学生,这点知识要是不懂岂不是抹黑了这三个字?”瓦伦丁瞪了夜烟一眼,鼻子微微抽动。

液体的气味还挺好闻,闻起来就像那天他刚见到夜烟时闻到的黑雾气味一样,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

难道这是夜烟的体香?那邢一凰怎么就没有体香?拉斐尔身上倒是有一点香味……

美少女的汗味都是甜的完全是句假话,那天邢一凰流了一身汗时瓦伦丁可没闻见香味,倒是闻见了臭味……当然也可能是周围那些垃圾袋的缘故。

瓦伦丁翻着眼睛在脑海里想着这三个姑娘身上他喜欢的地方,一股脑直接把玻璃瓶里的液体给倒进嘴里,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给咽了下去,尽量不让舌头上的味蕾接触到这诡异的液体。

他并没有问夜烟这液体有什么效果,因为他怕问了自己就不愿意喝了。

“嘶——”瓦伦丁倒吸一口凉气,脸上的五官挤成一团,看起来非常痛苦。

这液体的味道竟然恐怖如斯!

很明显瓦伦丁舌头上的味蕾还是接触到了那些液体,而且给他的大脑反馈了一个负五星极差评。

在这种味道面前,瓦伦丁只觉得过去的回忆慢慢涌上心头,只不过里面不是他在地球的“美好”生活,而是一瓶红色包装的地球饮料。

红尖叫也不过如此!

“这玩意有啥用……”瓦伦丁用自己最后一丝力气把玻璃瓶放在床尾,整个人慢慢地倒在床上,身体就跟他的五官一样缩成了一个球。他只觉得自己从口腔一直到胃都被淋上了一层奥利给,想吐却又什么都吐不出来,难受无比。

这瓶药剂给瓦伦丁带来的唯一好处恐怕就是那香味了,至少他现在呼出来的口气都是那股味道,一点都不臭。

“这是一种会让人暂时丧失距离感和方向感的药剂喵,我的灵魂是这么说的。”夜烟拍了拍手,那本红封魔法书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古朴的暗黄色书页随着夜烟的手指不断翻过,最后她一抬手,书本消失,语气也变得更加肯定:“没错喵,就是如此。”

“你的背后灵是一本书?”瓦伦丁晃晃脑袋,勉强适应了这种恶心的感觉,从床上坐起。很遗憾他的源石技艺并没有作用,因为液体带来的负面影响在那头雷电飞龙的认识中并不算是伤。

“它可以是一本书,也可以是一只猫。”夜烟打了个响指,一只黑猫出现在了她的魔女帽之上,很快又再次消失。“背后灵的外貌我可以随意控制的喵。”

“哦对了,刚才我说的丧失距离感和方向感是药剂的副作用喵。它其实是黑雾的解药。”夜烟扶住差点跌在地上的瓦伦丁,让他重新躺在床上:“不过这个副作用看起来有些严重了点,还是得继续研究呐……”

瓦伦丁只感觉眼前的世界变了个样,他看着面前的夜烟,只觉得这只猫一会离他很远,一会又很近,似乎伸手就能摸到。但是当他想要去伸手去触碰夜烟的时候,却什么都碰不到,即便在瓦伦丁的眼他的手已经放在了夜烟的帽子上。

“下次请务必在解决副作用时顺带解决味道的问题,如果每一天都要喝一瓶这么难喝的玩意,我估计没多长时间活头了。”瓦伦丁的手重重落下,砸在了床板上。

“你的意见我会考虑的喵。”夜烟拿起床位的玻璃瓶,重新回到了工作台前。

经历了大约十分钟的天旋地转之后,瓦伦丁的方向感和距离感终于是回来了,那股恶心的感觉也消失不见。他站在床前跳了跳,双臂高高举起享受着这失而复得的感觉。

“欢迎回来喵,今晚就一瓶试剂,你可以回去了喵。”夜烟面前的工作台出现了一朵小蘑菇云,伴随着轻微的震动,但她说话的声音却没有丝毫的慌张。

“你女朋友还等着你回去睡觉呢。”

邢一凰还没睡?瓦伦丁不太相信这只一直在喵喵喵的女巫说的话。她是知道自己跟夜烟之间的协议的,应该不会想太多。

瓦伦丁看了眼墙上的钟表。

11点57分,已是深夜。

“那我回去了,再见我亲爱的房东,请一定不要忘记为你的药水改善一下味道,我可以接受长时间的副作用,但我不能接受难喝的药水,即便它闻起来很香。”

“我尽力喵。”

回应他的只是夜烟毫无诚意的敷衍。

————————我恨那个怂恿我喝红尖叫的家伙————————

“你还真没睡啊……”

瓦伦丁看着整靠在床头看书的邢一凰,发出无奈的感慨。今天白天的时候瓦伦丁就趁着出去搞事的机会交上了暖气费,所以这个房间现在很暖和,邢一凰也没有再盖着那厚如城墙的棉被,只是穿着睡衣坐在床上。

她的睡衣很简单,纯白色,衣料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花纹。如果不是床头那盏散发着黄色微光的台灯,瓦伦丁肯定会第一时间以为自己见到了鬼。

不过回想一下他在第一次见到邢一凰的时候还真把对方当成了鬼。

然后瓦伦丁就被邢一凰给揍了。

“等你。”邢一凰抬起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瓦伦丁,把书本合好放在床头,将毛毯往身上一盖,整个人躺在床上只留给瓦伦丁一个侧脸。

语气很平淡,但是瓦伦丁只觉得内心有股暖流在翻涌。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好多人都想着利用他身上的力量,被骗多了瓦伦丁也渐渐能分的清谎言和真实。今天早上他能看出来夜烟是装出来的,但是瓦伦丁也没有拒绝,因为他也能看出来夜烟并没有恶意。

目前为止关心他的人有几个?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就跟他在地球的情况差不多。但是当这些人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时候,就算现实再怎么操蛋,你也能努力活下去,为了心中那团还在燃烧着的小火苗,为了不让她们对你的关心变成笑话。

想起曾经那个丧丧的自己,瓦伦丁只觉得为那时产生过的自杀念头感到脸红。这个世界虽然黑暗,但是还有希望在你身边,还有人在爱你。

为了她们,也是为了自己。

瓦伦丁抿了抿嘴唇,一股酸意渐渐浸满了他的鼻腔,视野也开始变得模糊。看着沙发上已经被铺好的床单,他笑了笑,擦掉眼角的泪。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