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凤旭为凰 第二十一章 晋王失踪

作者:西街花儿爷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19-12-13 21:33:35

在南岳的这一月,凤旭有条不紊的安排着琐事,面面俱到,就怕疏忽大意。

此时坐在书案的她,看着凉城带回来的书信,这一个月的时间让她改变了对齐以铭的认知与看法,虽然才十九岁但不得不说是个做生意的好料子。这么短的时间在凉城弄了两家店面,已开始营业了,生意还不错。

看完书信,看向现在不远处的凤三:“凉城主石元,可有其他异动?异族四部的人可有出现?”

“回禀郡主,城主府除了派人出来打探晋王行程,倒是无其他异动!暂时还没发现异族的动静。”

“嗯,一定盯紧石元!务必记下这个月进城主府的每一个人。”

“是,请郡主放心”

“这封信回凉城交给我小舅舅,好了下,去歇息吧,明日再启程回凉城,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哦,出去顺便把凤一叫进来”

“诺,属下告退!”

凤旭凝眉盘算着日子,放在书案的手不自觉的敲打着桌面。

“属下见过郡主”

“按行程他们应该差不多快到回风峡谷了吧?从南岳快马加鞭赶到那里需要多少时日?”

“嗯,估计还半个多月左右。从南岳到回风峡谷走近道十天左右。”凤一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郡主,这是要…?

凤旭轻描淡写的吩咐:“五天过后你亲自带人去…”

安排完所有事凤旭起身去看她的母妃,已经入冬降温了,她实在担心齐以柔的身体,若不是为了她,齐以柔身体也不会得寒疾。

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兰欣,白芷,桑儿都围着她的母妃坐着,而母妃细声细语的耐心的指点两个丫头的针线活,她的母妃总是如此温柔,这样温馨的画面,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尽自己所能保护好她们。

好一会儿,齐以柔才发现了偏头靠着屏风的凤旭“旭儿,你何时来的?靠那里做甚?快来挨着母妃坐,可是忙完了?”

凤旭一脸甜笑的走到她身边,挨着坐下双手抱着她母妃的腰,头也靠在肩上。隐约的皱了下眉,母妃的身子比在京城清瘦了很多,这荒北冬天寒冷,不知道她的身子是否能吃得消?

齐以柔看着撒娇模样的女儿:“怎么不说话?可是累着了?”

“呵呵,不累。旭儿就是想抱抱母妃”

“嘿嘿,郡主又撒娇了哦。”桑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一屋子的欢颜笑语冲淡了凤旭的忧愁

嬉笑一阵,凤旭看着齐以柔小声说:“母妃,再过半月的样子,父王一行人就该到南岳了,等他们到了这休整几日,再启程去凉城。”

齐以柔抬起右手轻轻拍打着握着自己手臂的一双小手,温柔的说道“旭儿辛苦你了。有时候懊恼为何你如此聪慧!也欣慰着就算他日母妃若不在了,你也能好好活着;只是一个女子过于聪慧,以后累的终会是你自己”她明明还未满三十,可身子却…真怕有朝一日会拖累她的女儿。

凤旭抬头看这齐以柔很认真的说“母妃,你说什么呐?母妃与旭儿都会好好的活着,咱们大家都会好好的活着的”

“对对对,主子和郡主,还有我们大家都会好好的活着的”兰欣知道她主子又伤感了也出声附和,虽然郡主年幼但是兰欣从心里相信这位小主子

白芷也附和着:“王妃,咱们都会好好的活着的。奴婢和桑儿现在每天向兰姨请教绣活儿,郡主常说有一技在身,走哪都能活着的,奴婢们一定不拖主子们的后腿”

“对对对,咱们一定会好好的活着”齐以柔也一扫阴霾,虽然她们以为她是怕…其实她只是担心她的身子扛不住这荒北寒冷的气候而已

在这等待的日子,凤旭大部分是泡在书房。翻阅关于荒北的书籍,时不时让初雪和迎春到凉城周边勘察这些荒土荒山。

这南岳离凉城还那么远,已是冷风凛凛,从凉城传回来的情报和初雪,迎春出去勘察的情况,凤旭总结出冬天之所以如此冷,是因为没有树林遮挡寒风的施虐!

凤一带人去回风峡谷已有半月,时至今日还未有半点音讯,这几日凤旭心绪不宁,又开始梦见那些场景了,总担心有事发生。

“启禀郡主,这是凤一的飞鸽传书”白芷收到传书立马到书房

凤旭立马放下手中的书本,快速打开密信,纸条上没有多余的话只有简单的几句:晋王坠崖不知所踪,世子左腿断裂,侧妃昏迷不醒,死伤惨重!

凤旭脸色瞬变,蹭的站起身:“初雪,这府里还有多少人能调动?”

“不多,家丁十个不到。凤卫有三人跟着齐三公子去了凉城,凤一带走了五人,还剩凤九和凤拾两人加上迎春和属下”

凤旭心里恼火得很,已经提前让凤一带人去接应了,没想到居然还是…

“初雪,传令下去:凤九凤拾带上家丁前去接应车队。告诉凤一派人个人继续搜索我父王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另外…我父王失踪的事绝对不可泄露出去!”

