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丹皇武帝 第35章 姜王脱困

作者:实验小白鼠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4-09 18:18:12

姜婉儿今天心情不错,回到山谷就继续修炼。

姜毅坐在外面,灿烂的金色火焰包裹住古灯。

古灯没让姜毅久等,漆黑的表面很快便泛起了血红色的纹路。

像是被解除了封印一般,古灯竟然自己悬浮在了半空中,透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

姜毅凝聚着金色圣火,仔细的烧着。

古灯的纹印从模糊到清晰,而且非常复杂。

它也没了之前的普通,多了几分妖异的感觉。

没过多久,古灯表面的血纹散发出淡淡血气,而空荡荡的灯芯处竟然冒起了淡淡的火苗,非常微弱,却逐渐驱散了金色火焰,静静地跳跃着。

姜毅散开金炎,古灯的火苗却没有消失,随着表面血纹的闪烁,忽明忽暗的燃烧着。

按照罗一笑的介绍,石棺里什么都没了,好像被人提前卷走了,只剩下这个看起来像是照明用的古灯。

但是,姜毅隐约有一种感觉,一种说不上来却非常强烈的感觉。

石棺里从开始就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个古灯!

石棺葬的不是人,也不是妖,更没有陪葬品。

石棺……

葬的是这盏古灯。

姜毅看着看着,意识都好像恍惚了,像是灵魂都要被血色的火苗扯进去。

但是,气海上方的火鸟突然展翅啼啸,气海深处的断刀也激荡出一股强盛的气息。

姜毅的意识随之恢复了清明。

古灯发出了若有似无的轻语,静静地悬浮在姜毅面前。

“这东西怎么用?”

姜毅没听到那声轻语,仔细的观察着古灯。

它像是一盏血色长明灯,从点燃的那一刻就不会在熄灭。

姜毅尝试着牵引了一下,淡淡的血色火苗立刻腾起火星,进入了他的身体,像是有着生命一般,自发的钻进了经脉里,然后升华到了额头的灵纹部分。

金炎圣纹立刻腾起夺目的金光,牵连着全身的经脉都在波动,直达气海。

“能孕养灵纹?”

姜毅大喜。

姜毅凝神静气,盘坐在古灯前,牵引着火光源源不断的进入身体。

金炎圣纹持续绽放,像是骄阳一般,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姜毅全身都像是披上了金色战衣一般,神秘非凡。

浓重的黑暗笼罩着无尽的荒野,巍峨壮阔的云夜城像往常一样静谧而安详,除了某些烟花之地还热闹着,只有王城守卫们还在各处巡视。

“王爷!出事了!”

一位白家长老猛地推开了白敖仓的房门,顾不得礼数,焦急的禀告道:“我们安排在王府周围的暗哨全部消失了。”

“什么时候的事?”

白敖仓眉头大皱,眼神凌厉的盯着长老。

“刚刚发现的,一个不剩。”

“之前没听到任何动静。”

“现场也没发现任何打斗和血迹。”

长老神情紧张,额头都渗出几滴冷汗,这种情况太诡异了。

“血狱?”

“他们进王城了!”

白敖仓立刻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们在赵王府布置了天罗地网,可到现在都没发现血狱出现,已经引起赵王府那里的警惕。

就在前天,赵元霸还派人送来消息,说很可能没能骗过血狱,让他自己小心点。

“我们王城外松内紧,昼夜警惕,血狱是怎么进来的。”

长老很紧张,白王府里虽然强者很多,但是他们对血狱没有任何了解。

越不了解,越是害怕。

如果姜洪武真的脱困,他们怎么向那位殿下交代。

白敖仓眼底闪过一丝狠芒:“杀了姜洪武。”

“什么?”

“留着姜洪武就是个错误。”

白敖仓曾经是白虎关守将,经常出入姜王府,却从来没有接触过血狱。

他们要么早就衰弱,只剩吓人的名声,要么就真的很强。

既然都找到了这里,确保万无一失的最佳办法,就是杀了姜洪武。

“我这就进铁牢。”长老咬牙,快步离开。

“先把脑袋给我拿来,我要用它震一震血狱。”

白敖仓走出房间,正要喝令王府全体戒备,却发现王府里的长老、供奉、侍卫们,竟然全部出来了。

“王爷!那是些什么人?”

他们正警惕着王府高墙上接连出现的人影。

人数并不多,只有三十多人,披着腥红的血衣,带着惨白的面具,手持着漆黑的长柄镰刀,无声的站在白王府的石墙上。

如水的月光洒在他们身上,像是地狱的使者,令人毛骨悚然。

他们没有进攻,也没有质问,就这么突兀的出现,无声的站着,给人一种窒息般的压抑。

白敖仓提着重刀,警惕着这支神秘的血狱队伍。

三十八位血狱的目光全部锁定了白敖仓。

“不要慌。”

白敖仓提醒着府里侍卫,凌厉的目光扫视着其他地方。

既然出现了,就应该直接突袭,为什么在这里等着?

吸引注意力,还是有别的目的?

地下铁牢里,长老没等最后一道铁闸完全升起来,便屈身冲了进来。

这里的长老供奉们都奇怪的看过去。“出什么事了?”

“姜洪武,你的死期到了。”

“奉王爷之命,斩首!”

长老大步冲向高台,提着大刀劈向了姜洪武。

“他们来了?”

