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宠医妃

第009章 当腹黑撞上腹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锦 本章:第009章 当腹黑撞上腹黑!

    朝廷钦犯?

    全场哗然,视线纷纷投向了夏初七。

    “放肆!殿下面前,说什么疯话?”

    率先发作的人,是范氏的亲爹范从良。

    大晏朝吏制严苛,当今皇帝又奉行“乱世用重典”,对待犯人刑罪俱重,动辄以杀结案,官吏如犯有失职罪,必将受到株连,丢掉乌纱帽挨板子都是小事,丢了小命儿也是常有的。

    警告地瞪了女儿一眼,范从良拂了拂身上的知县官服,觍着臃肿的身子上前,向赵樽行了个跪拜大礼,恭敬道:“殿下,这妇人乃下官小女,自幼愚顽不堪,言语无状……”

    赵樽冷冷一抬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只脸色未变地问范氏。

    “有何证据?”

    范氏偷瞄他爹一眼,声音弱了不少,“殿下,这个贱人来路不明,素来奸猾狠毒,民妇昨日与她争执时,亲眼见她额上有墨刑刺字,定是逃匿重犯不假,请殿下明查。”

    肩膀微微一抖,夏初七埋着的头,低得更狠了。

    赵樽看向她头顶,英武的眉峰之间,挤出一道浅浅的折痕。

    “你,走上前来。”

    心里‘咯噔’一下,夏初七心道完蛋了,目光越过人群望向了马上居高临下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心虚,她虽说看不清他的脸,却能明显地感觉到他视线里带了几分凉入骨髓的讥诮。

    难道他早就认出她来了?

    不该啊!那时天色昏暗,她样子又狼狈……

    苦着脸犯愁的寻思着,为了配合自家是个傻子的剧情,她吓得抖了几下唇,嘴巴一扁,张开双臂就抱住兰大傻子的脖子,一把鼻泣一把泪地蹭在他肩膀上,憋着声音哭起来。

    “傻子,我要回家,城里不好玩,不好玩……”

    范氏听她哭得厉害,脸上得意得紧。心知在这般状况下,晋王殿下不追究是决计不可能的了。重重哼了一声,她满是谄媚的讨好,“殿下,民妇此言千真万确,你只需拨开这小贱人的头发一看便知。”

    “来人!”

    赵樽盯着那两个紧紧相拥的男女,皱了下眉头。

    “拨开她头发。”

    哗然声再起,老百姓私底下的议论也多了起来。

    额头有刺字……那还了得?谁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见那傻子眼睛都急红了,范氏更加迫不及待,抢前一步,不等金卫军抓紧夏初七的肩膀,就一下拂开了她的刘海。

    “哗——啊——”

    人群里响起了倒抽气的声音。

    夏初七额头上没有预想的刺字,只有一坨黑乎乎的东西。

    “呀,好大一个胎记!”

    “原来是个胎记啊,那范家娘子……识字吗?”

    “好好的小娘子,颜色还好,却是被那胎记毁了……”

    范氏呆呆盯住夏初七的额头,僵立当场。

    “不,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见的……”

    夏初七哪肯让他们继续盯着看?她受了委屈一般,扭头趴在傻子的肩膀上,“哭”得那个撕心裂肺,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同情心泛滥的长吁短叹了起来。

    她却抖着双肩一直在憋笑……

    当然,那针刺的“贱”字虽说入体不深,可要彻底去掉却不容易,用激光都要无数个疗程,只靠中药更非一朝一夕,况且很有可能留下疤痕,她哪敢随便乱试?

    于是乎,她便寻了个折中的法子。

    此事说来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她的前世里,影视剧化妆使用的肤蜡不是稀罕物,爱美的姑娘们为了省钱自制肤蜡来遮眉毛遮疤痕的就更多了。只不过事情出得太急,她没有办法做出和皮肤颜色相近的肤蜡来,且黑色遮盖效果最好。于是就地取材,让傻子帮她找了制胶的原料皂荚和植物染黑的原料柿叶和冬青叶,加了一把锅底灰,再浸盐固色,熬制成黑色的肤蜡,均匀涂抹吸收,乍一看上去就像一个黑色胎记了。

    但这东西经不起推敲,虽偷偷整了范氏一把,她还得继续扮傻。

    “呜呜…欺负人……他们欺负嫦娥……呜呜……”

    她的戏越演越逼真,越逼真她就越可怜,而范氏就越遭人讨厌。

    “还不滚下去!丢人现眼。”

    范从良低低斥责了女儿,面对赵樽时,又换上了一副讨好巴结的脸孔来,“殿下,小女实在愚顽不堪,耽误了殿下行程,回去下官必当对她重罚。”

    他只是找个借口给范氏下台阶,不料赵樽却认真地问了。

    “范大人打算如何处置?”

