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修罗战神江策 第176章 三碗酒

作者:江策丁梦妍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9-25 23:41:05

苏娴的脸颊唰的一下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整个人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情愫,在心头缓缓升起。

老太君笑了笑,命人打开盖子,亲手将翡翠项链取了出来。

“来,戴上看看。”

老太君故意‘使坏’,将项链交给了江策,再由江策亲手给苏娴戴上。

这一刻的苏娴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幸福。

她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

老太君说的没错,不要去想以后怎么样,不要去思考能不能在一起,那些都不重要,你要享受的就是当下。

至少此刻,身前的男人属于你。

哪怕是你假装他属于你,也足够了。

江策亲手为苏娴戴上了翡翠项链,这一刻,苏娴的眼角有泪水滑落。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那是幸福的泪水。

“怎么哭了?”

“没,没什么。”

苏娴转过身擦掉眼泪,站到镜子前欣赏那串翡翠项链。

果然,很配。

她双手捧着项链,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老太君咳嗽一声,“二位,晚餐开始了,请跟老身一通过去享用吧。”

在老太君的带领下,众人又顺着楼梯上到了三楼。

三楼,是只有内部人员才能上的地方,外人根本就不允许上去,能让江策上去,属于额外破例。

来到三楼,只见到处都是雕梁画栋、富丽堂皇。

这里,是真正的‘皇宫’!

走到尽头,可以看到一张长桌子,家族内部的重要人物都已经坐好。

其中一名长相忠厚、带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走了过来,一把就握住了老太君的手。

“妈,我听说你在飞机上……”

老太君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再说下去,然后老太君就给江策介绍了一下眼前的男子。

“江神医,这位是我的大儿子——祁振。”

祁振过来激动的说道:“您就是江神医?真是太谢谢您了,如果不是因为您,我妈太不知道会遭遇什么样的恐怖情况。您救了我妈,我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江策吓了一跳。

祁振的年龄比他大二十多岁,当众给他磕头那还得了?赶紧一把就拦住。

“祁先生不用客气。”

祁振见不能跪,于是端了一杯茶说道:“我的肝脏不太好,不能喝酒,就以茶代酒敬江神医一杯!”

说完,一口喝下。

江策见他为人豪爽,那种当兵时候的义气被激发出来,伸手端起一杯酒。

“那我也回敬祁先生一杯。”

江策一饮而尽。

“江神医,好酒量!”

在祁振的带头之下,众人纷纷鼓掌。

就在一片和谐、众人欢庆的时刻,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楼梯间传了过来。

“是谁好酒量啊?”

众人的脸色瞬间变了,那些家族高管一个个转过身,看都不想看来的人。

踢踏、踢踏、踢踏,几声脚步响动之后,只见一个尖嘴猴腮的猥琐男子走了上来,满脸雀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特别是他说话的声音,就像是用手指甲滑动玻璃一样,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此人,就是老太君的二儿子——祁阳。

祁阳看了一眼江策,“是说你好酒量吗?”

江策礼貌性的笑了笑,没答话。

祁阳指了指自己,“知道我是谁吗?千杯不醉,人送外号——醉酒仙。在我面前你也好意思称好酒量?啊呸!”

苏娴脸上不满,这人怎么回事?上来就怼人,神经病一样。

她想争论两句,被江策拦住。

这种人,跟他争论没什么好结果,而且自己是客人,人家是主人,也不好发作;最关键的是如果跟祁阳闹得不和,会伤及老太君的面子。

划不来。

祁振却看不下去,不高兴的说道:“老二你别胡闹,江神医是妈的救命恩人,不能得罪!”

“救命恩人?呵呵。”

祁阳看向祁振,“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我就满肚子火。”

“大哥,你是怎么办事的?”

“妈的药都是经由你手过来的,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让妈吃了不合格的药?”

“得亏妈吉人自有天相,这要是出了岔子,你就是我们祁家的头号罪人!”

祁振被怼的无话可说。

确实,老太君的药物都是由祁振亲手处理,药出了事,他自然首当其冲。

祁振跟祁阳平时为了家族资产,一向不和,现在出了这事,祁阳更是不惜一切的抹黑祁振。

大家族,就是有大家族的苦与罪。

这么庞大的一个家族,这么多的钱,老太君的年纪也大了,随时会驾鹤西去。

到时候,家产怎么分?

现在是老太君当家做主,祁振受到格外的照顾,难免到时候祁振会分的多。

一想到这里,祁阳就打从心里感到不爽,恨不得自己这个大哥赶紧死掉才好,那样就没有人跟他抢夺遗产。

两个儿子不和,是老太君心头最难受的事情。

她叹了口气,“好了,你们都不要说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谁都不许再提。”

“不行!!!”

祁阳恶狠狠的说道:“妈遭受了多大的罪?说不提就不提吗?”

祁振问道:“那你想要我干什么?自杀谢罪吗?”

祁阳呵呵一笑,“别说的那么难听,你是我大哥,手足怎么能相残?我也不要你做什么,只需要你……”

他走到了桌边,拿出三个大碗挨个排开,然后打开一瓶白酒,依次斟满。

放下酒瓶,指了指三大碗酒。

“大哥,如果你真心知道错了,就喝了这三大碗给妈赔不是。”

祁阳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这跟要他的命有什么区别?

老太君面色沉了下来,怒吼道:“够了!老二你闹什么闹?不知道你大哥肝脏不好,不能喝酒吗?碰一滴都会疼痛难忍,你还让他喝三大碗,你这是要逼死你大哥吗?”

祁阳冷笑一声,“妈,你就偏心。”

“这是酒,又不是毒药,我还没听说喝酒能喝死人的。”

“大哥是肝脏不太好,但不代表一滴都不能喝,他还是可以喝一点的。”

“如果他能忍住疼痛喝下三碗酒,就说明他真的知道错了,甘愿用疼痛来赎罪。”

“反之,他就是有口无心!根本就不是真的知道错了。”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祁振,等待他的答复。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