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罗洪怎么也没想到城中居然发生这样大的事,而且杨宏家的小姐竟然也被抓去了,难怪今天他会亲自上门来抓人。

可是罗洪不明白,这件事又怎么会牵扯到罗耀身上。

“爹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是杨宏不知从哪里得知了这件事跟大哥有所牵扯,所以才上门来抓人,而且肯定是有什么罪证,你看杨宏二话没说就把大哥给带走了,分明就是没打算放过我们罗家,爹,您现在最重要就是想想怎么把我们罗家给摘出来。”罗强虽然争强好胜,可现在关系到罗家生死存亡,他还是能理得清好坏。

“该死!可你大哥又怎么会掺和进这件事里?”罗洪对大儿子还是了解的,年三十了,照料铺子里的生意也没多少建树,只不过能够稳妥。

这样的人真的能够做出这种大事吗?

不是他瞧不起自己儿子,而是他真没这样的本事。

罗玉看着罗洪还在纠结,冷哼一声,“看来爹忘记了,大哥可不只是我们罗家人。”

罗强猛然反应过来,双眼都变的晶亮,“没错,三弟说的没错,爹您忘记了,大姨娘可还是孙家的人,大哥也是孙家的嫡外孙,最近孙家可是越发猖狂了,您看这件事会不会就是孙家找大哥干出来的?”

罗强冷哼一声,心中腹诽,倒不如干脆将大哥一家在这件事上锤死,到时候也少一个跟他分家产的人。

“没错,二哥说的对,这件事咱们罗家不能坐以待毙,否则依着杨宏的为人,一定会让咱们罗家一网打尽的。”罗玉年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接着道:

“可能爹还不知道,昨天我去了街上,而且还认识了一家人,他们可不是简单的人。”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罗强不以为然,在淮城,除了杨家其他认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三弟,你也不用这般妄自菲薄吧?咱们罗家怎么说也是百年世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辱的。”

罗玉抬头看他一眼,这个二哥还是一样的蠢,这个时候还想踩他一脚。

罗洪果真看不过去了,“行了,听你三弟把话说完。”

“二哥,咱们罗家在淮城是还能说的上几句话,可出了淮城呢?天大地大,不能妄自尊大,那一家人可不是一般人,连杨宏见了都得点头哈腰。”罗玉冷哼一声,分明含着鄙夷。

“你……好,你说说,这到底是什么人?”这二十几年,还真没见过让罗家低头的人。

“爹,您可听说过大将军陌染吗?”罗玉道。

罗洪满是沟壑的脸一下变的苍白,猛然站起来,看着眼前的小儿子,“你……你是说……”

“没错,昨天我见到的就是大将军一家,今天天没亮我就已经派人去打听过了,今天大将军还亲自带着人去了杨家,后来杨宏就亲自带着人去了城外抓人,紧接着就来了咱们罗家,我怀疑把矛头指向我们的并非是杨宏而是才刚进城不久的大将军。”罗玉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噗通一声,罗洪已经重重坐回梨花木的椅子上。

“这……这么可能……”罗洪差点把自己给吓死。

这得罪了杨宏已经让他头疼,现在还没喘息,竟然又得罪了大将军。

大将军陌染整个北辰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伴随着他威名的同样还有他的凶残。

谁都知道,提到大将军得名字都可以让婴儿止啼哭!

被这样的人盯上,难道真是天要亡他罗家吗?

“孽障,孽障啊!早知道老大竟然会惹出这样的事端,真该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将他溺死,也不会让我现在这样为难。

现在该怎么办?不仅是他自己,还牵连到咱们整个罗家,若真是被杨宏给揪出把柄,咱们所有人都要陪葬啊!”罗洪这话虽然不好听,可罗玉兄弟两个都明白,这就是实情。

“爹,您先别急,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办法的……”罗强已经吓的六神无主了,脸色煞白,口中喃喃自语。

心里把罗耀给恨死了。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难道真打算拉着全家人一起去送死吗?

此时已经冷静下来的罗玉,反而是父子几个中最沉稳的。

“二哥,你先别急,反正咱们现在已经被杨大人给囚禁在府中,想出去也不可能,倒不如坐下来仔细回想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破绽,可以让咱们利用。

就算……就算保不住罗家,至少也要保住咱们罗家全家的命。”

罗玉可不是为了眼前的罗强打算,刚刚他出门也不止是打听消息,还是做最坏的打算。

若真有那么一天,天塌下来,他也要留着最后的一点东西,绝不能让自己陷入身无分文的地步。

“对,玉哥儿说的没错,老二,先冷静下来,先仔细想想看看还有什么办法!”罗洪毕竟经历的多,听完罗玉的话率先静下心来。

“办法,办法,哪里有什么办法?老三你说的好听,大哥这次沾的可是杀头的重罪,若只是杨大人咱们或许还能想出办法,大不了豁出罗家所有的东西,可咱们现在得罪的是大将军,大将军是那么轻易能够接触的人吗?”

