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逍遥小都督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姨子

作者:关关公子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7-04 16:23:22

满场茫然。

赵天洛眨了眨眼睛,满眼不可思议。

莫名奇妙被曹华夸一顿,还这么殷勤的奉承...他想做甚?

曹华说完了场面话,表情亲和,抬手道:“都起来吧,今天心情好,不杀人。”

刚准备起身的才子佳人,听见这句‘不杀人’又跪下了。

打人也受不了啊!

曹华眼神一冷:“真不杀人,再不起来的,就不用起来了...”

曹太岁一向‘喜怒无常、心思难测’,众人一时间也有些茫然,摸不清他的意思。

赵天洛愣了少许,见曹华没有动粗,才沉声道:“曹华,你带着人出去。”

曹华事儿没办完,自然没有离开的意思,转而看向了旁边的几个商会首脑:

“这次陪着公主去确山县,发现当地奢侈之风盛行,感触良多。而如今京城之内,某些无德商家,弄了些‘黑盒’,以非人手段谋去暴利...”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你住口!”

赵天洛顿时急了,总算明白曹华是要借题发挥砍掉万宝楼的财路。

这她如何能忍,急急想要阻止。

可惜曹华并没听,只是看着‘瑟瑟发抖’的宋掌柜,冷声道:“这种投机剥削百姓的东西,说重点是毁我大宋根基,以后同类型的东西,不准在市面上出现。”

毁我大宋根基?那就是谋逆!

这帽子扣的太大,宋长秋连忙称是。

而旁边就坐的王睿,莫名被殃及池鱼,如同造了个晴天霹雳。

王家近一个月为了铺开这黑盒,动用了大半的存银,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就等着再铺子里开卖。

若是此时被朝廷拦下,等同于血本无归,即便是王家,也要伤筋动骨的。

王睿急急起身见礼,诚惶诚恐的说道:“曹都督,此事...”

“怎么?”

曹华提前长剑,朝着王睿走去:“你有意见?”

“没有!”

王睿那里敢在和曹太岁讨价还价,憋了半天,还是坐了回去。

曹华轻轻点头,见再无人说话,才挥了挥手:“走!不要打扰诸位才子的诗兴。”

“诺!”

黑羽卫当即收刀,如同退潮般的离开了琵琶圆。

众人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赵天洛一直站在高台上,满眼茫然,她完全没料到曹华的‘嫉妒心’这么强,只因为几句传言,便断了苏公子的财路。

可她此时又不能多说,万一真惹急了曹华,真宰了苏公子也有可能。当下只能当做没看见万宝楼的横祸,日后再给苏公子赔礼道歉...

--------

曹华从琵琶圆出来,李百仁带着黑羽卫离去,他在万宝楼中沾上胡子换上书生袍,便前往十宝堂视察。

今天晚上断了‘苏大才子’的财路,明儿个估计又能重新晋级为‘曹贼’,‘草尖’的动销率恐怕能提升不少。

‘黑盒’这东西本就是无理手不长久,如果放任不管必然会祸害不少平民百姓,他挣了笔快钱就此收手恰到好处,还能让世面上现存的几套簪子升值,两全其美的方法。

至于王家大批量备货在发布会上胎死腹中,他就管不着了。谁让王家先挖他的人偷他东西,生意场上可没有心慈手软一说。

轻摇折扇来到茗楼对面,十宝堂内外灯火通明,马车小轿停在门口,仆人则在外面等候。偶尔也有人从茗楼出来,带着如花美眷进十宝堂中瞧上几眼,训练有素的伙计热情接待,人气倒是挺旺。

曹华观察片刻没问题后,没有从正门进入,晃晃悠悠来到后门走向楼上的账房。

伙计都在楼下接待,廊道中没啥人,沿着楼梯上了二楼,听到几个女子的交谈声:

“小苏姐,那姓苏的死那儿去了...”

“雨儿,你岂能如此无礼。”

“苏姑娘言重,雨儿一只都是这个性子,无妨的...”

