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丹皇武帝 第79章 极寒之气

作者:实验小白鼠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4-09 17:49:36

“姜毅!古罗!你们给我等着!”

被姜毅逼退的那位金刚宗弟子也一咬牙,转身冲向了湖泊。

他不知道天师宗另外三人还是不是真死了,但知道今天被算计了。

他要逃命,更要通知正在从湖底靠近的任水寒。

他们可以败,但不能败得这么惨。

“给我缠住他!”

姜毅扯下青铜塔,朝着那人扔了过去,同时全速狂奔,死死握紧残刀,疯狂激发着血管力量。

他不能在湖面那里动用火焰,否则很容易惊动下面的任水寒。

青铜塔光华一闪,小蛇嗖的窜了出来,翅膀连击,甩出到弧度,缠上了男人的脖子。

什么东西?

男人一把抓向脖颈,同时大步起跳,要冲进湖里,但是一把下去,没有抓住东西,一道暗光却投入在眼前闪烁。

噗嗤!

小蛇甩起蛇尾,如尖刀一般刺进了男子的眼睛。

男子惨叫,正要起跳的身子都狼狈的扑在地上。

小蛇翻转,尾部尖锐,泛着寒光,噗嗤一声,刺进了另一只眼睛。

“啊!”

男人惨叫着窜起来,全身暴起惊人的罡气,把小蛇轰飞。

罡气如雷,竟然把小蛇全身鳞片都震碎,血水飞溅。

姜毅趁势杀到,一声闷吼,霸刀式猛劈。

轰隆!噗嗤!

残刀震裂罡气,重重轰在了男子胸口。

男子胸前碎裂,离地倒飞,砸向了湖面。

姜毅千钧一发间冲到,扯住他的脚腕,全身发力,朝着山谷甩了出去。

任水寒从河道绕进了湖底,由于瀑布的撞击,她没听到外面的声响,也没看到什么异样,一边刺激着冰晶灵纹和风灵纹,一边向着湖面上浮。

姜毅斩杀那人后,绕到了湖的边角,钨钢弓搭上钨钢箭。

钨钢箭还有八支,但爆炎符只剩两张了。

他小心翼翼的缠好,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不久后,任水寒悄悄探出头来,望着不远处的裂缝。

山谷很安静,只有奔腾的瀑布不断坠落,激起浓郁的水雾,笼罩山谷。

任水寒估计其他人都做好准备了,立刻从湖面冲出,蓄势待发的寒气汹涌而出,笼罩湖面,更席卷瀑布。

“咔嚓!!”

湖面迅速结冰,就连瀑布都在寒潮侵袭下迅速冻结。

虽然山顶的水流还在迅速坠落,可至少现在是封住了。

姜毅都暗暗提气,这女孩竟然有如此多的灵力,挥手之间就堪比他的全力一击了。

“给我杀!”

任水寒没有任何犹豫,一声喝令,主动杀向裂缝。

然而,山谷外面没有动静,山顶上也没有声音,身后却突然传来呼啸的劲气。

任水寒豁然转身,一道寒光呼啸而至,直逼面门。

任水寒惊而未乱,抬手激起一股寒气,化作寒冰掌印,迎击钨钢箭。

锵的声脆响,钨钢箭竟然被强行遏制,但爆炎符随之炸开,怒卷出数十米的烈火。

姜毅第二支钨钢箭紧随着打出去,冲开混乱的冰块和火焰,直取任水寒。

任水寒微微变色,全身狂风呼啸,像是一个小型龙卷风,冲天翻涌,里面还充斥着密密麻麻的冰晶。

钨钢箭刹那而至,却被劲风卷击,被寒气冰封。

爆炎符成功引爆,却因为狂烈的劲风,被卷向了高空,没有伤到里面的任水寒。

姜毅微微皱眉,这女人的武法这么强?

“姜毅。”

任水寒看到姜毅,果断的释放更强劲的狂风,卷着自己冲向了半空,落到半山腰上,凌厉的目光一扫山谷,转眼消失在了山林里。

“跑了?”

姜毅反倒愣了下,很少遇到这样的对手,竟然能第一时间判断危险,并果断撤退。

而且,这几位金刚宗的弟子反应都很快,果然都是精挑细选的精英。

古罗从树林里赶回来:“人呢?”

“跑了。”

姜毅正默默感受着湖面冰封的厚度,竟然足有二十公分厚。

这绝不仅是武法的威力,跟灵纹也有极大关系。

怪不得夜安然说任水寒差点就成为圣级灵纹。

“跑了?你怎么能让她跑了!”

古罗着急了。

如果任水寒活着走出恩怨场,不仅金刚宗会报复他,天罡宗更不会饶了他。

“怕什么,他们报复,你就反击。”

“只要你忠于天师宗,天师宗就是你的依靠。”

“你才十几岁就这么怂,以后还能算是个男人吗。”

姜毅捡起地上的钨钢箭,最后两个爆炎符就这么浪费了,可惜啊。

“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古罗眉头渗出汗水,心脏砰砰乱跳。

任水寒不是善类,慕容冲慕容尚更是俩凶狠的野兽,他们如果把他当成死敌,肯定会想尽办法的弄死他。

从今天开始,他睡觉也不会踏实了。

“古罗师兄,说话客气点。等回到宗门,我说你一开始就跟我合作了,你就是天师宗的功臣,我说你最后被逼合作的,你就是天师宗的耻辱。”

“从今天开始,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你的命,握我手上了。”

“除非,你真的要背叛天师宗,以叛徒身份跑到别的宗门里。”

“但是,这世上谁会待见背叛宗门的叛徒?”

姜毅残忍的一句话,让古罗忍不住打个寒颤。

姜毅把手伸向古罗:“拿来!”

“什么?”

古罗皱眉看着面前姜毅,心里竟然浮现出一丝恐惧。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年纪轻轻为什么如此精明老辣,又凶悍残忍。

十三岁的外表,二十岁的心性。

“金刚宗那位弟子死了,玉牌呢?”

古罗不情愿的把玉牌拿出来。“你收集多少玉牌了?”

“之前二十四块,算上刘波他们三块,再算上金刚宗这四块。三十一块了。”

“这么多?”

古罗刚要说不可能,一个人闯荡恩怨场,活着就不错了,哪能找到这么多。

可是,想想姜毅的实力,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算上你手上的,应该更多。”

“我只有一颗!我还要留着走出恩怨场。”

“你们在找到我之前,就没杀过灵妖,没抢过一颗玉牌?回答之前,想想我刚才的话,你的命,握我手上了。”

古罗不情愿的拿出了五块玉牌。

“这么少?”

“我们进来不是找玉牌的。”

古罗他们只顾着寻找姜毅了,没猎杀灵妖,没伏击其他宗门弟子。

这五块还是正巧遇到两个宗门子弟厮杀,刘波非要插手,才抢到的。

“按照以往的情况,多少块玉牌就能获胜?”

“三十块以上。恩怨场虽然很受关注,但由于境界只局限在九重天,一些天才也不愿意来冒险,所以实力情况基本相当,除非特别强大的队伍,很难集合到三十块。”

“走吧,藏起来。”

“藏起来?任水寒呢!”

“任水寒既然能在发觉危险的第一时间就逃走,说明她不自大不冒险。你感觉她会一个人在森林里游荡,等着我们追捕?”

“她会跟天罡宗合作?”

“现在,我们是猎物。”

姜毅虽然喜欢主动出击,却更看得清形势。

如果任水寒只是古罗这样的六品灵纹,他会毫不客气的追击,可任水寒的实力有些超乎他预期,如果配合天罡宗的队伍,他不是对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