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我在大明开无双 一百一十八章 上八洞神仙的牛皮

作者:戴小楼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2-24 22:23:18

柴季常是宁波人,正德十五年的进士出身,在官场上也算是老资历了,他在江防御史的位置上面坐的时间颇久,和康飞吃酒的时候就感慨,说这大明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倭寇说泛滥就泛滥了。

康飞吃着酒,听他一说,这时候就大大咧咧放下酒杯吹牛逼。

大明的倭寇一直是有的,若不然,也不会有提督备倭这种官职,但倭寇的泛滥,是从佛郎机人武装讨薪余姚谢家开始,倭寇几乎是肉眼可见地一下就泛滥起来。

其中原因,到底是因为今年朱纨朱都堂把双屿岛给剿灭了,庞大的海上贸易线被截断,原本一个隐形的市场一下就被打断了,后来朱纨就长叹,说陛下纵不杀我,闽浙人也要杀我。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他说着,就给柴季常举例子,反正挂着神仙弟子的名头,牛逼就往大了吹呗,就说,我在上界的时候,每常听上八洞神仙吃酒后吹牛逼……柴季常听了未免一愣,康飞看他表情,就乜眼说道:“怎么?柴大官人是不是觉得神仙应该餐霞吸露?我告诉你,那神仙吹起牛逼来,可狠了……”

柴季常内心哭笑不得,心说我是惊讶神仙吹牛逼么?你年未弱冠,一张嘴就是我每常听上八洞神仙吃酒吹牛逼……

虽说如此,可是,架不住康飞肚子里面碎片化的知识泛滥,随便拿出一点货出来抖一抖,真就把柴季常给镇住了。

他给柴季常举例,说修罗界有个米国,那也是贪污横行,一个马桶的盖子要八百两银子,擦屁股的草纸都要十两银子,可人家硬生生靠银子砸出一场又一场的胜仗……一番话把柴季常说得一愣一愣的。

最后他就终结,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咱们大明最关键的问题是没钱,或者说是朝廷没钱,不解决这个问题,谁来都没用。

他说着,借着酒意,大着舌头就问柴季常,柴大官人,你说你是正德十五年的进士出身,说起来你做官接近三十年,请问柴大官人,这天下看着繁花似锦,烈火烹油,可能长久么?

康飞的功课虽然很多都还给了老师,可是,中学课本里面明明确确地写着,大明江南地区有百分之三十五的人是佃农,也就是家无余财几乎跟农奴差不多,自耕农只有不到百分之三十,这还是江南,号称天下最富庶的地方,北方是怎么一个境况,那就不要说了。

而这些人,承担着整个大明百分之七八十的赋税。

另外,很大一批人靠着商业暴富,成为新兴阶层,勉强称之为海商好了,原本的土地士绅眼红,试图扑上去咬一口肥肉,可是,这批人不干了。

大明不禁海,但是,禁止造双桅以上的大船。

有银子能去造双桅以上大船的,那能算老百姓么?像是李光头、林成之类,听着名字不雅观像是乡下的土鳖,不似吴尧山,汪道昆这些名字雅致,可是,人家一艘两千料的大福船造价四万两银子,甭管人家的银子怎么来的,起码证明这些人是有银子的。

纵观同时代的佛郎机人,那不也是有生意的时候做生意,没生意的时候就打劫,海商和海盗,在这个时代本就是划等号的。

天下道理是相通的,说白了,所谓倭寇,就等于佛郎机那边的有钱新兴贵族,士绅就是旧贵族,这是新旧贵族之间的战斗,跟老百姓没有关系。

但凡明白了这一点,就能知道,倭寇之乱,绝不是一天两天能平息的,这是两个庞大的集团的战斗,不过冠以倭乱的名头罢了。

闽浙的官员这段时间疯狂弹劾剿灭了双屿岛的朱纨朱都堂,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银子么。

说到这儿,康飞就再次斜眼看着柴季常,“柴大官人,你我一见如故,我劝你一句,不如,早些辞官回家,你屁股底下这把椅子,就是一个火药桶。”

柴季常听得冷汗淋漓,这时候,再也不敢把康飞当做年未弱冠的少年看,觉得那谣言说戴遇仙,怕是真遇仙……

旁边张老将军这时候就插嘴说了一句,“这小子老酒吃多了,依老夫看,全是胡说八道,柴大官人,你不要往心里面去。”

康飞这时候脸上红扑扑的,笑嘻嘻就说:“是极,是极,小子我吃酒吃多啦,柴大官人你姑妄一听……”

说罢,他端起酒杯,就敬柴季常,柴季常这时候心思哪里还在吃酒上头?勉强吃了两三杯,就说,在下不胜酒力……

看着柴季常匆匆而去,张桓老将军就把脸一板,“你这小子,胡说八道甚么?这话,也就是老夫,换了旁人,未免要告你一个诽谤朝廷……不过,柴季常此人,我倒是知晓一二,素来胆小,却不妨事。”

康飞笑着就说,这不是酒吃多了么……老将军看了他一眼,就喷了他一句,酒壮怂人胆。

从望江楼回到驿站,二狗子瞧见康飞吃得醉醺醺回来,忍不住咕嘟个嘴,不停嘀咕,哥哥出去吃酒,却让我在驿站看书,这书我看着头都大。

康飞上去就给他后脑勺一下,就骂道:“可把你给美的,知道不知道这都是什么?这是屠龙术,多少顶尖勋贵,簪缨世家秘之不宣,你倒好,还嫌东嫌西的?”说着,心里面就说,可着大明朝三百年,难道只有戚继光能打仗?别人就不会打仗?只是戚继光老实,把怎么练兵一条条一项项仔细写下来,别人不老实,视之为兵家秘传,束之高阁,传子不传女……如此而已。

把二狗子喷了一顿,他酒喝了不少,这时候声音就未免大了一些,惊动了旁边房间,曾子重两个儿子和二狗子已经玩得熟悉,这时候未免就拽着老娘来敲门,康飞开门,两个小屁孩就睁大了眼睛说,不许你欺负二狗哥哥,旁边曾氏一声孝白,站在门口虽然不说话,眼神中却也是说,何必为难二狗子这孩子……把康飞弄得哭笑不得,只能讨饶,大嬢嬢,两位弟弟,我错了。

倒是二狗子,还知道好歹,这时候就解释,大嬢嬢,你听我说,康飞哥哥那是为我好,督促我读书哩!我每常听人说,读书改变命运,只是我笨拙得很,怎么学都学不进去,让康飞哥哥生气了,这才高声言语了几句。

这番话,很得曾氏的心,未免就借机给两个儿子上【孟母三迁】的课,你们瞧瞧,二狗哥哥都知道认真读书,你们呢?

她现场表演三娘教子,倒让康飞无言以对,可见不管古今,父母让孩子读书的心态,那都是一样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