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宠医妃

第016章 不翼而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锦 本章:第016章 不翼而飞!!

    若说在这个陌生的世道,还有谁能让夏初七撂不开手,那就只剩下这脑子不灵光的兰大傻子了。

    傻子他人笨,可实心实意待她好。

    这会儿听着他哭哭啼啼像是受了活天冤枉的声音,她心口揪得慌。

    那感觉,就好像亲生儿子被人欺负了的娘,过不得了。

    大概她表情太过狰狞,郑二宝斜斜瞄了过来。

    “小子,你是脚沾在地上了,还是等着咱家留你吃饭啊?”

    吃个鬼!

    收回心神儿,夏初七堆起个笑意来,捂了捂耳朵。

    “公公,我听里头那人的声音闹腾得慌,在哭什么呀?”

    郑二宝纳了一闷,才恍然大悟,“你说马号里关着的那个傻子呀?”

    夏初七点了点头,“他怎么了?”

    “呵,怪只怪这小子命不好。我们家主子爷有个稀罕的玩意儿,被这傻子他小娘子给偷跑了。可那小娘子却溜了,只剩这傻子眼巴巴地跑到驿站门口来哭着寻人。这不,让守门侍卫给逮了回来。我们主子爷说了,要是到明儿晌午他家小娘子还不拿东西来换人,就把这傻子给剥皮抽筋,掏空了心肺,再填上草灰丢到清凌河里去肥鱼——”

    贱人!

    郑二宝说得随性儿,夏初七心里头却一直在透凉风。

    出了驿站,没了马车,她与顾阿娇两个只好走道儿去回春堂。

    一路上,夏初七闷着头想事儿,顾阿娇大概在驿馆院里头等得闲出屁了,不停向她打听晋王殿下的事儿。那双晶亮晶亮的大眼睛里,仿佛快要溢出水儿来,俨然就是一个怀了春的姑娘。

    夏初七心不在焉,“上心了?”

    小脸儿唰地一红,顾阿娇声音柔得像那糯米汤圆。

    “像殿下那样风姿卓绝的儿郎,有哪个姑娘会不上心的?楚七,我们清岗县里,你见过长得像他这样好看的人吗?更何况人家还是一个王爷,皮相好还能带兵打仗,哪像那些个绣花枕头,中看不用中?你可知道,那天他领着金卫军往驿道上打马一过,全城未出阁的姑娘们,都快要疯了。”

    疯了,真疯了!

    耳朵被她狂轰滥炸着那个贱人的好,夏初七心下烦躁。

    “哼,像他那样的男人,家宅里头的女人多了去了,跟着他有什么好?”

    顾阿娇羞答答地红了脸。

    “要能如愿,哪怕与他做个侍妾也是甘愿的。”

    鄙视地瞪她一眼,夏初七无言以对。

    “楚七你听人说了吗?县太老爷寻了好些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见天地往驿站里头送,又被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要我说啊,还不是那些姑娘长得不够美,殿下他看不上……”

    “就你美?”初七没好气儿。

    捋了捋自家的发辫儿,顾阿娇像是被触到了伤心事,重重一叹。

    “长得再美又能如何?殿下那龙章风姿的人物,又哪是我这等贫家女儿攀得上的?我可没敢存那份心思,只是思慕一下罢了……改明儿,还不得随了我爹的心愿,找个儿郎随便嫁了。”

    她的失落显而易见,夏初七的神思却飘了万里。

    在封建社会,嫁一个王孙皇子真的会幸福吗?除了肚子管饱,衣裳管暖之外,不仅要面临与别的女人共用一个男人的恶心,指不定还有那王府深宅里的勾心斗角,下毒,暗算,堕胎……就跟那《甄嬛传》似的,到头来,又能落得什么好?

    想到同夫,她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肉都麻掉了一层。

    “楚七,你怎么了?”

