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辽东之虎 第五十五章 俄罗斯妖僧

作者:千年龙王l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1-16 18:23:23

慌乱中呼格吉日勒端起枪,稍稍瞄准便开了一枪。

瞄的是第一个,结果倒下的是最后一个。

呼格吉日勒也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不过好歹是干掉一个!

正要打第二枪的时候,意大利人又在打炮。

呼格吉日勒赶忙缩回了弹坑里面!

这一次,好像意大利人看到了呼格吉日勒的位置。

炮弹不断在身边不远的地方爆炸,呼格吉日勒感觉自己好像暴风雨中的一叶小舟。

身子不断被爆炸产生的震动和沉闷的气流撕来扯去!

就当呼格吉日勒感觉自己就要被扯散架子的时候,炮击停止了。

也不是炮击停止了!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而是意大利人的炮火被大明炮兵压制住了!

营属一百零五毫米,团属一百二十毫米和师里面加强给团里的一百五十毫米炮弹,雨点儿一样的落在了意大利人的炮兵阵地上。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让呼格吉日勒感觉大地似乎都抖了一下。

很远的地方,腾起浓浓的蓝灰色硝烟。

弹药殉爆了,意大利人的炮兵阵地完蛋了。

呼格吉日勒知道,这是上头派下来的那些人,测算到了敌军炮兵的位置。

以前呼格吉日勒是不相信有这样的人的,可现在他相信了。

明军的大帅,因为有了超级萨满的帮助,才能够做到战无不胜。

双方大炮你来我往,意大利人迅速忘记了两军阵前这个无名狙击手。

炮战持续了半个下午,一直到天黑的时候,才算是消停下来。

呼格吉日勒收拾了东西,顺着原路爬回去。

刚爬回战壕,呼格吉日勒就看到了巴彦那张笑吟吟的脸。

“累坏了吧!缓缓,八点钟,咱们撤下去休整。这次是大休整,能休息半个月。”

“换防了?”呼格吉日勒惊闻喜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换房了!”巴彦点了点头,背着手很有派头的走了。

“换房了!

等会儿,我的酒,你不能赖账……!”

