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第八章 鸿门宴

作者:左手型加百列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2-27 13:09:53

两天后。

大都会酒店三楼,宴会厅。

瓦伦丁站在宴会厅的门口,看着里面的景象,嘴巴微张,一脸惊奇。

邢一凰看着瓦伦丁那一副乡巴佬没见过世面的表情考虑着回去要不要给他定制一个训练计划。不说体能吧,至少得把他那符合黑帮老大地位的气势给练出来。

不然没人信他是咆哮者的新BOSS。邢一凰都怀疑要不是列昂尼德跟着这家酒店的大厅经理都会把他们赶出去。

这也不怪瓦伦丁,谁让他前世只是一个平平淡淡大学生呢?这家酒店的豪华程度真的是超出了他的认知,那些只有在电影上才能见到的奢侈品就真真正正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至少这里的每一处地方看起来都很贵。

“走吧。”邢一凰轻声提醒了一句瓦伦丁。

“啊,哦。”瓦伦丁有些错愕,很快就反应过来点点头,走向了列昂尼德告诉他的宴会桌前。

嗯,桌上的食物他一个都不认识,在他眼里那就不是食物,而是一沓又一沓的龙门币。

不过瓦伦丁也不心疼就是了。作为一个黑帮的最高领导者,这些钱都是小意思,最重要的是……反正都是列昂尼德的钱。

他需要我的力量统一切尔诺伯格的地下世界,我需要他的能力管理切尔诺伯格的地下世界。

互帮互助,不存在谁亏欠谁。

真要说谁占了便宜那还是列昂尼德最亏,老大的位置没了,女儿也送给别人了,房子也少了一套,最重要的是自己手底下的那些产业都改姓了。

而这一切换来了他更大的管辖范围。曾经是一个城区,未来不久将变成一个市。

就好比一个小国的皇帝变成了一个大国的丞相。

对于某些人来说,确实是更好的选择。说不定你未来还能来场政变变成大国的皇帝也说不定。

当然对于这点瓦伦丁是有所防备的,而且只要两年一过,瓦伦丁就去罗德岛了,切尔诺伯格这块地方他列昂尼德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瓦伦丁也管不着了。

只要在那之前能把整合运动挡外边就成。

时间过得很很快,尤其是在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根本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似乎就一个恍神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列昂尼德早就来到了瓦伦丁的身边,只不过看到瓦伦丁那副沉思者的模样没有去打扰他,但是现在不打扰也不行了。

其他四名帮派首领已经抵达酒店门口,瓦伦丁作为今晚宴会的主人,是要出去迎接的。

“一会我会去下面迎接那些家伙,你就站在楼梯的尽头等待就好,记住来之前我跟你讲的那些礼节。”在楼梯口列昂尼德停下了脚步,对着瓦伦丁一脸严肃。

“我明白你不喜欢那些繁琐的礼节,你们年轻人都是那么不拘一格。”列昂尼德淡青色的眸子看了瓦伦丁身后的邢一凰一眼,又再次看向瓦伦丁。

“对于死人,我们没必要那么正式。但是在他们真正死去之前,必须要做到完美。这也是对他们的尊重。”

瓦伦丁耸耸肩,表示理解。

列昂尼德点点头,走下楼梯,打开了酒店的大门。

————————————分割线——————————

“我真的是没想到,能让切尔诺伯格的毒蛇让位的,竟然是一名如此年轻的女士,真是后生可畏。”

一个一头杀马特彩虹头发的葬爱贵族举着酒杯对着瓦伦丁如此说到。

瓦伦丁微微点头,额头上出现一个#。他控制着力道不让手中的酒杯碎掉,脸上依旧带着微笑。

“魅影先生,我是男性。”

咬牙切齿的声音。

“是么?真是对不起,你的美貌看起来跟情热天堂里最美的女人都毫不逊色,才让我产生了错误的认识,我自罚一杯。”说完,那个名为魅影的杀马特贵族将杯中的金色酒液一饮而尽,很骚气的打了个响指。

