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宠医妃

第018章 谁比谁更厚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锦 本章:第018章 谁比谁更厚颜?!

    驿站。

    夜虫叽叽,皓月横亘在天上。

    作为大晏朝的军事重镇,清岗驿地势险要,城墙修建得异常坚固,高达十几米全由巨大的条石和青砖一层层夯筑,城门口和垛墙上都有值夜的士兵在坚守岗位。

    夏初七猫在草丛里观察了一会儿,便将从运水那俊男身上顺来的腰牌放回了怀里,赌运气一般慢慢溜到了前几天爬过的狗洞。

    钻狗洞虽不雅观,却最为便捷。

    她运气不错,那黑黝黝的狗洞还没有被填掉。

    钻入墙内,她匍匐着观察。

    只见十字分区的房屋,一排排烛火全灭。

    正如她下药前预计过的那样,因驿站的兵将们纷纷感染了时疫,防御明显松懈了下来,夜巡人数锐减。

    有戏!

    她轻松躲过一拨守卫,溜到了那天关押傻子的马号。

    马号是用来养马的地方,外头的草垛子很高。她藏身在草垛子后头,竖起了耳朵倾听里头的动静儿。

    “啊……小点声……”

    两道模糊、压抑、低低的声音,从草垛背后的隔窗传了出来,带着令人脸红心跳的粗喘声儿,一听便知道里面在干嘛事儿。

    “嗯,兵符的事儿,京里已经得信儿了……”

    喘息里夹杂着的对话,让夏初七愣了一下。

    兵符?难道是细作?

    可真他妈敬业啊!

    办这事都不忘了革命工作,不仅交接了身体,还交接情报?

    再一听,那人又说,“太子染了重病,恐怕时日无多了,京师各部官员调动频繁,几位王爷对储位本就各存有心思,而今眼下,更是蠢蠢欲动,晋王手里握有兵权,便成了重中之重……”

    另一个声音,很轻,“不是立长立嫡?唔,老皇帝属意谁,可有口风出来?”

    “老皇帝看重儿子,可更属意孙子……”

    “啊?皇长孙……赵绵泽?”

    “嗯,暴风雨要来了……唔,这清岗驿也平静不了几天。”

    “啊,你是说?”

    “嗯……宁王……哦,很快便要抵达锦城府了……”

    马号地方小,里头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更显低颤婉转。在暖昧的叭叭声里,夏初七风化在了草垛上。她一没有想到,会无意间听到这么多的秘密。二没有想到,里头玩得正欢的那两个竟然都是男的?

    难不成,大晏朝民风尚腐?

    不过,谁在搞基,谁又在权谋倾轧,她都没有兴趣,只关心傻子在哪儿。

    猫儿一般眯下眼睛,她滚出草垛子,推开支摘窗身手敏捷地跃了进去,不等那两只搞基的家伙反应过来,匕首就抵在了其中一个的脖子上。

    “不许动!”

    两个衣冠不整还连在一起的家伙呆住了。

    “你,你是谁?”

    “我是你老子!”夏初七瞟了一眼这两个家伙摆出来的造型,好笑地眯了眯眼,“快说,关在这里的那个傻子哪儿去了?”

    果然,这两个家伙干了丑事儿,不敢高声喊人,更不敢反抗引来了夜巡。

    “在西号……”

    问明了具体方位,夏初七收回匕首,狡黠一笑,半威胁半暖昧地冲他俩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继续享受——拜——”

    西号在驿站的西边儿。

    夏初七贴着墙根儿走了过去,只见独单单一个小院儿,没有旁的建筑。她趴在支摘窗下,醮了一点口水,桶开了窗户纸,将怀里装了“神仙烟”的竹筒插入窗户小孔中,往里面一阵儿吹气。

    接下来,便是等待——

    这“神仙烟”配置的时候,她特地加重了药效,可空气本身有稀释能力,尤其在比较大的空间里,效果更会大打折扣。差不多等了一刻钟,里头才传来“咚”的物体坠地声。

    成了!

    她蹑手蹑脚,做贼似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两名全副武装的看押侍卫,昏睡在地上。

    巴适!顺利!

    里头关押人的屋子光线更暗,与外间只隔了一道木栅栏。等她取了钥匙打开门进去时,便见到靠墙的地方有一张简陋的大床,床上的被子微微隆起,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头偏在枕上,没有动静儿。

    “傻子!”

    低唤一声儿,她掏出怀里事先准备好的解药帕子,走过去捂在他的脸上——

    不料,下一瞬手腕突地被扣紧,床上那人手肘用力地撞击在她腹部,吃痛一弯腰,她便随了那拉拽的力道,踉跄一下落入他的怀里。

    “你!”她惊叫一声儿。

    “才来?”那人淡定地打了个呵欠,冷冽的语气里有一抹她无比熟悉的讥诮,“原来喜欢爬床?”

