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辽东之虎 第九十八章 中心开花2

作者:千年龙王l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5-24 00:43:43

炮弹冰雹一样的往下砸,好在有英国人留下的防炮洞。

班排长们抓着自己的兵,招呼着往防炮洞里面钻。

整补中心整顿之后,尤其是老家伙耿仲明当了主任之后,从前线要回去不少老兵当班排长。

新兵们的训练水平,那是直线提高。

跟着提高的是,新兵们的训练伤亡比例。

有人告耿仲明,说他对新兵过于残忍。

结果报告打到李枭那里,李枭只写了一行字。

一斤汗水等于十斤血水!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质疑耿仲明的训练方式。

在西安进行避炮训练的时候,用的也是实弹。

哪个混蛋挖的防炮洞不合格,如果运气再不好的话,那基本上没机会来俄罗斯,在西安就挂掉了。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炮击结束了,阵地上静悄悄的。没人钻出防炮洞,都在等长官的命令。

“尖兵警戒!”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很快尖兵从防炮洞里面钻了出来,趴在阵地上观察。

天亮了,太阳还没出来,雪地上根本没有敌军的影子。

“避炮!”听见炮弹哨音的尖兵,兔子一样的又钻回到了防炮洞里面。

很快,第二波炮火又落了下来。

现在联军也学聪明了,在于大明对阵之中,炮兵战术不断升级。

到了今天,已经学会了真假炮火急袭。

不过明军也不傻,尤其是蒙古营这些前线打惯了的部队,都防着这一手。

第一轮炮火过后,都会派尖兵出去看一眼。

敌人攻上来就嚎一嗓子,没攻上来,那对不住,老子就在防炮洞里面不出去了。

英国人的炮兵很奇怪,步兵并不是随着炮兵的炮击进行攻击。

他们打炮,好像是纯粹的示威,或者告之一下。

老子也有炮,你们不要嚣张。

打了两轮炮,然后就没动静了。

巴彦有些搞不明白,你到底是整不整啊。

整的话,直接派步兵过来干。

不整的话,老子还得抓时间抢修工事。

很快,尖兵又跑了出去。

望远镜里面都看出蚊香圈儿了,愣是一个英国兵没看见。

最后巴彦觉得,或许是英国人炮弹多烧的。

于是,蒙古汉子们又被折腾出来,继续挥动工兵铲镐头,开始挖战壕。

太阳出来之后,形势变得更加诡异起来。

几百个胆大包天的明军,钻进了英军腹地六公里的要点修工事修得挥汗如雨。

可英军那边就像是没看到一样,该怎么着还怎么着。

甚至有一支运输队沿着大路,大摇大摆的走过来。

连巴彦都有些懵逼,英国人这心得有多大。

明军发生这种事情,天不亮就得号集人手,把丢失的阵地夺回来才行。

“你去,把英国人的运输队给老子干了。”

巴彦指了一下由二十几辆马车组成的运输队!

“老大,还是别了吧。

四周有好几万英国人,咱们钻进人家肚子里,还打人家运输队。

您这不是撩拨英国人来打咱们?”

呼格吉日勒极度反对巴彦这道作死的命令!

“不行,太安静了。不知道英国人到底在干嘛!

再说,那些大车里面要是好吃的,咱们兄弟们也弄回来开开荤。

尝尝英国佬的东西,到底是个啥味道。”

“老大,英国人做的东西能吃吗?

上次缴获的罐头,您说那他娘的就是一坨屎。”

呼格吉日勒响起上次缴获的英国罐头,胃就开始翻腾。

那罐头也不知道到底是啥味儿,反正打开之后就臭烘烘的。还带着一股浓重的腥味儿!

全营好几百条好汉,就是没一个人有勇气尝试吃那罐头。

无奈把那罐头扔给营里面的狗,结果连狗都不吃。

不但不吃,还刨个坑给埋了。

从此,英国人的罐头在蒙古营里面有了个绰号,狗不理!

“废什么话!

让你怎么干你就怎么干,你是营长还他娘的老子是营长?

快着点儿,去把那运输队给老子干掉。把车上的东西,都给老子弄回来。”

“诺!”