很快就有一名服务员上前来给他倒酒。在那名服务员转身离开之时,葬爱贵族还很手贱的摸了一把她的屁股。

在那一瞬间瓦伦丁心弦绷的紧紧的。

那名服务员是一名战术人形假扮的,为了让这场刺杀的成功率最大化,他不仅设下了重兵埋伏,还把酒店的相当一部分服务人员换成了自己人,尤其是在这场宴会厅里的服务人员,全都被他换成了召唤而来的战术人形,就是为了在第一时间把那些家伙全部放倒。

而刚刚被葬爱贵族摸屁股的人形是……UMP45。

以UMP45的性格,瓦伦丁真怕在下一个瞬间45姐就黑化着转过身笑眯眯地从异次元口袋里掏出枪把葬爱贵族给突突了。

不过这种事并没有发生。UMP45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只是在瓦伦丁用余光看她的时候瞥到了一丝冷笑。

为葬爱贵族点根蜡。

“这手感不太对啊……有点硬。”葬爱贵族轻轻甩了甩手,小声嘟囔。

其他几名黑帮头目互相对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微笑。

列昂尼德苦笑一声,把早就准备好的谈判内容发给其他帮派首领,开始跟他们扯皮。

瓦伦丁怒气值上升80%。

这群家伙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想想也是,自己看起来就跟没成年的小屁孩一个样,身上也没有列昂尼德那种成熟深沉的气质,说是新任的BOSS倒不如说是列昂尼德的傀儡更合适。

“这还不是更过分的呀兄弟,在刚才列昂尼德去门口迎接他们的时候那些家伙看到楼梯上的你说了什么你知道吗?”系统突然出现在瓦伦丁的脑海里。

瓦伦丁觉得他憋不出什么好话,一听就知道。

“确实如此。”系统干笑几声。“其他人没什么,只是对你的能力表示怀疑,对列昂尼德表示惋惜,你知道那个葬爱傻X说了什么吗?”

“说了啥?”瓦伦丁倒还真想听听了。

“他说你是不是列昂尼德找的小三,为了让你爽一下才跟你闹着玩把咆哮者BOSS的位子让给了你。”

呵。

瓦伦丁被气笑了。

“你说得对,他就是个傻x。”瓦伦丁看着魅影的彩虹色头发,眼里充满了鄙夷。“这种睿智怎么会当成为死歌的首领的?他们是没有人用了么?”

“他应该被拉到城外的贫民窟被那些感染者**个千八百回然后嘴里塞块搬砖钉在棺材里活埋掉。”

“还是一把火烧死最好,而且你不要侮辱那些感染者行么?他们只是因为感染被迫搬到城外的普通人。另外关于这个睿智成为死歌首领的原因你也没必要知道,反正今天后他就是个死人,你知道了甚至会有可能吃不下饭。”

系统没有解释。

“对……你说得对。”瓦伦丁微微点头,抬起手制止了正在跟其他几位黑帮首领谈判的列昂尼德。

“各位,今晚我有一份礼物送给大家,等礼物送到后在谈论正事也不迟。”瓦伦丁看着魅影微微一笑。

“反正时间很充裕不是么?”

“对,瓦伦丁先生说的很对。”魅影哈哈大笑,他搓了搓手,眼里是止不住的兴奋。

“那么,礼物是什么呢?”

瓦伦丁甚至都能感受到魅影眼中赤裸裸的欲望。那股欲望就像一条巨大的舌头一般舔过他的身躯,令人干呕。

瓦伦丁没有说话,只是打了个响指。四名女性侍者走到了其他四名黑帮首领的背后。

“哦说实话这些姑娘长得很不错至少有我手下那些美人的水平……”魅影看着其他人背后的侍者做出了自己的点评。他转过头去想看看自己背后的侍者长什么样,但他看到的只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我的礼物可不是女人。”瓦伦丁拿起酒杯,将它狠狠地摔在地上。跟玻璃破碎的声音一块响起的,还有几声极为沉闷的枪响。

“是死亡。”

现场突然一片混乱,那些其他帮派首领带过来的保镖很快就反应过来掏出武器冲向了瓦伦丁,但是后者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甚至还有闲心给自己再倒一杯酒。