姜洪武睁开了双眼,低沉的声音透着森冷的杀意。

“血狱是来了,但你要死了。”

这位长老没有任何犹豫,手起刀落,直取姜洪武的脖颈。

“各位,告辞了。”

姜洪武用力握紧的右手突然摊开,压制已久的血纹立刻绽放起妖异的红光,像是复活了一般,涌动惊人气息,向着全身疾速蔓延。

刹那之间,三十六根寒冰锥直接粉碎,全身出现一个个空洞,鲜血顿时流淌出来。

三十六根寒冰锥消失的刹那间,封禁的经脉骤然活跃,绽放光芒。

灵纹苏醒,气海沸腾,通过经脉刹那间贯穿全身。

“轰隆!”

狂暴的烈焰从全身爆开,伴随着猛烈地气浪,席卷昏暗的铁牢。

“啊!”

那位长老被迎面掀飞出去,其余长老供奉们没等反应过来,也被炽热的烈焰吞没。

姜洪武震碎锁链,汹涌的烈焰在沸腾中凝聚成了足足一百道重拳,陨石般全面暴击。

所有长老供奉被无差别的崩碎,连惨叫都没发出便烧成灰烬。

地牢轰动!

裂缝蔓延!

姜洪武扬天长啸,冲天暴起。

白王府里所有人都在警惕着周围的血狱们,却没想到剧变竟然会从地下发出。

大地摇晃,裂缝纵横,强光伴随着烈焰冲出。

很多侍卫猝不及防,跌落裂缝,转眼被烈焰吞没,大量的房屋坍塌,被烈焰焚烧。

沉寂的白王府陷入大乱,惊呼惨叫此起彼伏。

“血狱,恭迎王爷。”

三十八位血狱齐声高喝,手持镰刀,恭敬低头,下一刻提着镰刀斜射长空,杀向了混乱的白王府。

“轰隆隆!”

姜洪武崩裂坚韧的地层,冲出地面,全身烈焰沸腾,右手发光,透发出恐怖的威势。

“给我拦住血狱。”

“姜洪武,你休想活着走出我白王府。”

白敖仓怒吼,提着战刀悍然杀向了姜洪武。

轰隆!

天惊地动,强光如昼!

白敖仓全身暴起惊人的雷潮,扩展上百米,化作一头狂野的巨狼,随着他杀向了姜洪武。

姜洪武全身血流如注,但气势惊人,一声利啸,右手向前暴击,沸腾的烈焰汹涌翻滚,形成九重大浪,向前翻涌。

嘭!!

剧烈碰撞,晃动王府。

烈焰大潮接连暴击,粉碎了雷潮,拍向了白敖仓。

雷火滔天中,白敖仓被狠狠地掀飞出去。

“什么?”

白敖仓嘴角溢血,面色大变。姜洪武明明重伤,不仅封禁着经脉,也天天消耗着血气,怎么会有如此威势。

“啊!!”

姜洪武扬天咆哮,沸腾的烈焰怒卷天穹,铺展十余里。

正在突进的血狱队员们全部挣脱,第一时间撤出混乱的白王府。

姜洪武眸光一凝,漫天烈焰竟然全部凝聚,化作了密密麻麻的火晶,数以万计,强光炽盛,更涌动着超过岩浆的恐怖温度。

“躲开,都躲开……”

白敖仓面色再变,厉声呵斥。

轰隆隆……

漫天火晶从天而降,暴雨般笼罩白王府,无差别的轰击。

一座房屋被洞穿,火晶转瞬炸裂,腾起冲天烈焰,吞噬着里面的活人,更焚烧着房屋。

一位供奉被贯穿胸腔,紧接着火晶在身后暴开,冲天的火焰吞噬了他。

一个长老甩起盾牌阻挡,火晶刹那撞击,却犹如怒涛拍岸,震耳欲聋,火晶炸开的烈焰压着他狼狈翻腾,接着被从天而降的其他火晶打穿。

同样的情景,在恢宏的白王府里激烈上演。

烈火无边,吞没王府,凄厉的惨叫响彻不停。

“姜洪武!”

白敖仓怒吼,额头雷电灵纹照透火光,恐怖的雷威弥漫天地。

黑暗的高空竟然凝聚出了厚重的雷云,迅速泛起明光。

然而……

烈焰深处,突然杀出十余道血影,轮着镰刀劈向白敖仓。

一人疾如风火,刀势密集,逼退白敖仓;

一人体型暴涨,速度飙升,狠狠撞飞了白敖仓;

紧接着烈风狂舞,化作飓风笼罩白敖仓,再一人踏裂大地,调动岩石冲天暴击。

一人怒啸,遥指高空飓风。

轰隆。

飓风竟然狂野炸裂,吞没着正要反击的白敖仓。

紧接着道道血光铺天盖地的坠落,交织成粗壮的囚笼,封住了白敖仓。

一连串的暴击,短短三秒而已,速度之快,配合之妙,没有给白敖仓任何反击的机会。

“王爷……”

大量白家长老愤怒的杀过来,却被其余血狱尽数拦截。

“啊!!”

白敖仓狂怒,再次勾通夜空的雷云,雷威盖天,数以百计的雷电撕裂天地,并在第一时间凝聚成了一股,轰在了封印他的血色囚笼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