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凤旭为凰 第三十三章 请徐老先生出山

作者:西街花儿爷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19-11-14 07:16:41

荒北的寒冬,让人难以出户,哪怕坐在马车里,也挡不住这凛冽的寒风凤旭也觉得浑身刺骨冰凉…

“笃笃笃”门外的人扣响了徐府的大门,等了许久不见人来开门又抬手砰砰砰的敲响这次声响大了些

不一会儿吱呀一声门打开了,看门的极不耐烦说道“你们什么人啊?”

凤一只说了三个字“晋王府”

“晋王府?你说晋..晋王府?”看门的人终于一个惊醒,马上告罪道“不知是贵人驾到,请贵人恕罪!小的这就去禀告主子”

很快一名管家装扮的人随着看门人一起出来“不知贵人驾到有失远迎,贵人请”说完便转身带路

这时凤旭才从马车下来迈步进了徐府,凤一紧随其后!

走进一间暖房,只见一名五十多岁的布衣老者,拨动着火炉的炭火,火炉上架着水壶,正呼呼的冒着热气,看来这位就徐永文了

“老爷,贵人到了”管家回禀完便退出了暖房

徐永文抬头看着门口不远处站着一小一大的人物,面无波澜心里却惊讶不已,抬手拍了下额头:“看我这老糊涂,快进来坐外面冷!”

“多谢徐老城主!”凤旭也不扭捏

徐永文一听这称呼愣了瞬间,已经多年不曾有人如此称呼他了

“姑娘可是祥安郡主?”

“呵呵,不愧是老城主!”

“哈哈,老夫已经不是什么城主了,只是一名普通的凉城百姓而已!”

“徐老先生在凉城任城主之位有三十余年,历经北辰两任皇帝执政,在位期间爱民如子,清正廉洁,不仅在晚辈心中,在荒北百姓的心里徐老老先生才是荒北的城主。”凤旭说的言辞恳恳

“哎,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来,尝尝老夫煮的茶”徐永文一笑了之,不愿多谈过往之事。

凤旭听出了言外之意,也不再继续这话题:“多谢”凤旭双手接过茶杯,轻抿一口仔细品茗了会儿:“好茶,甘甜润喉,回味无穷!荒北冬日寒冷,整个冬季靠炭火取暖,屋内燥热干燥,喝这雪茶是最好不过,可以缓解燥热,清心养目!”

“哈哈,没想到郡主如此年纪就懂茶道,实在让老夫刮目相看啊”

“算不上懂,只是爱喝两口清茶而已!”

刚才凤旭一番诚实的话,让徐永文好感倍增,也不再客套:“不知郡主今日前来徐府,所谓何事?”

“凤旭今日特地前来谢徐老城主的救命之恩!”说完起身向徐永文深深鞠了一躬

“郡主,你折煞老夫了!”徐永文赶紧起身避让

“若不是徐老城主愿意说出密室所在,三日前我晋王府恐怕已血流成河,甚至可能全部命丧黄泉!老城主的救命之恩晋王府上下没齿难忘!”凤旭是真心实意的感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如此猖狂,简直胆大包天!不过老夫着实好奇,郡主为何如此肯定那城主府有密室机关?”徐永文这一点是真心好奇,机关密室除了历代城主之外无人知晓,除了石元!

“这不难猜测,那城主府已有上百年历史,经历几代帝王,外有蛮族时常侵扰,能屹立不倒自然有它的过人之处!”

“哈哈,郡主果真聪慧过人,石元那个老狐狸想不到那城主府有机关哈哈哈哈,不过此等恶人决不可轻饶!”徐永文语重心长,回想这些年石元这个狼心狗肺的畜生,就恨不得他早日去见阎王!

“这是自然!不为别的,就为这八年来无数受欺凌的荒北百姓,对石元等人绝不会姑息!”凤旭生平最痛恨的就贪官污吏,这样的大蛀虫肯定会拔掉

“只是…有一事还需要徐老先生帮忙”

“郡主有吩咐尽管说便是,老夫定当尽力而为!”徐永文是第一次见这位祥安郡主,以前传闻倒是听说过,这次晋王府的事,他是真的相信这位郡主不是一般人

“不知徐老先生可愿意再次坐镇凉城?”凤旭不愿再周旋,还有太多事要处理了

徐永文诧异的看着凤旭:“多谢郡主美意,老夫年事已高,以无心政事!”曾经他也幻想过,有朝一日能从返城主之位,再为造福荒北子民,但还是委婉的拒绝了

凤旭笑了笑就知道他会拒绝:“徐老先生,不必急着拒绝!您是土生土长的荒北人,我父王初来荒北,又重伤在身;虽事务由我处理但我毕竟年幼,对荒北也是一无所知,所以不仅晋王府需要,这荒北也需要一名衷心护这片土地的父母官!”