    范从良一听心里头就发了慌。按《大晏律》,诬陷良善者,应当反坐。为了给晋王爷一个交代,也为了顾及全城百姓的眼光,他慌不迭朝师爷使了个眼色。

    “殿下,下官现在就将这罪女押回县衙大牢,必按《大晏律》重重治罪。”

    治罪?夏初七心里冷哼。

    县衙门都是他范家开的,那大牢不等于她家客房啊?

    两个衙差心领神会地过来押了范氏就要走。

    赵樽却淡淡道,“慢!”

    范从良脊背冒冷汗了,“殿下?难道怀疑下官会包庇罪女?”

    赵樽唇角牵动着浅浅的弧度,声线还是淡淡的,“范大人多虑了,本王自是知道大人刚正不阿,不循私情。可范氏虽罪不可赦,胎儿却实在无辜。”

    谁也没有想到晋王殿下会为范氏求情,夏初七更是恨得牙根儿痒痒,她很难想象一个被称为冷面阎王的男人,会如此好心地顾及孕妇肚子里的胎儿,就这样放过了范氏……

    “谢殿下!”

    范从良喜得老脸红光,这个头磕得心甘情愿。

    可下一瞬,赵樽的话,却让他顿时如坠腊月冰霜。

    “拉下去,掌嘴五十,杖责二十,以示惩戒就足够了。”

    这神转折太快,一众人,石化了。

    只有夏初七心里了了,看上去他像是给了范从良天大的面子,实则却恶整了范氏父女一个哑巴吃黄莲。不过,这才符合红裤衩的闷骚本质。她早就知道,在那男人一板一脸的严肃外表下,有一股子“阴坏”劲儿,可以说无人能出其右。

    贱人,果然够贱!

    看上去不苟言笑,谁能想到他才是腹黑始祖?

    范从良反复被他折腾,满脸冷汗——

    “殿下,按《大晏律》,未审先刑,便,便不成规矩了。”

    赵樽‘嗖’的剜过来,杀气慢慢扩散,那股子生来便俯视众生的王者气势,冷漠傲兀,逼得人不敢抬头正视于他。

    “本王便是规矩,范大人可有意见?”

    “下官,下官不敢!”几个字范从良说得特别艰难。

    范氏哭喊着被拖下去了,掌嘴第一下便被抠掉两颗牙齿,惨叫声十分骇人。可围观的老百姓却再没有了半点议论声,驿道边上,除了猎猎的风吹拂旌旗的声音,只剩下范氏恸哭的哀嚎和棍棒捶肉的沉闷击打声。

    很难想象,这么多人同时在场如何保持肃静。

    可现场,真的很安静。静得范氏的哭喊声尤其凄厉。

    又血腥,又暴力,又惨不忍睹!

    晋王爷的残暴,平静下的狷狂,也再次得到了印证。

    一个孕妇如何能承受得起二十大板,夏初七已经没有心力去关注了。她只是在首次看到古代刑罚的残酷性时,突然产生了一种某贱王爷其实在杀鸡儆猴的错觉。

    很不幸的,她就是那只猴子。

    然而,当她试探地瞄向他时,那一束冷漠的视线却始终没有看她。或者说,他压根儿就没有认出她来,只面无表情地扫向郑二宝。

    “驿站!”

    “晋王殿下起驾——!”

    郑二宝尖细的嗓子一喊,停顿许久的金卫大军再次开拔了,一队队整齐地从远处经过,那声势浩大的壮观场面,让夏初七紧张得冷汗都湿透了脊背。

    终于,那冷鸷的一人一马掩在兵流里远去了。

    他没有认出她来!

    夏初七长舒一口气。

    先人板板的,终于逃过一劫。

    驿道边上的人群或追逐或围观或各行其事,慢慢随着人流散开了。她心情愉快地拽着若有所思的傻子,准备回城里肉铺打上二两肉打打牙祭,顺便感谢下天老爷今天的不识之恩。

    “姑娘,殿下有请!”

    像被闷雷击中,夏初七脊背一僵,见鬼的调过头。

    ------题外话------

    啊啦啦啊啦啦……小蜜蜂又来了……

    收藏啊,收藏啊……莫要养文啊……跟上节奏,一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御宠医妃》,方便以后阅读御宠医妃第009章 当腹黑撞上腹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御宠医妃第009章 当腹黑撞上腹黑!并对御宠医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