    忽略了后头一句,夏初七只注意到第一句。

    才来……?

    男人浓浓的侵略气息近在咫尺,黑暗里她看不清他的人,却可以想象他欠揍的样子。

    几乎刹那间,脑子电光火石一般,闪过许多画面来。

    “你早就知道我会来?”

    他没有回答,可答案很快便出现在她面前。

    外面整齐的步伐声、盔甲与兵器摩擦出的铿然声,声声入耳。紧接着,火炬照亮了整个西号。蜂拥而入的兵将差不多有二十来个,一张张弓弩对准了她的脑袋,冷鸷的光芒刺得她心里发寒。

    王八蛋!

    她总算回过味儿来了。

    赤裸裸的,她被赵贱人给戏耍了。

    什么小黄本,什么头部按摩,什么钻狗洞,一切都是他的诡计。

    他故意让她逃出去,还给他留出狗洞来羞辱她,又派了人跟着她,一面方便找寻那只小金老虎,另一面他可以暗地里看她与什么人接触,到底什么身份,是不是谁派来的细作,简直就是一箭双雕。结果,他见她按兵不动,只在药堂里老实做伙计,索性捉了傻子来逼迫她,还让老孙头带她过去,用《青囊书》诱她,用小黄本逗她……

    当然,她不会知道老孙头为了得那口耳呙斜证,足足吹了两晚的冷风。

    只恨啊恨啊,恨不得咬死这个贱人。

    “呵呵呵,王爷好闲的工夫?”

    看着她阴阳怪气的笑脸,他习惯性冷讽,“闲着也是闲着。”

    深呼吸,夏初七压抑住心里恨恨的沮丧感,死盯住他的眼睛。

    “混蛋!不要以为你很牛逼。今儿姑娘栽在你手里,不是你比我强,只不过我势单力薄,又没有人脉和信息资源,才会被你耍得团团转……”

    “牛逼?”

    他上上下下观察着她今儿怪异的装束,还有腰上挂着的几个奇怪物件儿,微微一皱眉,“牛者,如何逼?”

    翻了个大白眼儿,夏初七没工夫给古代人做科普。冷静下来一想,她眼神儿闪了闪,盯了他片刻,一双大眼睛便在火光照耀下带出一层薄薄的雾气来。

    “行吧,算你狠。没错儿,东西是我拿的,可与傻子没有关系。你放了他,要怎样都随你。”

    赵樽看似随意的扯了下寝衣,冷飕飕反问:“东西呢?”

    “放了他,我就交给你。”

    “交出来,我就放了他。”

    弯了一下唇,夏初七慢慢靠近他的脸,咬牙切齿,“不放人,我现在就废了你。”

    赵樽敛下眉眼,看着她,目光很深,“你到底是不是妇人?竟厚颜至此。”

    两个人的对话无比诡异,坐姿也十分僵硬和奇怪,瞧得屋子里的兵士们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到了此时,殿下竟然还会有“雅兴”与女刺客在那儿谈条件,一副被美色所惑的样子,都不站起身来了。要知道,殿下出身皇家,从小到大,什么样的美人儿没有见过?哪有可能被眼前这个并不出众的女刺客给迷了眼?

    “出去!”

    在他们好奇的注视下,赵樽突然冷冷命令。

    “殿下……”女刺客在这里,谁敢这么退出去,置殿下的安危于不顾?

    “下去!”

    赵樽加重了语气,冷入肌骨。

    “是——”没有人再敢停留,随着声儿落全都退出了西号。

    当然,他们都不会知道,依夏初七的阴损和敏捷,就在落入赵樽怀里的那一瞬,虽然身体受制于他,可她的手也极快地揪住了他二兄弟。而赵樽以王爷之尊,被一个姑娘扣住那里威胁,自然不愿意让下属瞧见。

    屋里灯光灼灼,只剩下两个人。

    赵樽微微向后一仰,低头往腰下瞅了眼,盯着她说得淡定。

    “摸够了?现在可以放手了?”

    眉头挑了挑,夏初七得意的加重手劲,懒洋洋发笑,“那得看你放不放人了?”

    赵樽垂下眼,重重一哼,“你很牛逼……”

    夏初七一愣,差点笑出声儿来,“不客气!其实吧,只要你放了傻子,我不仅不会让你断子绝孙,更不会告诉任何人……晋王殿下喜欢穿红裤衩子……”

    说到此,突见他冷眼一眯,她顿觉不对劲,却已经迟了。

    后脑勺传来剧痛,她眼前一黑,便歪倒在他怀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御宠医妃》,方便以后阅读御宠医妃第018章 谁比谁更厚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御宠医妃第018章 谁比谁更厚颜?!并对御宠医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