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修罗战神江策 第866章 下毒

作者:江策丁梦妍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10-24 14:39:57

江策就坐在看守所的长板凳上,闭目养神,就像是根本没有听到服务员的话一样。

那服务员在门口等了几秒,见江策一点反应没有,眉头皱了皱,然后硬是挤出一抹笑容,走到江策身边笑呵呵的说道:"江先生,我知道刚刚是我错了,我不该把你给关进来,您要打要罚都可以。别跟我耍小脾气啦。"

耍小脾气?

呵呵,今天还就是耍了!

江策权当没听见,闭着眼睛靠在墙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服务员看他一直不动,着急的用手稍微推了推,"江先生,江先生您睡着了吗?江先生?"

这时,江策轻轻挥了下手,把服务员的手给打开。

"江先生,原来你没睡啊。"

服务员笑呵呵的继续说道:"那既然如此,您就跟我回去吧?"

可惜,江策又没了反应。

这就搞得服务员尴尬不已,那边阮平昌还等着他回去,这边江策又不理他。怎么办?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他知道,江策这是在故意让他难看。

记得江策被抓进来的时候说过,进来容易,要他出去可就难了。

当时服务员没放在心上,还说什么江策至少十年都别想出去,现在呢?现在服务员恨不得用八抬大轿把江策给抬出去才好。

"哎呦喂,我的江先生,您就别耍我了好不好?我给您下跪了成不?"

服务员急的跪在了江策的跟前,连连磕头。

只要江策肯出去,他做什么都愿意。

但江策就是不理他。

这么磨蹭了得有半个小时。阮平昌的警卫员来了,在门口着急说道:"你干什么呢?怎么还不请江先生出去啊?"

服务员苦着脸说道:"不是我不请,是江先生不理我啊。"

那警卫员皱了下眉头,亲自走到江策跟前说道:"江先生,阮区长等您都等的急了,还请您出去跟我们区长吃饭。"

江策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用非常抱歉的语气说道:"不行啊,有人要让我在这里做十年牢,我不敢走啊。"

警卫员摆手说道:"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让江先生坐牢?反了他了!"

旁边服务员脸色铁青,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江策看了服务员一眼,见他没有任何表示,于是继续说道:"我走了,就没人继续坐牢了,这怎么能行?"

这回服务员总算是听懂了。

他咬了咬牙,说道:"江先生,您去吃饭吧,我来代替您坐牢。"

江策故意问道:"合适吗?"

"合适!这有什么不合适的?"

"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江策这才爬起身,离开了看守所。至于服务员,真的就代替江策被关在了里面害人终害己,他会有这样的下场,全部都是自己一手造成。

……

江策乘坐警务员的车子回到了饭店,阮平昌亲自出门迎接。

"哎哟,江先生,您受苦啦。"阮平昌对于江策受到的遭遇表示非常的抱歉。

"没事,就是进去体验了一下生活。"

"江先生,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一桌上等酒席,还请您跟我一起上去吃。"

"好。"

说完,江策就跟阮平昌一起走上了楼,来到了包厢里面。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阮平昌居然让江策坐在了主人的位子上,然后阮平昌他自己坐在了江策的下手位。

看起来,就好像阮平昌是江策的手下一样。

其实这本来就是应该的,以江策修罗战神的身份,阮平昌这么做完全应该。

但除了江策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江策已经恢复了身份。

所以,在其他人眼中,江策这样的行为完全就是僭越的!

有人阴阳怪气的说道:"哟,这一位不是战神江策吗?真的是没有想到啊,居然三生有幸,能够跟战神见面。"

旁边有人立刻就纠正道:"什么狗屁战神啊,早就退下来了,现在就是个普通老百姓。狗屁不是。"

"是吗?那这狗屁不如的东西,是怎么坐在主人的位子上的?"

"不要脸呗。"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把江策给损了一个遍。

江策还没有任何反应,阮平昌第一个不高兴,扫视一圈。冷冷说道:"江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谁再敢多说一句废话,就给我滚出去!"

有了阮平昌这句话,大家才收敛了一点。

随后,酒席宴会开始。

阮平昌对待江策的态度非常的客气。甚至可以用谦卑来形容了。

其他人看到江策吃的那么香,一个个都神色不悦。

在座的,每一个都是达官显贵,凭什么要让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江策坐在主人位子上?区长还对他那么客气。

真真是岂有此理!