听到巴彦这么说,呼格吉日勒也不敢再还嘴,招呼着连里的兄弟冲了上去。

望远镜里面,巴彦也没看仔细。

确切的说,这是一群黑人士兵。

在英国军队里面,黑人士兵属于是下等人。

他们只能负责后勤运输,还有一些看守仓库之类的活计。

呼格吉日勒带着人一冲,MG34机枪一顿横扫。

黑人士兵立刻就扔了马车四散奔逃。

他们逃跑的速度,比明军冲锋的速度快多了。

以至于明军冲到大车旁的时候,那些黑人士兵已经跑出去一里地开外。

“我操他妈的,这帮家伙属兔子的,跑的这么快。”巴彦气喘吁吁,看着那些迅速消失的背影。

地上到处丢弃的都是枪支,检查了一下大车,发现里面装的都是吃的。

有那种很硬的面包,还有被蒙古营称为狗不理的罐头。

“连长,这还有一个没跑的。”一个兵从马车底下,薅出来一个黑乎乎的家伙。

呼格吉日勒走过去一看,发觉这家伙也不是不想跑,而是腿受了伤。

站在那里丹顶鹤一样摆金鸡独立的造型!

“带回去!”呼格吉日勒也没办法,只能把人带回去了事,有个活口总是好的。

就是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听得懂人话。

英国人的确很奇怪,被端了运输队,也跟没事人一样。

这让巴彦更加奇怪了,英国人到底在干什么?

最让人捉摸不透的就是,不但英国人没动静,连大明这边也没什么动静。

没人对前沿发动进攻,也没有后续的部队穿插进来。

团里面,好像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营钻进了英军肚子里面。

然后,一个下午的时间。

明军就在战壕里面睡觉晒太阳,那模样不像是在前线,更像是在自家阵地上一样。

想继续修一下工事,检查一圈儿之后觉得,没有再修的必要。

反正也没钢筋混凝土,挖再多的土也就这德行了。

由白天等到晚上,直到月亮都升起来了。

蒙古营还是没人管没人问,英军不搭理,大明也没组织后续部队。

巴彦还跟团里联系不上,只能在阵地里面傻等。

“都打起精神来,晚上说不定英国人会趁乱把阵地夺回去。”巴彦瞪着两只眼睛在各连阵地前乱转。

“部队都是轮班睡觉,人都在防炮洞里面。

傍晚刚黑的时候,派人前出八百米外,埋设了反步兵地雷。”

排长是一个三个月前才入伍的老兵,高伤亡率之下,一仗打完只要活下来,基本上都能成军官。

谷  “嗯!

阵地面前,要埋设拉发地雷。”

巴彦还是不放心!

所谓的拉发地雷,就是在阵地前面是三五十米的地方埋下的地雷。

这种地雷一般威力很大,用一根绳子拉着在阵地上。

那边人上来,这边就拉绳子。

巨大的威力,连坦克都能炸飞。

“都埋了,别说阵地前面。连阵地前两米的地方,都铺设了小型反步兵地雷。”

“他娘的,你小子倒是精明。

跟弟兄们说好了,别晚上撒尿自己踩上了。”

小型反步兵地雷,个头只有三分之一手榴弹那么大。

所谓的布设,其实就是往地上一扔。

那东西是白色的,月光之下跟雪坷垃区别不大。

脚踩上这玩意,也不会引起多大爆炸,也就是半个脚掌被炸掉而已。

想死不可能,不过那痛苦比死还难受。

明军步兵都会随身带着这东西,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在阵地前三五米的地方扔几个。

没人踩到,第二天早上再捡回来。

也因此,明军晚上出来撒尿啥的,都不会跑到战壕外面,都在战壕里面自己解决。

巴彦沿着各连战壕走了一遍,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回到战壕里面,勤务兵烧了一大锅洗脚水。

白天谁也不敢点火,因为烟雾会招来炮火。

晚上就好多了,可以在战壕里面点火。

一般来说都会烧开水!