    没工夫再想这些与己无关的破事儿,她催促起来。

    “阿娇,走快点,我刚想到还有急事要办。”

    夏初七在回春堂帮了几天工,为回春堂赚了不少的额外银钱,平时为人机灵,干活也利索,顾老爹一贯对她颇为看重,今儿见她又讨得了殿下的好,虽说没有赚回来那八十两,可到底也是欢喜的。因此,一听她说要告个假去办私事,二话不说便应承了下来。

    从枕头底下摸出自家这几日攒到的几两银子,夏初七出了回春堂,先去集市上买了二斤糖,几袋干果蜜脯,扯了几尺松江布,又打了二斤猪肉,这才雇了一辆驴车,花了约摸半个时辰,赶回了鎏年村。

    入得村东头,她没有让驴车停下来,更没有搭理道路两边指指点点的村民,直接驶到了桥凼头那几间茅草屋。原本以为三婶娘这会儿应该是下地去了,没曾想她刚从驴车上跳下来,就见她红着眼睛巴巴地坐在破旧的门槛儿上,见到她时眼神儿有些迷茫。

    “小哥,你找谁?”

    夏初七吩咐驴车先等着自个儿,没有在门口与她闲话,只低低喊了声“三婶娘”便拽了她的手进屋。

    “婶娘,是我……”

    不等她说完,三婶娘拽住她又扯又掐,那眼泪叭嗒叭嗒就落了下来。

    “你个要死的小蹄子,你把我家柱子给拐带到哪儿去了?去趟县城就不落屋,可把我给急死了。”

    夏初七心窝一堵,想到傻子在驿站可能会吃的苦头,也是难受和心疼。

    但她不方便与三婶娘解释些什么,又怕等久了生出更多事端来,便拍拍她胳膊安慰。

    “傻子他没什么事,婶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给带回来的。你先甭哭了,我外头驴车上给你带了些东西,您拿去先吃着。还有,我回村子里的事儿,你切莫声张,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从外乡过来的大外甥,久不走动了,过来看看你。”

    三婶娘原就是个精明的主儿,睁着哭红的肿包眼,看着与往常变得截然不同的夏初七,除了点头又能说什么?

    待她外头去收拾东西了,夏初七进了自家住过的小茅屋,见里面还是走时的样子,略略放下心来。

    很显然,赵樽未寻得小金老虎,这才使贱招抓了傻子去,想逼她交出东西来。

    可交还了东西,他就会放了傻子吗?很难说。

    要怎样才能两全呢?

    不管了,先拿了东西再做计较。

    她搬开墙根儿处的瓦罐,用一根硬柴火使劲儿地刨着土。

    可——

    刨了一层又一层,刨了一层又一层。

    里面却没有她包小金老虎的破布……

    当然,更没有那只小金老虎。

    嗡——

    她听见了耳鸣的声音,面色唰地灰白,不太敢相信这结果。

    藏了这么隐蔽,谁会来拿走?

    “婶娘——”

    三婶娘进得屋来,偏着头打量她,眼睛里还闪着泪光。

    “草儿怎么了?”

    迫使自家先冷静了下来,夏初七才淡淡问,“有人动过我屋里的东西?”

    三婶娘浑不知情的样子,摇了摇头,“没有啊,那天你和柱子两个去了县城,我就再没进过这屋。你是有什么东西丢了吗?”

    冷静!一定要冷静!

    轻揉下鼻子,夏初七想不出缘由来,只得干笑两声儿。

    “没有什么重要的,不打紧。”

    三婶娘松了气儿,凝噎着,又抹起眼泪来。

    “草儿,你可别坑了柱子啊。他是个命苦的孩子,先头我就盼着你两个能过得好,生个一男半女平平安安的,也就了去了他娘的心愿。可现在……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他死去的娘交代啊……”

    “婶娘!”夏初七没时间再听她叨叨,“我得先走了,你别担心,傻子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我保证!”

    小金老虎不翼而飞了,她拿什么去保证?

    坐在前往清岗县城的驴车上,夏初七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看来老天这是在逼她呀。

    逼她使用贱招,给那个贱人来一次划时代的基因重组。

    ------题外话------

    小金老虎到底去哪儿了?

    初七又要怎么样对付老十九?

    老十九又在暗地里给她使了多少绊子?

    ……请继续等待下一章。

    好友鎏年新文《痞妃传》在首页左侧强力推荐,大家帮忙收藏一个,潇湘制度,首推定生死,鎏年的文质量还是有保证的,大家可以先收藏一下,品读品读,谢谢,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御宠医妃》,方便以后阅读御宠医妃第016章 不翼而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御宠医妃第016章 不翼而飞!!并对御宠医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