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苏清欢陆弃 第845章 陆弃教子

作者:小m愚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4-10 04:45:14

“娘,您现在就回去吗?”小萝卜穿着中衣坐在床上看她搽粉,脸上带着没有睡醒的茫然,萌萌的十分可爱。

“不着急,”苏清欢道,“我先要去给汪恒看看,再去伤兵营转转,也要和令狐大夫说一声。你是跟我回去还是留在军营?”

“我要留在爹身边。”小萝卜道。

“好。”苏清欢笑笑,站起身来,“一会儿起来洗漱吃饭,让白芷姑姑陪你。娘先去看看,回来再吃。你不必等我,吃完去找你爹就行。”

她实在没什么胃口,又不想小萝卜担心,便如此说。

“好。”

等苏清欢出去后,白芷要上前帮他穿衣服,小萝卜却拒绝了,自己穿起了衣服,道:“白芷姑姑,你给我帮个忙吧。”

白芷笑道:“大公子您吩咐。”

“你附耳过来。”小萝卜神神秘秘地对她勾勾手指。

白芷笑着凑上前:“您吩咐。”

“我昨天已经让人回去告诉嫣然姐姐,不许她今日过来。但是她肯定想替我揽下罪过,肯定会来的。你去拦着她,不许她进军营,就说我会处理。”

白芷:“……好。”

“这就去吧,要不来不及了。”

“是,奴婢这就去。”

“不用着急回来,我自己洗漱吃饭就行,一定要拦住她。”

“是。”

小萝卜吃完饭,白芷还没回来,果然和蒋嫣然纠结上了。

他不慌不忙地对着整理好自己出去,径直来到陆弃的营帐中。

陆弃正在看书,眼底发青,见他进来,顿时眯起了眼睛。

小萝卜规规矩矩地跪下,朗声道:“秦昭向父亲请罪,请父亲责罚。”

他态度肃然,没有喊“爹”而用了敬称,认错态度让陆弃心中满意。

“请什么罪?”陆弃揣着明白装糊涂,声音冷冷的。

小萝卜把自己做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陆弃欣慰的同时,又有些纠结——这兔崽子,怎么不听他娘的话呢?苏清欢都说得那般明白了,他就不怕自己误会吗?

还是该打!

但是这种咬牙切齿背后,带着的是欣然的笑意。

儿子坦坦荡荡,人品敦厚,虽然做错了事情,但是毫不回避,令人称赞。

“请父亲责罚。”小萝卜说完后叩首道。

陆弃想了想,手指敲击着桌面,发出“咚咚”的声音,在落针可闻的营帐里,有种敲击在人心上的煎熬。

对苏清欢是内疚,但是教子上,陆弃并不觉得自己有问题,所以没打算让步。

他不动声色地开口道:“你小小年纪,如何能得知这些?是谁指使你的?”

小萝卜抬起头来看着陆弃,一开口就惊住了他。

小萝卜徐徐地道:“爹,我和娘说话的时候,您在。”

陆弃:“……你怎么知道的?”

“我到的时候,已经看到您了。”小萝卜诚实地道,“您的衣服下摆的云纹之上,有一道夜里能反光。”

陆弃:“我怎么不知道?”

小萝卜道:“只是您恰好穿这件,被我撞见了。这件衣服是娘做的,当时姐姐要一件夜里会发光的裙子,娘给您绣云纹的时候,混了线,姐姐不让拆,说要您和她一样。”

原来是阴差阳错,陆弃明白过来,只是想到身上的衣服都是苏清欢一针一线绣的,内疚心疼就像钱塘江的大潮一样翻涌而来。

他按下心中复杂情绪,冷脸道:“所以,你是算计我了?”

“秦昭不敢。”小萝卜低头,“我只是心疼娘,也希望您知道真相。”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干脆不告诉我你知道我在外面,不行吗?”

“不行。”小萝卜毫不犹豫地道,“我已经做错了事情,不能再骗您。我就是想让您知道,娘没有做过,都是我。”

想到自己是被儿子摆了一道又一道,陆弃生气的同时,有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骄傲。

如果说下药还可以经过深思熟虑,审慎谋划,那么他遇到自己后又一句句引导着苏清欢说出真相,说出对自己的失望、信赖,小萝卜的机敏聪慧,实在令人感叹。

“你不必替别人撇清,”陆弃冷声道,“这件事情到底是你自己做的,还是有同谋,我会查清楚。”

他说的是蒋嫣然。

小萝卜立刻道:“爹,主意是我提的,姐姐最多是包庇。姐姐和您之间,本来就不亲近,而且姐姐又是女子,从前被您狠狠责罚过,心里怕是已经介怀。所以这次,您就饶过她,不要再伤感情,娘也会难过的。”

“因为我从前对她严厉,现在就可以有恃无恐?”陆弃并不打算轻轻放过,“秦昭你要记住,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考量一下,代价是否是自己所能够承担的。不要妄想逃脱责任!”

“是。”小萝卜恭谨道。

他只是提醒陆弃,他相信陆弃能有合适的决断,并不指望他就此不计较。

“我先不责罚你,等这件事情彻底解决,我好好跟你算一算帐!”

“是,儿子心甘情愿领罚,只希望爹娘早日和好。”

陆弃“哼”了一声:“你在你娘面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小萝卜不慌不忙地道:“娘经常说一句话,‘距离产生美’,还有一句话,‘强扭的瓜不甜’,还有一句话……”

陆弃气笑了:“你娘到底说了多少话!”

“最后一句,”小萝卜看着陆弃,“不说娘说的,是我在娘的书桌上偷看到的,‘曾经沧海难为水’。爹,娘就算离开,心里也只有您。”

这个儿子,果然不容小觑。

所以他做的事情,还得好好责罚一顿,否则日后不知道怎么张狂。

但是陆弃现在要教他些别的东西——从前一直忽视的东西。

“你过来。”他对小萝卜招招手,“知道昨天给爹下的药是什么用处?爹为什么那么生气吗?”

虽然小萝卜只有六岁,但是看起来,有些事情该提前教给他。

比如,男人的欲、望、克制、责任以及……知错就改。

小萝卜坐在陆弃腿上,被父亲上了人生第一节生理启蒙课,也明白了许多日后越来越觉得深刻的道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