最后的声音也是位女子,不过听起来有些成熟,像是个持家有道的妇人。

曹华皱了皱眉,没想到还有客人在,听称呼估计是沈雨的亲戚。

里面交谈了几句,那陌生女子便告辞离去,曹华已经走到门口,便准备见礼客套几句。

房门打开,一个身着宫装的女人带着丫鬟出现。

珠圆玉润头戴花簪,微圆小脸带着几分婴儿肥却又不显胖,风风韵韵透着股贵气,长的着实出彩。

四目相对,宫装少妇明显愣了下。

曹华初见觉得眼神,略微打量猛然反应过来,眼前的女人他在太后寿宴上见过,当时坐在赵天洛身边,还听她劝过赵天洛‘想开些,都是这么过来的’。

能出现在这里还和沈雨有关系,那肯定就是永和公主赵霏了。

沈雨的远房表哥是赵霏的驸马,沈家这些年能顺风顺水,也依赖了驸马府的关系,这些曹华都打听过,太后寿宴上便准备让这位公主献礼,只是最后赵天洛答应了,此事才作罢。

早有耳闻但曹华并未见过,只知道这位公主和赵天洛差不多,是一个郡王的闺女,因为那郡王颇有贤名,天子登基的时候便顺手册封的个‘永和公主’。

后来赵霏入东京陪伴太后,因为长的貌美被才子暗地里尊称为‘玉坠儿公主’,只是后来招了驸马又遇到些事情,才就此销声匿迹多年未露面。

曹华猛然撞上这位名义上的大姨子,脸色顿时僵硬。急忙转过身去,装作欣赏廊道中挂着的几副山水画。

赵霏惊鸿一瞥,也觉得面前的络腮胡书生有些眼熟,还想细看,那书生已经转过了身,一副避嫌的模样。

毕竟是寡妇,赵霏也不好和年轻书生攀谈,便也当做没看见。

只是,来送行的沈雨眼前一亮,急忙开口介绍:“苏公子你来了,这位是永和公主...”

“久仰久仰!小生苏轼,见过永和公主!”

曹华硬着头皮,转过身用扇子把脸遮的严严实实,连眉毛都没露出来。

没想到的是,赵霏珠圆玉润的身段微微一颤,眸子里满是莫名,不可思议开口:“曹...”

这你都认得出来?

曹华心中大急,连忙微笑道:“公主放心,小生刚刚打探过,曹太岁已经走了。”

说话间,他抬起脸,目如鹰隼包涵威胁。

时至此刻,也只能装回恶人了。

谁曾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小妇人,瞧见那蛇蝎般的眼睛非但不怕,脸上还显出几分怒意。

她好歹是天子亲封的公主,又是赵天洛的表姐,畏惧曹太岁的淫威不假,可好歹也姓赵,当即便要开口质问几句。

只可惜话未出口,便瞧见曹太岁的脸色变成了无奈,带着几分恭敬意味。

赵霏微微眯眼,略微寻思,没有再开口,上下打量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苏轼’几眼,才带着丫鬟缓步离去。

“公主慢走!”

曹华松了口气,连忙恭送。

沈雨靠在门框上,看着他满脸谄媚讨好,顿时露出几分不屑:“还以为你一身傲骨,没想到瞧见了皇族贵人,也是这般做派。”

苏香凝连忙捂住沈雨的嘴,颇为歉意的道:“苏公子,公主今日在沈家做客,顺道过来探望,倒是让公子受惊了。”

曹华身份被撞破,正寻思该怎么处理永和公主,当下也有些走神:“无妨,我只是过来看看。”

“你让我们等着,又现在才过来,真当自己是大爷?”

沈雨挺着啥都没有的小胸脯,插着小腰很不客气。

苏香凝知道二人见面就斗嘴,急忙把沈雨推到屋里关上了门,也不顾沈雨把门拍的嘭嘭响,邀请曹华到楼下去走走...

--------

华灯初上,秋风点缀万家灯火。

小轿在街上缓慢前行,赵霏眉梢轻蹙,想了想又从头上妇人髻之间拔出一根簪子,看着上面‘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行小字,满眼匪夷所思。

“公主,方才那位是曹太岁?”

小轿外,陪伴多年的丫鬟茶姑心有余悸询问。

赵霏回过神,微微点头,带着几分担忧:“绝对是曹华,外貌可以乔装,声音改不了。”

茶姑知道自家主子心细,往日还有‘夜听花语’的风雅传闻,意思是半夜的时候可以听见满圆花朵轻声细语,说简单点就是耳朵好使记忆力很强。

见东京才子心心念念的‘苏大才子’是曹太岁,茶姑心里满是古怪之余,也有几分紧张:“曹太岁心狠手辣,乔装必然有所图谋,被主子撞破身份,会不会把我们...”

赵霏也有点担忧,不过终究是皇室宗亲,总不可能派人来暗杀她,想了想:“谨言慎行即可,我...我去康王府住几天,曹太岁应当不敢妄动...”

显然,赵霏也是有点担忧,毕竟她近些年很少露面,太后还记不记得她名字都说不准,驸马病故又没个依仗,真惹了曹太岁不说杀人灭口,克扣月俸她也扛不住,驸马府还有一大对仆人丫鬟要养了。

茶姑点了点头,觉得这是个好法子,略微寻思:“永安公主过几天便与曹太岁成婚,却又与‘苏轼’关系暧昧,现在两个人是同一个人,若是永安公主晓得...”

“不要乱说。”

赵霏训斥了一句,蹙眉叮嘱:“曹华心思难测,这是他们夫妻自己的事情,我若做那长舌妇,不仅讨不着好,反而弄的里外不是人。”

茶姑连忙垂首称是,回头瞧了眼渐行渐远的十宝堂,倒是没有再多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