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苏清欢陆弃 第678章 异动

作者:小m愚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4-10 04:11:39

清欢笑道:“就知道你立刻就得过来,过来看,阿妩好好的,没少一根头发!”

世子道:“娘您说笑了。”

他走过去,阿妩伸手让他抱,一咧嘴,露出半颗刚冒头的小牙。

“要奴婢说,世子来得还晚了呢。”白苏说笑道,“奴婢还以为,咱们一进府里世子就得来呢。夫人,您看这些东西,是不是造册入库?自蒋姑娘管家以来,库房的账目可清晰了,奴婢们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世子笑笑没有作声,用帕子擦拭了阿妩的嘴角,冷眼扫过地上的两个箱子。

“收拾起来入库吧。”苏清欢道,“等等,刚才我看到那颗猫眼石不错,你给我拿出来单独放着。天气凉快了,我给世子做顶帽子,镶嵌在中间一定很好看。”

世子道:“这都是妹妹的东西……”

苏清欢没多想就脱口而出:“妹妹的东西也是你的。你都给了她多少好东西,这算什么。”

世子伸手摸了摸阿妩的脸:“阿妩,给哥哥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苏清欢笑道,“不愿意我就得跟她好好算算账,小白眼狼。”

世子但笑不语。

等到白苏带人把东西搬下去,世子难得放手,把阿妩交给奶娘下去喂奶,让屋里的其他人也都出去。

看着他凝重的面色,苏清欢道:“锦奴,有事?”

“嗯。”世子点点头,“娘,您记得陈嬷嬷吗?”

“记得呀,”苏清欢道,“你祖母身边那个嬷嬷,也对你表舅有恩。她有事?”

“陈嬷嬷让人给我带了个口信,说是我父王那边,怕是要有动作了。”

“什么?”苏清欢大吃一惊。

这个关头,贺长楷要有动作?

“娘,您不要紧张,”世子见她变了脸色忙道,“只是怀疑,并没有验证。我已经让人去槽帮打探消息了。”

粮草先行这是一定的,所以先要从槽帮那里看看。

“陈嬷嬷怎么会知道这样的大事?”苏清欢道,“难道是从老王妃那里知道的?”

可是她又觉得不太可能,陆老王妃很清楚,陈嬷嬷会偏帮陆弃,真有这么大这么隐秘的事情,肯定会瞒着她。

“不,她只是有自己的渠道。”世子道,“陈嬷嬷有个同乡,在我父王手下,他们……好了很多年,但是很隐秘。”

苏清欢心中感慨,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那这件事情可信度就高了很多,因为不是从后院,而是从男人那里传过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陆弃和地虎军就是被放到火上烤。

“娘,父王或许是想用这种方式避免和表舅正面对上。”世子严肃地道,“但是也未必就是顾念亲情,而是避其锋芒。总之,以后的路,可能会很难走。每一步选择,都要慎重。”

“锦奴,最难的是你,你怎么办?”苏清欢忧心忡忡。

“走一步看一步。”世子声音沉稳,“未必真能到您想象的最坏的情形。其实这一天,早晚要来,我们早有心理准备,不是吗?”

“我知道,只是……”

到底心疼他。

“我就是跟您提一句,其实事情到了什么程度还未可知。娘,”世子脸上带着笑容转换了话题,“妹妹的嫁妆多的让人有压力。”

苏清欢顺着他的话说下来:“女孩子嘛,自己要有底气。再说不管有没有用,做亲人的,总希望能多给她些东西。我现在就怕,你表舅将来挑花了眼,谁也看不上,不许她嫁人。她自己不喜欢,想独身一人便算了,但是要有喜欢的人,你回头得记得帮她转圜。”

世子心说,到时候陆弃不打死他已经算手下留情,还会听他分辨?

他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晚上,苏清欢把这件事情写信告诉了陆弃。

自陆弃走后,只让阿娇送回来一封报平安的信,再也没有只言片语。

算算日子,现在已经到了辽东吧,不知道现在情形如何。

她不敢再胡思乱想下去,害怕自己一夜无眠,盘算着明天赶紧去找鬼手张,把复原箱子的事情先做了。

鬼手张现在住在曹氏那里,没什么人保护,做这件事情是不是太容易泄露?

而且曹氏性格难以沟通,鬼手张现在又化身老婆奴,只听她的话……这件事情他是否愿意帮忙都两说。

她放下笔,白苏在外面轻声道:“夫人,奴婢伺候您洗漱?”

写信的时候,就像和陆弃独处,她不喜欢让其他人在屋里。

“嗯,给我打水来就行。”苏清欢答应一声走到梳妆台前坐下,一边解头发一边若有所思。

铜镜中仿佛倒映出陆弃的身影,站在她身后,笑着用粗粝的大手握着桃木梳替她梳头发……

相思始觉海非深。

她想了想,拉开抽屉找出她的红豆手串放到了信封中,把信封贴在胸前静默了许久。

鹤鸣,入骨相思知不知。

害怕失眠就偏偏失眠,苏清欢辗转反侧,起身去看了两次阿妩,回来后还是睡意全无。

蝉虫鸣叫,月光清冷,往事历历,在午夜中如同电影一般,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夫人睡了吗?”门外,白芷低声问白苏。

“睡了。”苏清欢道,“你们俩不用等我,快去休息。”

刚才她已经撵两人去休息了,但是两人非说天气太热,要在葡萄架下乘凉,等凉快了再回去睡觉。

白芷闻言道:“夫人,刚才鬼手张让人来送信,说明天带曹氏来拜见您。”

想曹操曹操就到?

“说什么事情了吗?”苏清欢精神一振。

“那倒没说,但是奴婢和白苏姐姐都约莫着,是反悔了想让您替曹氏医治了吧。”

在激动关头肯定想不了太多,但是现在冷静下来,当然想要长相厮守啊。

“嗯,我也这么觉得。”苏清欢道,“明日也没有别的安排,他们来了赶紧让进来。”

“是。”

话音落下,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是白芷的呵斥声。

“三更半夜,慌慌张张干什么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