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修罗战神江策 第428章 父债子还

作者:江策丁梦妍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9-25 23:15:52

那伤口相当吓人,只要稍微再偏一点点,人就死了。

看来高志定能吃定丁启山,一定跟这个伤口有关!

果然,高志定提高嗓门说道:“当年我跟丁启山是同学,他得罪了一帮社会上的不良青年,放学之后人家堵在校门口,丁启山不敢走。”

“是我,护着他跟那些不良青年周旋。”

“是我,帮他断后,让他先泡;为此我还被其中一个混混刺了一刀。”

“你们看看,这就是当年留下的伤口,如果不是我命大的话,早就一命呜呼了!只要当时刺的稍微偏一点,我的小命就没了。”

“可就算如此,我当年也在床上躺了半年。”

合上衣服。

高志定看着丁启山,“老同学啊,当年的事情你忘记的一干二净啊,如今找了个金龟婿,就不认我了?好,好啊!”

丁启山一脸无辜,“不是老高,我并没有不认你啊。”

“那你为什么要打我的儿子,让我儿子滚出去?!”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面对高志定的指责,丁启山说不出话来。

全场的人都安静了。

丁梦妍这才知道,原来老爸跟高志定之间还有这一层关系,难怪丁启山一直都不敢顶撞高志定,毕竟那是救命恩人,是一辈子都还不起的恩情。

高志定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我过来,也不求你办事了,我只想要一个公道。”

丁启山问道:“你想要什么公道?”

高志定说道:“老同学,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现在我给你两条路走;第一,你把当年欠我的这一刀,还给我。”

这怎么还?

难不成还让丁启山被刺一刀不成?丁启山一把年纪了,哪里经得住?

就算是年轻人,也不可能被平白无故刺一刀啊。

丁启山尴尬的笑了笑,“这一刀怎么还啊?你直接说第二条路是什么吧。”

高志定冷笑三声,沉下声音说道:“第二条路,就是让你的金龟婿给我儿子跪下,磕头认错!”

“这……”

全场的人都傻了。

显然,高志定是一定要给他儿子找回面子。

高文翔被江策给打伤了,还被赶出大门,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所以高志定决心要给他的儿子找回面子。

只要江策磕头认错,高文翔的面子就算是抢回来了。

饭桌之上,众人面色难看。

丁丰成第一个跳起来说道:“喂,老东西,你过分了啊。虽说你救过我三叔,但这不是你蛮横无理的借口!明明是你儿子不懂事,却逼着我妹夫道歉,你疯了吗?”

高志定仰起头,“老同学啊,这就是你们丁家的态度吗?”

丁启山冲着丁丰成压了压手,“坐下。”

丁丰成非常不情愿的坐了下来,对高志定是一万个不顺眼。

丁启山硬是挤出一抹笑容,问道:“老高啊,冤家宜解不宜结,算了吧?让江策给贤侄倒酒赔不是就可以了,下跪什么的太过了。”

高志定猛地拍了一把桌子。

“过?过什么过?”

“你们动手打人,赔一杯酒就完事了?喝酒那能叫惩罚吗?那简直就是赏赐!”

“老同学,你是真的白眼狼啊,就这么对待你的恩公?”

丁启山被喷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让江策下跪是绝对不行,但看这样子,高志定又寸步不让,丁启山是左右为难。

这时,高文翔开口说道:“下跪什么的,确实严厉了点,赔一杯酒也不是不可以。”

丁启山双眼放光,“还是贤侄深明大义啊。”

他以为高文翔是给他找台阶下,实则不然。

高文翔摆了摆手,“听我说完。”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只不过,我爸说的也有道理,让江策喝酒,哪里能算是惩罚?简直就是便宜他!所以,这罚酒不能由江策来喝。”

从他的双眼之中透漏出一股奸诈之意,每个人都感觉后背发冷。

丁丰成挺仗义,主动端起酒杯说道:“那就让我来代替江策喝,总成了吧?”

高文翔嗤之以鼻:“你?你是丁老板,我得罪不起。”

终于,沉默许久的江策问道:“那你的意思,要谁来赔你这杯酒?”

高文翔看着江策,慢慢的,目光转移到了江策身旁的丁梦妍身上,嘴角上翘,“我要梦妍陪我喝几杯,以示歉意,这总不过分吧?”

轰!!!

怒火从江策的心中升腾起来,任谁也能看出,他的双眼已经渐渐有了血红之色。

杀意,盛起。

那边丁丰成更是破口大骂:“你TM敢到我们丁家来耍流氓?靠,老子弄死你!”