接着又道:“您在荒北为官三十余载,大小官员忠奸善恶,您比我了解!这些年荒北越发荒凉,朝廷所拨款项均被贪污,导致现在人丁稀少,农作物凋零,官员更是纵容外族频繁侵扰周边百姓,甚至被放进凉城行凶作恶,以此骗取朝廷救济银两,这等泯灭良知之人怎能做一方父母官?”

这些徐永文何尝不知,看着自己守护了三十多年的土地,被人如此践踏作贱,痛心疾首啊长叹一口气“唉!可怜我荒北无辜百姓啊”

“徐老先生请放心,荒北既已是晋王府的封地,那些个贪官污吏,晋王府自然不会纵容!石元和潘长安今日已经被处决,其余的慢慢再收拾也不迟,只是现在凉城和盐川都需要主事的官员,恳请老先生看在荒北百姓的份上能出来再继续贡献一份力量!”

“老夫…”徐永文虽知这位郡主的肺腑之言,但是…

“徐老先生难道希望这荒北真的变成一片荒凉之地?还是因为被平南王伤了对荒北的赤诚之心,所以对这片土地上的百姓便弃之不顾?还是怕我父王会是第二个平南王?”凤旭言辞直接,她必须逼徐永文出山,因为现在她根本没有可用之人!

徐永文面露难色,内心亦纠结!他是土生土长的荒北人,怎可能真的弃之不顾?只是真的怕又是个平南王,暖房瞬间寂静,只听见偶尔啪一声的炭火声

这祥安郡主能果断把石元和潘长安这两大祸害给处决了,应该还是…

“郡主,老夫要一个保证!”

“老城主请讲。”

“晋王府必须善待这荒北的每一位百姓!”

“徐老先生,皇爷爷已经把荒北赐给了晋王府,现在晋王府就是荒北,荒北就是晋王府!除非他国敌军犯近,否则北辰不会出一兵一卒到荒北!”凤旭郑重的说道

徐永文和凤旭对视许久,思索良久还是想赌一把终于再次开口:“好,老夫为了这荒北愿再效犬马之劳!”

“徐老先生能出山,是荒北之福!明日即上任,如何?”

“但凭郡主吩咐!”

“那就如此定了!徐城主可知何人能担任盐川县主?”

徐永文思索片刻道“倒是有一个,待老夫明日上任后立马派人去寻。”

“那就有劳徐城主了,那晚辈就告辞了!凤一,把信物交给徐城主!”

徐永文欲起身相送被凤旭出声阻止“徐老先生请留步,我想徐城主还有很多事要忙!”话音刚落转身而去…

徐永文看着这身影久久不曾回神,双手紧紧握着城主印,她是料定他不会拒绝,小小年纪行事果断,如此雷厉风行,不是池中之物啊!

不到傍晚,满城贴满告示:

至荒北所有百姓书

其一:为造福荒北未来,明日起恢复徐永文担任凉城城主之位!

其二:原凉城城主石元,在任期间贪赃枉法,目无法纪欺压百姓!私通外敌,以下犯上欲血洗晋王府,实乃罪无可赦,其罪祸及九族,念及族中他人无辜,凡是作奸犯科者关入大牢终身受劳役之苦,无关人等逐出凉城,终身不得离开荒北,逃离者就地处决!贬为庶民终身不得入仕!石元于今日午时就地斩杀!

其三:原盐川县主潘长安,贪赃枉法欺压百姓,以权谋私纵容外族为祸百姓,更私通外敌犯上作乱,处以死刑!

其四:石府和潘府所有财产全部充公,作为来年改善荒北的资金!望荒北其他官员和百姓引以为戒,以禁效尤!

另:即日起可匿名举报荒北在职贪污腐败官员,经查证核实其罪名依法论处,并给举报者一定经济奖励!落款处晋王府三个大字盖着红红的印章!

告示一出震惊真个荒北,在荒北为祸八年的两个吃人的阎王被处死了,还恢复了老城主的城主之位...被祸害过的百姓激动的流泪满面,无不跪地感谢晋王府,简直是救苦救难的菩萨!

在凉城的某个角落,趟着一个面部丑陋,脚经被挑断,右手被废只剩一只左手,声音沙哑的一名老乞丐,她的话在他脑海里不断的盘旋,她要让他有生之年在凉城受尽饥寒之苦,不得善终!报应啊这就是他的报应啊然后嘤嘤嘤的哭泣起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