那些保镖没有碰到瓦伦丁,因为在他们暴起进攻的瞬间就有无数子弹就把他们打成了筛子。

人的反应速度很快,但人形更快。

战术人形就是为了杀人而生的。

死神的镰刀划过切尔诺伯格的夜空,咆哮者跟其他帮派的战争,正式开始。

————————————UMP45疯狂虐尸中——————————

尸体堆满了整间宴会厅,血流成海,有些尸体密集的地方甚至能淹到脚踝。

瓦伦丁坐在桌子的主人位,看着他手下的女孩们打扫战场。战术人形们拿着手中的武器,在宴会厅里不停走动,偶尔补个枪。

邢一凰站在他的身边,身上的西装沾满了鲜血。

“真是简单。”瓦伦丁摇晃着高脚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一支奇兵。”邢一凰给出了她的评价。在这场战斗之前,她还对这些战术人形的战斗力持怀疑态度,当然,是没有枪的战斗力。

但是在这场埋伏当中,她亲眼见到了这些战术人形可怕的力量。她们能轻易地捏断成年男性的脖子,直接扯下他们的胳膊,一拳就能把墙打个窟窿。

其中有一名拿着霰弹枪和盾牌的女孩,力量更是大的恐怖,在战斗过程中一拳锤断了大理石制的桌子,跟她的力量不相上下。

邢一凰有自信在全力状态下锤爆她,但是没自信挡得下她手中的霰弹枪。

在巴特摩尔的战斗中,她就见识到了这种武器的恐怖。

恩……这个女孩的身材也挺令人羡慕,前凸后翘跟瓦列莉亚差不多。

还有她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看起来也很漂亮。

等等。

戒指,左手无名指。

这些女孩都是瓦伦丁凭空召唤出来的。

邢一凰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的女孩身上,发现那些女孩们的手上都戴着戒指,而且都是同一款。

“从某方面来说,这些女孩是跟瓦伦丁羁绊最深的人,他们同甘共苦共同度过了前期的艰难岁月。”

“她们心中只有一个男人,就是她们的指挥官,瓦伦丁。至于瓦伦丁心里有谁……他是个男人。”

系统特地屏蔽了瓦伦丁出现在了邢一凰的脑海里,“男人”两个字咬得很重。

邢一凰觉得心里有点难受。她很想握紧拳头打一顿身旁的那个花心大萝卜出出气,但是她又没有理由。

自己只是瓦伦丁的保镖,最多是个好朋友,又不是恋人,为啥要生气?为啥要揍他?

邢一凰想不通。

但是她看着那些带着戒指在她面前走来走去的女孩,看着那些女孩向瓦伦丁汇报情况时发自真心的笑容,邢一凰总觉得心里隐隐作痛。

就像是自己某种重要的东西被人家抢走了,那人还在自己面前炫耀一般。

她空有一身力量却无处发泄。

“我这是怎么了?”邢一凰有点迷茫。她看着脑海中的数据人,慢慢坐在地上,胳膊抱着小腿,双眼没有了焦距。

“你的青春。”数据人摊手。

“不……我的记忆里只有野兽和冰雪。”邢一凰机械的摇摇头。

“那是只是过去,你的青春才刚刚开始。”

“告诉我,对于瓦伦丁,你怎么看?”

邢一凰呆呆地看着面前的数据人,她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但是她害怕,她不敢说出那个称呼。

她怕瓦伦丁拒绝,她怕瓦伦丁嘲笑她自以为是。

邢一凰觉得很丢人。活了二十年,对待感情却跟一个未成年小女孩一样别扭。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不说。我希望有一天你能亲口说出那个称呼,对着你想的那个人,而不是我这个旁观者。”数据人蹲下身子,平视邢一凰。

邢一凰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埋住脸。

“人真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你和瓦伦丁生活了才短短几天感情就这么深。瓦伦丁或许还能用雄性生物的本性来解释,你呢?”

