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苏清欢陆弃 第697章 弯弯绕绕

作者:小m愚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3-31 17:47:44

陆弃和她笑闹一阵才把她拘在怀里道:“我去找穆臣了。去的时候他正和温雁来说话,我看温雁来气色好了不少,不像当初在边城初见时那虚弱的模样。”

苏清欢顾不得自我表扬,急忙道:“你找穆臣干什么?他可靠吗?万一泄露出去你的行踪怎么办?”

陆弃就喜欢看着她焦点全在自己身上的着急模样,笑着捏捏她的脸:“穆家虽然与其他世家不同,但是还是忠于楚家的。我去了也只在穆臣面前现身,促膝长谈,别人不知道。”

苏清欢略想了想,迟疑道:“可是毕竟隔了几百年,穆家的后代,怕是对祖训没有那么敬畏吧。”

“祖训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有利益。”陆弃摸摸她的头,“反正你不想和明十八相对,对吧。”

“这个倒是真的。”苏清欢点头,“但是若是为了我,就完全没有必要。”

那民国出名的某家三姐妹嫁给立场完全不同的男人,虽然生命的最后几十年不复相见,但是姐妹间的牵挂到底是没变的。

这世上与她最亲密的,唯有陆弃而已。

“小妖精。”陆弃笑骂一句,恨不得醉死在她身上——她给他的赤诚,永远炙热而纯粹,让他如何不感动?

“反正大事当前,你有自己的决断,不应该为我瞻前顾后。”苏清欢道。

“我有分寸。许多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并不是我们离开京城去边城,甚至与皇上针锋相对,其他人就活不成了。”陆弃笑着夹了一个鸡翅膀给苏清欢,“京城的这些勋贵,彼此结亲,真想灭九族,能去一大半的人。”

见苏清欢懵懂,他继续道:“你想皇上用人之际,会在乎谁跟你我略亲近一些吗?别说其他人,就是皇贵妃娘娘,也不会受到性命的波及。失宠多少有,但是她的存在,本来就因为她的命格。我们反了,并没有改变她存在的意义。呦呦,你对做皇上有误解。是,很多时候金口玉言,只言片语便可以定别人生死;但是大部分时候,权衡利弊,他也不过一个常人。”

生杀予夺的大权,更多的只是威慑;如果拿来挥霍,那距离下台也不远了。

苏清欢听他这般说完,心里略好受一些,但是仍然道:“话虽如此,小舅舅还有我大哥他们这些格外亲厚的亲戚,还是先要让他们离开。我们现在要想个办法,不动声色地暗度陈仓。”

“嗯,来,先陪我吃饭,不要想那么多。”

“好。”

两人吃过饭,苏清欢道:“你不去看看阿妩?你这亲爹,口口声声心肝宝贝肉的,回来了也不去看一眼,小心阿妩长大了记恨你。”

“她还那么小,怎么会记恨?”陆弃笑着脱下衣服,显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那我告诉她。”苏清欢哼哼道,“你这样不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懂事了,回头不跟你亲近不要找我哭诉。”

“我是不敢去。”陆弃搂着她。

“什么?”苏清欢以为自己耳朵聋了。

看自己的女儿,难道还有近乡情怯?

“咱们这院子里的暗卫,基本都是我的人,路数我很清楚,偷偷潜入也没人发现。阿妩的院子不行,集结了将军府和镇南王府最好的暗卫,一不小心就会被察觉。没必要冒那个风险,自己人误伤就不好了。”

苏清欢一脸震惊:“我怎么不知道?”

“你如果管账就知道了。”陆弃刮刮她的脸颊,“蒋嫣然接手账本不久就来找我,发现了问题。”

苏清欢咋舌,“她怎么那么聪明?”

“她是很聪明,而且没有藏拙。”陆弃道,“可是我就是喜欢不起来她,总觉得她心思太深沉,就怕哪一天,这种聪明用来对付你。”

苏清欢叹了口气,想想后道:“鹤鸣,聪明不是罪过,出身更不是。蒋大人在世的时候,嫣然也是他手心里的宝啊。如果有一天,我们都不在,阿妩寄人篱下,明明聪明谨慎,步步小心,却还被人没有理由的嫌恶,她得多难受。”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蒋嫣然太过冷静刚烈,很容易被人忽视。

陆弃没有作声,苏清欢继续道:“我知道你生气崔氏算计你,但是她也不喜欢,只是没选择。就像你父亲,你有办法吗?”

“嗯,我知道。”

“其实你也就是嘴硬,”苏清欢笑着搂住他脖子,“你对她,也很关注。”

但是她还是说他了,因为蒋嫣然太敏感了,面上淡薄,心里却不知道怎么在意别人的看法。

既然都是一家人,以后还要长久相对,苏清欢希望自己能做好这个大家庭的润滑剂。

说到蒋嫣然,她不由又想起世子。

“锦奴这个孩子,心思太重了,我心疼,却帮不上他。”

类似于暗卫这种她不知道,他却默默在做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呢。

“我现在就怕,镇南王不给任何防备。鹤鸣,在处理别的事情之前,先把他送回去吧。”

贺长楷见不到可能没有那么多细腻的心思,放弃只是一个瞬间的选择;但是如果世子陪在他身边,他就会把他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是他一手教养大的孩子。

而且陆老王妃聪明果决,她也能帮着护住世子。

听她说完这些理由,陆弃脸上露出凉薄的笑意:“呦呦你太单纯,姨母根本不可信。”

苏清欢听他话中有话,便道:“为什么这么说陆老王妃?”

“刘如玉临走之前留了一封信让你交给我,还记得吗?”

苏清欢想想确实有这件事情,她当时只以为是表忠心之类,并没有放在心上,又本着尊重忠仆的想法,把信原封不动地带给了陆弃。

“信里说什么了?”

“信中说,当年白氏本想进门做小,托人向母亲说情,后来被母亲拒绝才铤而走险。”

苏清欢听得一愣一愣的,不是说陆老王妃吗?怎么又说到了白氏身上?

“白氏托的人,正是姨母。”

苏清欢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