**************************

前线平静了很多,李枭终于有时间和库图佐夫还有勃劳希契一起去莫斯科。

南线已经打到了哈尔科夫、奥繆尔一线,法军撤退前,无底线的破坏了本就不太顺畅的公路。

顺带,还炸毁了一切桥梁,起走了所有铁轨上的枕木和钢轨。

反正也不是自家的,炸了也不心疼。

钢轨和枕木可以回去重新铺设,又或者拿着去修工事也是好的。

总之,法军撤退路上的一切都变得破破烂烂的。

最近明军工兵忙得要死,到处都是要排除的地雷和爆炸物。

天知道,法国人到底留下了多少地雷。

法国人撤退了,可大明和俄军想要消化这两百公里,需要时间。

李枭估计,再战的时间怎么也需要三个月。

整个冬季作战中,一直都是南线打得如火如荼,北线却是一片宁静。

交火的,只不过是双方的一些侦察兵而已。

李枭可以肯定,明年春天的时候,盟军一定会利用人数优势发动全线进攻。

不担心南线,他们已经在战争中经历过战火的洗礼。

可李枭实在是担心北线,普鲁士人在整个冬天都没有大的动作。

而为了南线的战斗,明军不断抽调军队南下。相对于南线,北线的力量主要是俄国人。

俄国人到底是个什么作战水平,李枭心里有数,库图佐夫心里也有数。

如果普鲁士人现在发动进攻,估计十天之内,就能从斯摩棱斯克打进莫斯科。

明军正在从国内调集部队,也从南线调集部队增加北线的实力。

敖爷和满爷在打了一下以色列人,让他们不敢过度嚣张之后,也撤回来继续休整,做好全军的预备队。

现在李枭要做的,就是在最短时间之内,让北方联军防线稳固起来。

而库图佐夫,也将被任命为北线俄军总司令。

由于派不出让大明认可的将领,李枭十分霸道的夺取了俄军指挥权。

现在的俄军指挥部,只留下勃劳希契作为联络官,帮助明军指挥俄军部队。

相应的,明军也会负责这些俄军的补给。

当然,这些东西都需要俄罗斯拿远东和中亚的利益交换。

这次来莫斯科的另一件事情,就是和叶卡捷琳娜商量中亚几处金矿和铜矿的开采权。

吊舱门缓缓打开,李枭走出吊舱就看到了盛装出席的叶卡捷琳娜女皇。

女皇陛下身上穿着厚实的北极熊皮大衣,即便是再刺骨的寒风,也冻不着这位女皇陛下。

“尊敬的大元帅阁下,祝贺您取得了察里津战役的胜利。

我以俄罗斯女皇的名义,授予您俄罗斯英雄的勋章,用来纪念在您指挥下取得的这场巨大胜利。”

叶卡捷琳娜笑着迎了上来,好像是迎接刚刚打胜仗回来的丈夫。

看着叶卡捷琳娜那张比鬼还白的连,李枭无奈撇撇嘴。

什么鬼的俄罗斯英雄,老子不稀罕。

心里这么想,可话到嘴边却咽了下去。

因为他看到了侍女捧过来的勋章!

一块足足有二斤沉的金疙瘩算不得什么,只是上面嵌着的那块巨大的砖石,让李枭有些心痒痒。

拳头大的一块钻石,被侍女捧在怀里,阳光照在上面宛若一轮崭新的红日。

李枭自诩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

大钻石见过,可这么大的还真没见过。

都说俄罗斯皇室珠宝冠绝欧陆,现在看起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随随便便打造个勋章,都能拿出让自己心动的大钻石。

看在这钻石的份儿上,那什么鬼俄罗斯英雄,李枭也就捏鼻子认了。

军乐队那帮人开始演奏音乐,也实在够可怜的。

尤其是那个吹什么管什么的,鼻涕冻得老长却还不敢伸手去擦。

李枭从叶卡捷琳娜手里接过勋章,估计有些错误。不是二斤黄金,而是两公斤黄金。

捧在手里有些压手,李枭随手递给了顺子。

乐队也不知道奏的什么音乐,反正挺难听的,尤其是吹弯管号那位。

老长的鼻涕被寒风一吹,跟拔丝苹果区别不大。

一身明军作战服的李枭,跟叶卡捷琳娜比起来,就像是乡下进城的老农。

两个人一起检阅仪仗队,显得极度的不协调。

俄罗斯真的很能浪费人才,仪仗队是一水的一米九以上的高个子小伙儿。

脑袋上戴着水塔皮的帽子,身上穿着黑色的军礼服。

上了刺刀的步枪,在阳光下寒光闪闪。

不过李枭看那礼宾枪,连枪栓都没有。十成十的摆设!

差距啊!

大明就没有一支专业的仪仗队,检阅的时候也都是用战时装备。

太阳很足,可天却还是很冷。

好容易熬过了检阅仪仗队,李枭已经冻得鼻头通红。

终于等到上了轿车,一路向着克里姆林宫疾驰而去。

轿车是李枭送给叶卡捷琳娜的,被叶卡捷琳娜当成了宝贝。

不过莫斯科的道路,尤其是铺满了条石的马路,轿车走在上面,一种元宵的感觉油然而生。

相比之下,李枭倒是更喜欢吉普车。

这东西没轿车这么复杂,对路况的要求也很低。

李枭送给叶卡捷琳娜的轿车,根本就没有空调这东西。

不过这难不倒俄罗斯工匠们,那颗向女皇陛下献媚的雄心。

外面寒风刺骨,车里面却是温暖如春。

李枭一摸坐垫,居然还是热的。

难道说,俄罗斯已经研制出了智能加热系?

如果是这样的话,李枭不介意把那个俄罗斯工匠抢过来。

坐在上面,李枭立刻就明白了。

屁股下面的坐垫非常硬,几乎是硌屁股那种。

掀开上面的垫子,看到了下面有一层黄色的铜皮。

明白了!