“还有从现在起,让迎春在我母妃院子时刻守着,保护好院子里的安全”

“是,属下告退”初雪一闪消失在书房

凤旭脸色难看小拳头紧紧握着,迈步向齐以柔的院子走去,每走一步犹如千斤重。这要如何向她母妃开口,如果凤柏承真的死了或者失踪,这对晋王府存活的人而言在这荒北犹如天塌…

凤旭这次没有走正对房门的路,而是绕道沿着走廊转到侧路,从主间传出来的嬉笑打趣声,凤旭实在不忍打碎这样的气氛,抬头看了一眼这朦胧的天,叹息一声,这样的嬉闹的声音怕是很久都不能听到了。

凤旭轻轻拍了拍脸蛋,迈了几步转身进了屋子。

“旭儿来啦?忙完了吗?快来母妃这里坐”

凤旭站着没动,神情过于严肃

兰欣见小主子脸色不好看,忍不住问道:“郡主,可是出了何事?”

其他人也瞬间禁声,安静看着凤旭

凤旭抿了抿嘴嘴,转身关好房门,才走了过去挨着齐以柔坐下,开口:

“嗯,是出了事。从此刻起,你们几人不能出这郡主府,夜里不能到处走动!”

“旭儿,到底出了何事?”

凤旭与齐以柔正视“父王和车队出事了”

“什么?”齐以柔大声惊呼,觉得太大声立马捂住嘴,其他三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车队在回风峡谷遇到伏击,父王…他…坠崖不知所踪,葛雅蓉昏迷不醒,凤烨腿受了重伤,车队的人伤亡惨重!”

几人不可置信,瞪大了双眼,这惊人的消息,让原本欢悦的气氛瞬间冰到极点

晋王失踪了,侧妃昏迷,世子受重伤,这,这已经远离了京城为何还有人要晋王府所有人于死地?

见几人还懵愣,凤旭再次开口“母妃?”

“啊?啊,这…可有安排人去接侧妃和世子?”齐以柔回神的倒也快

“嗯已经去接应了。”说完看着围桌坐的几人再次开口“母妃,父王失踪的事,不能传出去,这件事决定不能走漏风声,否则这次我们真的还没到凉城,晋王府的人就全军覆没了”

“这几日你们白日里就待在府里,晚上绝不能出院子”

“是”兰欣三人齐声回应

“对了母妃,我让外祖父购买的药材都在南岳还是已经拉到凉城了?”

“留了部分在南岳,其余的上月你小舅已经拉往凉城了。哦对了,你外祖父不仅备了药材,还请了几个随行的大夫还有几个产婆,大夫留了一个在南岳,原本想着也要不了多久便去凉城,现在又…”

凤旭忍不住惊讶:“还是外祖父想的周到”当初她还真把这茬给忘了,姜还是老的辣,不然光有药材没大夫,药材也变废材了

“晚上我便来住客房,白日事太多,不方便!我让迎春会在院子里保护你们”

“郡主放心,奴婢定会保护好王妃”

“嗯,辛苦你们了!母妃我回书房了,晚上再过来”

“好。旭儿你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有初雪”

凤旭说完起身出了院子…

徐州城内

一座豪华奢侈府邸花园内,名贵花草簇拥争艳,凉亭内,一明三十来岁的男子盘坐于茶案,手上动作优雅、娴熟的烧水。

这男子一身淡紫衣袍,头顶束着一顶价值不菲的白色玉冠,面容刚毅沉稳,这样的气度和打扮岂是寻常人?

噗噗噗的水烧开的声音,提起水壶用开水烫洗茶具再沏茶,一洗二泡三品,一步不差,待杯中沏满茶水,举杯于鼻前闭眼闻了闻茶汤的茶香四溢,宁人心旷神怡一脸享受,片刻才睁眼抿了一口茶汤:“嗯,不愧是雪茶,好茶。”说完眯眼看着跪在前方的衣衫褴褛的黑衣人

“如何?还有人呢?”

“启…启禀主子…”跪着的人此刻浑身打着冷颤

“嗯???”

“回主子,车队进入峡谷中,属下几人按计划行事,可不知从哪赶来了几个武功高强的蒙面人打乱了”说话的人已经害怕的战战兢兢:“属下的四位同伴已经被那几个黑衣人给…”

品茶的男子以为他听错了:“你说什么?给本王再说一遍!”手中的空杯用力放在茶案

“主子,有…有人接…接应晋王的车队!而且武功高强!晋王车队伤亡如何情况不明,跟属下一起去的同伴皆被毙命…属…属下也是侥幸跌下悬崖落在树上才得以回来向主子复命”

砰的一声男子一拳砸在茶案上,茶杯被震的跃起跌落在地发出啪碎裂的声响,男子心中简直怒火滔滔,抬手一指跪着的人:“一群废物,回风峡谷那里可一夫当关杀敌一千的绝佳地方,让你们扔几个石头居然都办不好,真是一帮蠢货,本王要你们何用?”

“请主子饶命!”跪着的人脸都贴到地上了

“滚”呵斥完拂袖一把把茶案的茶具拂到地上,发泄心中的愤怒…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