在连队里面,烧一大壶不够大家伙喝的。

可营部人少,不但大家伙都能喝上水,还能有水洗脚。

盆就是英国人的脸盆,还是铜的。

有人说,可能是被打死的那个英国连长的。

泡脚泡得浑身冒汗,这边脚擦干净,那边就打起了呼噜。

实在是太累了,从昨天半夜到现在,连眼皮都没合一下,人始终处在高度紧张状态下。

现在松快下来,人立刻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很美,早上醒来的时候,巴彦甚至听到了乌鸦的叫声。

战场上没别的鸟,只有乌鸦。

穿好了鞋和新袜子,巴彦走出了地下掩体。

外面阳光普照,绝对是冬日里的好天气。

看了一眼手表,他娘的早上八点钟了。

“怎么不喊老子,万一敌人进攻咋整。”巴彦有些恼怒。

“进攻啥呀,一晚上没个动静。

除了乌鸦,连狐狸都没一只。”

呼格吉日勒抱怨着!

巴彦端着望远镜,趴在战壕边上小心的把脑袋探出去,仔细观察着自己的前沿。

还真像呼格吉日勒说的那样,别说人了,连乌鸦都没有几只。

“这啥意思!打是不打!”

巴彦心里开始没底,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全世界放弃了。

自打那个英国运输队被干掉之后,长达几公里的阵地上,就没看到过一个人影。

“谁知道咋回事儿?弟兄们心里都不托底,谁也不知道该咋弄。”

“让人在战壕外面点起火,好像咱们在烧饭一样。”

望远镜看了一会儿,巴彦忽然间说道。

“我说营长,这可是白天。冒烟的话,被人打上一炮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傻呀!

点火就是让他们炸的。

我倒是要看看,这片地方倒底有人管没人管。”

“诺!”

很快,阵地外面点起了几堆干柴。

火烧得正旺的时候,几工兵铲雪扔在上面。

不大一会儿,就有浓烟冒出来。

一股股烟柱冲天而起,两公里外都看得清清楚楚。

巴彦嘴里啃着饼子,用勺子大块大块的挖着牛肉罐头。

不时拿起望远镜,朝着远处看两眼。

阵地两侧静悄悄的,没有打炮,也没有人进攻,甚至连个侦查的都没有。

巴彦很怀疑,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们蒙古营。

一个上午的时间,大家伙就抱着枪蹲在战壕里面。有些胆子大的,索性站起来晒太阳。

反正战壕有两米深,即便是站起来,对面的子弹也打不中自己。

“营长,这咋回事儿。

要不,派个人回去看看?”

呼格吉日勒和巴彦最熟,而巴彦的指挥部也在他的阵地上。

俩人斜靠在战壕里面,阳光可以晒到上半身。

巴彦闭着眼睛,享受着战场的闲暇。

从哈尔科夫到现在,仗打了不少,出生入死的次数也不少。

可还真没有像现在这样,在敌人后方惬意的晒太阳。

“派谁去?你呀。

咱们这四周,好几万英国人。

你派三五个人回去要口信,就为了一句口信,让他们去送死?

在这待着吧,英国人也不进攻。

咱们就在这靠着!

反正昨天收缴了二十大车东西,狗不理罐头咱就不吃了,那些面包和英国麦子,咱还是能吃的。

加上咱们随身带的,我看再待个三五天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英国人不会总是让咱们这样的,上面,也不会把咱们放在英国人身后不管。

看着吧,指不定闹什么妖呢。”

“那咱们就在这干等?”

“不等着,你还想干嘛。大白天的,你想出去作死啊。

趁着这会儿太阳好,多晒晒太阳。

没准儿,晚上还有一场恶战呢。”

“老大,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好吧。

我倒是巴望着,晚上咱们团打进来。

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我都有些怀念察里津了。”

“下午你好好睡一觉,晚上的时候,你们连出一个排前出火力侦查一下。

看看到底英国人跑哪去了,记住了!

遇到英国人抵抗就撤,别莽劲儿上来就跟人家干。”

巴彦其实昨天晚上就想侦查一下,可他总觉得昨天晚上敌人会偷袭。

却没想到,昨天晚上非常太平。

“我的老大,咱这里没一个傻子。一个人单挑好几万的蠢事,连想都没有想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