这就是个铜皮热水袋,需要不断的往里面加热水。

估计这水就是在飞艇乘降场新加的,手摸在铜皮上很烫。

屁股下面坐着一壶开水,一辆车那么大的空间里面,当然会很暖和。

汽车终于驶进了克里姆林宫,李枭已经被颠得头昏脑胀,多年未有过的晕车感觉,现在又找回来了。

皇宫里面,迎接仪式更加的盛大。

按照叶卡捷琳娜的安排,这是一场俄罗斯最为豪华的接风午宴。

说是午宴,可这帮俄罗斯贵族们喝起来,那是没完没了。

估计午宴结束的时候,怎么着也得是午夜十二点。

大好的半天,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了。

李枭决定一会跟叶卡捷琳娜说说,下午两个人要单独聊上俩小时。

谈点儿正事,总比跟那些酒囊饭袋打交道要好。

本以为,叶卡捷琳娜又会给自己介绍什么公爵家的小姐,又或者哪个伯爵的妹妹。

却没想到,午宴上叶卡捷琳娜向李枭引荐的第一个人,居然是个穿着黑色东正教袍子,脖子上戴着个黄金十字架的家伙。

那人刚刚靠近,李枭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臭味儿。

对,就是臭味儿!

那种一年不洗澡才会发出的臭味儿!

“尊敬的大元帅阁下,这位是东正教牧首格里高利·叶菲莫维奇·拉斯普丁。”

叶卡捷琳娜好像忽然患上了严重鼻炎,免疫这位拉斯普丁牧首身上散发出来的臭气。

“你好!”李枭礼貌的点点头,同时决定打死也不和他握手。

拉斯普丁手在前胸虚晃了一个十字架,对着李枭说道:“您好,大元帅阁下。”

这句汉语虽然说得生硬无比,可还算是李枭能够听懂的范畴。

“你会说汉语?”李枭有些奇怪,俄罗斯会说汉语的人并不多。

现在李枭见到说得最好的,就是身后准备随时充当翻译的勃劳希契。

“哦!我去过吐蕃,拜见过那里的上师。

那是一片神奇而又美丽的地方,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崇敬他们的神灵,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

拉斯普丁说话有欧州人说汉语的基本毛病,那就是舌头根发硬。

李枭需要很努力的听,才能听得懂。

“嗯!”李枭点点头,在实在不愿意跟这位拉斯普丁在说下去了。

这家伙一张嘴,那口烂牙加上浓重的口臭,李枭不得不侧过脑袋躲避。

“他是一个神奇的人,您该多和他聊聊。”看着李枭对拉斯普丁避之不及的模样,叶卡捷琳娜小声提醒李枭。

“怎么个神奇?”李枭上下打量着的拉斯普丁,除了臭之外他似乎没什么神奇的地方。

“我的儿子保罗患有一种怪病,只要身上有一个地方出血,就会出血不止。

而且有时候还会浑身血肿!

拉斯普丁只用了一副药,就治好了他的病,挽救了保罗的生命。”

李枭点点头,神医!

不过一般神棍,有时候也会客串一下神医的角色。

在华夏的代表人物,就是东汉末年的张角。

保罗那种病,其实李枭也知道。

这就是著名的血友病,欧洲皇室普遍都有这毛病。

据说,这是因为他们之间不顾血亲近亲繁殖带来的报应。

这种兵,即便到了二十一世纪也没什么好办法治疗。

也不知道这个神棍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治好了保罗。

不过李枭也不稀罕,《大明律》已经明文规定,近亲五代之内不能通婚,违者徙三千里,充军二十年。

血友病这种高级病症,大明应该没几个人有机会得。

看到李枭还是对拉斯普丁兴趣缺缺,叶卡捷琳娜显得有些尴尬。

“没关系,女皇陛下!

大元帅阁下,也是有着神奇灵通的人。

我感觉,他身体里面有两个灵魂的影子。”

拉斯普丁用的是俄语,叶卡捷琳娜听了,脸色立刻一变。

身后的勃劳希契,也有些发傻。

他娘的这话你让我怎么翻译?

李枭看到两个人的表情,拧着眉头看向自己带来的大明舌人。

大明舌人自然不会为俄罗斯人隐瞒,直接将拉斯普丁的话翻译了出来。

李枭听了舌人的翻译,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拉斯普丁!

想起来了!

终于想起这个名字来了!

刚刚只是觉得有些耳熟,可现在李枭一下子想起来这个有俄罗斯妖僧之称的拉斯普丁。

只不过,这家伙的出现比正常历史早了许多。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