“像你这样内心干净一尘不染的女孩是执着的,一生只认一个人。但是你却碰见了一个花心大萝卜。”

“唯一值得高兴的一点就是那个家伙有色心没色胆,看上的女孩一个接一个,来真的一个都不敢碰。”

数据人笑了。

“妈的,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老父亲,为自己女儿的情感问题操碎了心。”

“而且我最近讲话越来越粗了是什么情况,都是瓦伦丁那个家伙干的好事。”

数据人发出一阵杠铃般的笑声。

邢一凰没有丝毫的反应。

“姑娘你要笑一笑啊,老是板着张脸那家伙不会喜欢的。”数据人再次化身为情感专家。

邢一凰抬起头瞪了他一眼。

“得,你还不愿意听。那行,以后有需要就叫我,人类的情感问题我还是很愿意帮忙的。”数据人化为点点蓝光消失了,邢一凰也回到了现实。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张大脸。

邢一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没有让自己把拳头抡到这张脸上。

“你醒啦,刚刚我看到你突然闭上眼睛站那不动了,还以为你睡着了。”瓦伦丁向后退了一步尴尬地挠了挠头。

妈耶差点就死了。

这姐姐也太会掐时机了吧?就等我凑近的时候睁眼?

瓦伦丁心里腹诽着,表面上依旧是带着讨好的微笑。

“我……有点累了。”邢一凰看着瓦伦丁,还有他身后投来关切目光的战术人形,顿时什么都不想说了。

“行吧。”瓦伦丁点点头。“那我们走。”

“塞布丽娜?塞布丽娜!”瓦伦丁转过身大声叫喊着某位战术人形的名字。

同时不远处桌前的一名女孩向着瓦伦丁招手,嘴里还叼着一块牛排。

“行了别吃了,你看你都胖成啥样了,再吃下去你泳装还穿的上吗?”瓦伦丁大声呵斥着,引起周围一阵笑声。

那名叫塞布丽娜的女孩直接用手把牛排撕成两半,一口一个直接咽了下去,随便用桌布擦了下手就跑过来了。

波涛汹涌。

邢一凰只能用这个成语来形容。她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自己的胸口。

完败。

“指挥官你又没给我买泳衣,说那些有什么用啊……”塞布丽娜把SPAS12背在身后一脸委屈地看着瓦伦丁。

“没办法,我是个穷人,没钱氪金。”瓦伦丁摊手。

“而且啊,我是战术人形哎!怎么吃都不会胖的吧!”塞布丽娜似乎想到了什么,双手叉腰气鼓鼓的看着他。

瓦伦丁笑了,伸出手掐了一把塞布丽娜的脸。

肉乎乎的,很舒服。

“你干嘛,很痒啊。”塞布丽娜打开了瓦伦丁的双手,提出抗议。

邢一凰在一旁看着两人的互动,一箭又一箭扎在她的心口。

她想回去喝点伏特加,三瓶起步的那种,直接吨吨吨。

“行了别闹了。”瓦伦丁微笑着摸了把她的马尾。“这位龙小姐身体有点不舒服,我送她回去,一会你就呆在我身边保护我明白了吗?”

“没问题!”塞布丽娜把盾牌放在地上,向着瓦伦丁做了一个中式军礼。

“还记得我是华夏人啊,你这妹子没白养!”瓦伦丁哈哈大笑。

“我也没记得你怎么养我啊,还经常抢我薯片吃。”塞布丽娜翻了个白眼。

“你每天出去打铁血那些弹药口粮不算是养你么,每次就你吃的最多!”瓦伦丁对着她脑袋就是一个爆栗。

邢一凰看着两人的互动,觉得她再不说些什么就要被遗忘了。

“那个,两位。”邢一凰清了清嗓子。

“调情的事等一会再搞好吗?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余党全部铲除掉。”

瓦伦丁点点头。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邢一凰制止了瓦伦丁的动作。“我跟你一块去。”

“你不是……?”

“我现在没事了。”邢一凰双眼一寒。

瓦伦丁一个哆嗦。

“行了姑娘们,走人了。”他拍了拍双手,带着一堆女孩走出了宴会厅。

“列昂尼德,收拾尸体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去把其他帮派的总部端了。”瓦伦丁头也没回地大声喊道。

“别太张扬,BOSS!”列昂尼德看着瓦伦丁跟一众战术人形的后背提醒,声音颇为无奈。

他真怕瓦伦丁直接f2a上去一通输出被政府发现其中的猫腻。

被军队包围的感觉可不好。

“别忘了政府还在暗中观察着我们!”

“我知道!”

瓦伦丁用手竖起大拇指,走出了酒店大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