三个人都沉默了,罗强说的没错,大将军可不是他们能够打动的人。

罗玉隐晦的目光沉下来,“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老三你快说。”罗洪第一次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儿子,总觉得这儿子好像很陌生。

只要能让他们罗家度过这次危机,他绝不会再小瞧了罗玉。

“咱们可以这样……”罗玉低声在两人耳畔说了一番。

“好,爹您也别犹豫了,咱们就按老三说的办。”罗强已经六神无主了,现在只要尽快回后院,跟自己姨娘将现在的处境搞明白。

他可不会无缘无故给老大那个狗东西填坑。

罗洪:“……”

“行,既就按照老三说的办吧!”抛出一个儿子,只要能救了他们全家,他就算是死了,也有颜面去地下见罗家列祖列宗。

“老三,这事你去办,我这就会找你娘商量一下。”罗洪觉得自己瞬间老了十几岁。

罗玉迈着沉重的步伐进了后院,罗强已经坐不住了,见自己父亲走了他也跟着离开了。

前厅只剩下罗玉跟他身边的小厮富贵。

“少爷,不如还是让奴才去吧?您出门太危险了。”刚才他们进门,就已经看着门前有杨大人派来的人守着。

“不必,这件事必须本少爷亲自去前去,行了,快速拿一身小厮的衣服来。”罗玉双眼暗沉如冰。

破釜沉舟,他还真不想救罗家其他人,可他还有疼他的母亲,他一定要光明正大的带着母亲离开。

“是少爷。”富贵离开后,没多久,就见两名小厮走出来,低眉顺眼的,富贵带着他来到后院一处破落的狗洞面前。

“少爷,就是这里了,这里是以前大少爷养狗留出来的洞,很多年了,所以也没有被人察觉,如今只能委屈您了。”富贵看着脏乱的地面。

“没事,快走吧!”说完,罗玉率先从狗洞钻出去。

出了狗洞周围果真没发现半个人影,立刻寻了一家成衣铺子,罗玉换上一身干净衣服,直奔瑶月楼而去。

此时陌染正看着玉瑶的睡颜。

皮肤如婴儿一般的娇嫩,肤如凝脂,恐怕我不过如此。

玲珑的琼鼻,如柳叶的秀眉,美而魅,这份美丽只有他独自一个人能欣赏,他何其有幸。

玉瑶动了动,那修长的睫毛宛如颤抖的碟翼,让人舍不得惊醒她。

“陌染?”刚醒了原因,声音还带着几分沙哑,像极了运动后的声音,让陌染全身的血液急涌。

“醒了?可是饿了?起来吃点东西吧。”陌染温热的手掌落在她柔软的青丝中,让人贪恋这份温暖。

玉瑶如慵懒的猫儿,在他掌心蹭了几下,那乖顺的模样,一下就让陌染的心都化了。

“陌染,喏喏呢?她怎么样?”玉瑶可没忘记,自己的闺女受了惊吓,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没事,她已经醒过来吃过东西了,这会儿只怕又去了那个小女孩的房中。”陌染口中的正是受伤的天官。

“嗯,她没事就好了。”玉瑶懒懒的靠在陌染的怀里,看着面前的人,只觉得依赖。

“起来吧,不然晚上都没办法睡了!”虽然他跟喜欢看瑶儿的睡颜,可这会儿也不敢再让她睡了。

“好!”玉瑶起床后看着面前的人。

“看看还想吃什么,让厨房里去做。”桌子上摆这三菜一汤,都是玉瑶喜欢吃的。

“不用了,咱们一起吃吧!”玉瑶闻着饭菜的香气,还真觉得饿了。

两个人吃过饭,刚打算过去看看天官的伤,就听楼下刘掌柜上来了。

“主子夫人,前面罗家三公子求见。”刘掌柜道。

陌染剑眉轻挑,显然没想到率先上门的竟然会是罗玉。

他以为杨宏一定早就理解自己的话,没想到还能让罗玉出现在这里,看来这个罗玉也并非昨天表现的那么没有半点心机毫无城府。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