有人心里不爽,故意说道:"听说江先生的医术举世无双,能够起死回生,让病入膏肓的阮区长都恢复健康,真是了不起啊。"

江策随口说道:"不是起死回生,只是假死术罢了。"

假死术?

呵呵!

在场也有医生,是阮平昌的私人医生--薛曜。

他之前因为出国去寻找解救阮平昌的方法,没有看到江策的神迹,所以对江策的医术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在他看来,江策就是投机取巧,把本来属于他的好处给夺走了。

哼!

薛曜冷哼一声,故意使坏。说道:"江先生,既然你这么厉害的话,那我们就来玩一个小游戏怎么样?"

江策微微一笑,"什么游戏?"

薛曜站起身来,随手从口袋里面抓了一把粉末。然后当空一抛,那些粉末就落入了所有的饭菜之中。

他说道:"刚刚那些粉末之中,只有一小部分是有毒的,而且被我控制在了某一道菜内。请问江先生,这里是哪一道菜有毒啊?"

在场所有人都不高兴了。

好好吃饭,你当众下毒是几个意思啊?这是要把所有人都给药死的节奏吗?

阮平昌说道:"胡闹!薛曜,赶紧把有毒的那一道菜给端走,不要在这里乱来。"

薛曜耸了耸肩,"可以啊,只要江先生指出哪一道菜有毒。我就给端走;或者江先生主动认输,那我就把有毒的菜给挑出来端走。两种方式都可以,怎么样?"

这就是挑衅。

一般人怎么能受得了?

江策轻笑一声,他扫视一圈,指着一盘水煮牛肉说道:"这一道菜是有毒的。"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那道水煮牛肉看了过去。

这道菜真的是被下了毒吗?

薛曜哈哈大笑起来,"说什么医术高明、举世无双,简直就是狗屁!我刚刚是把毒下在了麻婆豆腐里面,根本就没有下在水煮牛肉里面!江策,你说错了。"

这下子,在场的其他人脸上都露出了讥笑之意。

江策你不是得瑟吗?

现在看你还怎么得瑟!

刚刚阮平昌不是对你非常客气,把你当上宾看待,说你的医术举世无双么?这一回,丢人丢大了吧?!

大家都等着看江策的笑话。

然而,江策却耸了耸肩。说道:"薛先生,你记错了,这麻婆豆腐里面是没有毒的,所有的毒都下在了水煮牛肉里面。"

事到如今还狡辩?

薛曜狂笑说道:"我把毒下在哪一道菜里面我自己不清楚吗?"

"嗯,或许你还真的不清楚。"

"呵呵!"薛曜不屑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互相试吃,看看是你说的对,还是我说的对?"

"可以。"

一旁的阮平昌顿时吓了一跳,赶紧阻止道:"你们两个不要怄气,这两道菜里面肯定有一道是有毒的,不管你们两个谁中毒,都不是一件好事。"

薛曜冷冷说道:"阮区长,这件事怪不得我,我也不想这个样子,只是这个江策实在不知天高地厚,硬是要跟我斗气,我只是给他一点教训而已。"

江策立刻回答道:"不知天高地厚的,还不知道是哪一位。"

大家看看薛曜,又看看江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谁说的是真的。

不过,大部分人还是选择相信薛曜。

因为那毒药是薛曜下的,薛曜怎么可能不清楚毒药下在了哪一道菜里面?

阮平昌苦苦劝说也没有结果。

最后,江策跟薛曜一人端了一道菜,准备试吃。

在众目睽睽之下,江策拿起勺子。挖了几勺豆腐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品味。

"嗯,味道不错,好吃。"

一口接着一口,江策一连吃了好几口。对于麻婆豆腐的味道感到非常满意。

但是,他并没有中毒。

所有人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看来薛曜的本事也不过如此啊,说什么把毒药下在了麻婆豆腐里面,结果人家吃了屁事没有。

薛曜眉头紧缩。

这怎么可能?他明明就把毒药下在了麻婆豆腐里面。那为什么江策却没有中毒了?

真是奇怪。

江策微笑说道:"我早说过,毒药是下在了水煮牛肉里面,我劝你还是不要吃的好,省的中毒难受。"

"我呸!"

薛曜骂道:"毒药绝对不在这水煮牛肉里面。"

说着,他就拿起筷子夹了两块牛肉放在嘴巴里面,细细咀嚼。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