“丰成,住手!”丁启山立刻阻止了想要动手打架的丁丰成。

现场有些混乱。

一边是救命恩人,另一边是家人,丁启山左右为难。

面对高家父子的无理要求,丁启山很想把他们轰走,但……

唉,要怪,就怪自己当年为什么要欠下这么大的一笔恩情,怎么还都还不掉。

高志定阴笑着说道:“我儿的提议也不错,梦妍来陪酒,那才算是真正的道歉。老同学,我已经够让步的了,你赶紧拿个主意吧。”

拿什么主意?

丁启山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当众陪酒?还当着自己女婿的面,这件事要是做了,以后他还哪有脸面活着?

他宁死也不能这么做啊。

这个时候,江策默默的站起身来,一言不发的走到隔壁茶几上,将一把削苹果的水果刀给拿在手中,缓缓走了过来。

看他的眼神,看他的架势,那是要捅人的节奏!

高家父子都吓得半死。

丁启山更是大喊:“江策,你冷静点,千万不要冲动。”

在距离还有两米不到的时候,江策停下了脚步,“爸,你放心,我冷静的很。”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都说父债子偿,虽然我不是亲儿子,但姑爷也是半个儿。我爸欠你的,理应由我这个当儿子的来还。”

高志定翘起二郎腿,“还?你怎么还?”

江策竖起三根手指,“当年我爸害得你被刺了一刀,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给你增加一点利息,还你三刀。三刀下去,从此我爸跟你恩怨两清,互不相欠。”

高志定一边晃着腿一边说道:“好啊,刺啊,你说的,三刀。你敢自己捅自己三刀,咱们就两清。”

话是这么说,丁梦妍怎么可能任由江策乱来?

她扔掉筷子,一个箭步冲到江策身边,握住江策的手,“老公你冷静点,不要乱来。三刀,不是开玩笑的,会死人的!”

丁丰成、丁启山、苏琴也都站起身来劝阻。

然而,江策轻轻推开丁梦妍,“放心,我当兵这么多年,受过的伤多了去了。三刀而已,要不了我的命。”

高志定还补充道:“但我这一刀可是刺在心口附近,你可别就在小腿上来三刀,那就没意思了。”

江策点点头,“放心,亏不了你。”

说完,他轻轻解开衣服,露出结实的胸膛,深吸一口气。

“第一刀,还你。”

眼疾手快,江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刺下一刀,直接扎在了心口附近,看得人心惊肉跳。

“老公!”

“策儿!!”

“妹夫!!!”

丁家的人血都凉了半截,那位置距离心脏太近了,稍不留神就会一命呜呼。

江策强忍着疼痛,拿起第二把水果刀。

“第二刀,利息。”

话音刚落,这第二刀就又一次刺了下去,直接扎在了第一把刀的附近。

伤势加重。

即便是修罗战神,在经历着剧烈的疼痛之时,脸色也惨白如纸。

“第三刀,恩怨两清!”

江策的第三刀同样迅速,在眨眼之间就扎进了胸膛。

三把刀,全都扎在心口位置,这要是稍微有任何一丁点的失误,就是要命的行为。

丁梦妍伤心绝望的瘫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老公,老公~~”

丁启山跟丁丰成也都吓得坐了下来,看着受伤严重的江策,惊吓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至于高氏父子……

他们一开始也挺震惊,没想到江策这人还挺男人,居然真的捅自己。

回头一想,这不就是个傻子吗?

几句话就逼得他捅自己,这人看来干不成大事啊。

高志定心里美得很,笑呵呵的说道:“哎呦喂,真的下得去手啊?但是江策,你捅自己又如何?我当年可是救了你岳父一命,你现在捅自己又不算救我,根本不算数啊。”

这种人,说过的话就像是放过的屁,说不认账就不认账。

丁启山怒斥道:“姓高的,我还欠你个屁!现在我女婿已经把我的债都还了,我们两清!”

高志定冷眼看着他,“你说清了就清了?”

丁启山瞪着他,“老子就说清了,怎么着?”

高志定皱了皱眉,事到如今,他就算再想坚持去打压丁启山,看来也不好使了。

“好啊,丁启山你个白眼狼,我救了你……”

没等他说完,江策一把摁在了高志定的肩膀上,“欠你的已经还清了,现在丁家不欢迎你们父子,给我滚出去。”

高志定回头看了一眼插了三把刀的江策,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认为身负重伤的江策已经丧失战斗力,不足为惧。

“现在的你,还有什么底气跟我叫板?”

“老子随随便便就能弄死你,懂?”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