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宠医妃

第007章 侄媳妇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锦 本章:第007章 侄媳妇儿

    摊派?

    这不是鱼肉百姓么?

    鎏年村人除了种养殖外,便没有额外补贴家用的营生,户户穷得叮当响。可各种赋税却高得离谱,打井要摊派,祠堂修缮要摊派,现在十九爷的大军要在县里驻扎,摊派自然更少不了。

    人艰不拆啊!

    寻思一下,她低眉顺目地笑着,装得十分老实。

    “三婶娘,那你找我……?”

    三婶娘依旧笑眯眯地道:“大柱他不省事,你身子骨要好些了,明儿去一趟县城,把仓里的两筐粳米拿去换钱。还有……”

    停顿下,她只拿眼瞄初七却不讲。

    夏初七歪了下头,用比傻子多一点点的智商回应。

    “婶娘,有事您说?”

    三婶娘一笑,拍拍傻子始终埋着的脑袋,“婶娘翻了皇历,这月十五是个极好的日子,你卖了粳米要有余钱,给自家扯几尺花布,做身儿好衣裳,就和柱子两个圆了房罢,免得再招人闲话。”

    圆房?

    傻子人虽好,在她眼中却像个孩子。

    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包办婚姻,夏初七自然不会认可。

    却也不忍心丢下傻子就走。

    况且,她目前也没地方可去。和穿越小说中那些飞檐走壁的女英雄不同,大晏王朝户籍制度严苛,走哪里都要官府路引,尤其对女子多有约束,一个姑娘家想要背井离乡讨生活,可以说寸步难行。

    敷衍了三婶娘,当晚各自睡下,夏初七却翻来覆去夜不安枕,觉着头痛不已。到是傻子没心没肺,兴奋得像个小娃似的,假装小解又跑来她屋外头问了一回,确定要明儿跟她进城。

    这一闹腾,夏初七更睡不着了。

    半夜时,她突然想到了怀里顺来的脏物——小金老虎。清凌河边那头冰山狼瞧着就不是普遍人,她冒冒然带着脏物进城,会不会不太安全?

    不行,她得先去县城了解下行情再说。

    这么寻思着,她迷迷糊糊爬下床,将小金老虎用块破布裹了,埋入墙角一个泥罐下面的松土里,又不放心地拿脚踩平了,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

    离清岗县城约二十里左右的凌水县境内,驻扎着晋王爷麾下的金卫军。夜深了,主帅帐篷里还掌着灯。帐外,身穿朱红色战袄,腰佩黑鞘长刀的值夜守军举着火把在巡逻,呜呜的风声里,整齐的步伐清晰可闻。

    “报——!”

    内侍郑二宝急匆匆打了帘子入帐,却见王爷独自一人同时执了黑白棋子在对弈,他赶紧涮袖跪下。

    “爷,京师八百里加急——”

    一颗黑子落下,赵樽接过文书,姿势没变地看完,着郑二宝点了烛火烧掉,冷眸再次凝视棋枰,执一颗白子在手久久不语。

    四周愈发冷寂。

    即便郑二宝侍候他多年,也不禁打了个哆嗦。

    这位十九爷,性子孤僻得紧。不生气的时候,不表示他心情好,生气的时候,也不表示他心情不好,越是平静越是让人害怕。尤其这几日,在他派了斥候在凌水和清岗二县境内寻遍一个女子无果之后,脸色更加冷漠难辩,没人敢在这时候轻易触了他逆鳞。

    “爷,还有件事儿……”

    赵樽没有移开目光,面前的黑白两子各占半壁江山,僵持着都没有办法更进一步吞食对方的疆土,而他好像根本没有听见郑二宝的话,只拧了拧眉头。

    察着颜,观着色,惯常嘴快的郑二宝今儿却有些踌躇。

    “爷,驿使还捎来了皇长孙殿下给您的口信……”

    赵樽略顿下,冷冷看向他,“何事?”

    “殿下请爷归京沿途秘查一人。”

    “什么人?”

    “前魏国公夏廷赣之女,皇长孙之御赐嫡妻……”

    赵樽在洪泰二十四年春出征乌那,现已是洪泰二十五年冬。近两载的边关生活,并不防碍他知晓朝廷动向。一年前,京师出了一桩震惊朝野的大案。前魏国公夏廷赣被其胞弟夏廷德揭发通敌叛国,阖府七十余口满门抄斩,只余一个七小姐不知所踪。

    他没有见过那位钦定的侄媳妇,却知晓那女子名声不太好。

    只是,此案后不久,皇长孙赵绵泽就另娶了因揭发胞兄有功而世袭魏国公爵位的夏廷德家三小姐为妻,据说情投意合,两相得宜,现又意欲何为?

    灯芯‘啪’的轻爆,他平静的再落一子。

    “明日卯时,开拔清岗驿。”

    “是!”郑二宝偷偷搓下手,“那,如何回复皇长孙殿下?”

    赵樽肃然抽手,回答得漫不经心,“回京再说。”

    “啊?可是爷……”

    “下去!”

    郑二宝抽搐着嘴角,垂目缄默了。

    爷,您这是冷幽默吗?

    沿途秘查……都回京了,还如何查?

    *

    鸡打鸣,狗叫唤。

    天儿放了晴,还是干冷干冷的。

    夏初七从破旧的箱子里翻出夏草最好的一身行头穿上,吃过早饭,对着桃木小镜在屋子里捯饬了许久,才出来张罗着和傻子进城。

    傻子人傻,却有的是力气,挑了一石粳米走在前头,身板挺得直直的,像是没费半分力。到是她生过病身子还虚弱,有些打蔫儿。

    村东头的大皂荚树,向来是三姑六婆们嚼舌根的好地方。此时,几个妇人正在边说边笑的咬耳朵。声音很低,却还是断断续续地落入了夏初七的耳朵里。

    “听说了吗?那范氏……”

    “平日里瞧她就不是正经人……光着身子在兰瘸子家的种猪圈里……那种猪可是发了情的……伤风败俗!”

    “今儿赶早她不就哭着上县城去了?好像还骂了一阵傻子和夏家娘子……呵,怕是又有人要倒霉了,人家可是县太老爷家的小姐……”

    见夏初七和傻子过来,几个妇人闭了嘴,只拿眼风瞄他俩。

    夏初七微微翘起了唇角。

    从来没有人惹了她,还能够全身而退的……

    等着瞧吧!

    一路上没遇到进城的牛车,两个人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清岗县城。

    还未入城,就见城外驿道边上围满了拥堵的人群。人挤着人,人贴着人,踮脚的、翘首的、寒暄的、插科打诨的……各种各样的喧嚣声此起彼伏,整个县城好像都在为了一件事而骚动。

    晋王爷要到清岗县了。

    有人在说,十九爷率三十万金卫军痛击了乌那国,还活捉了乌那公主,蒸剐了乌那国王,斩杀了十几万乌那兵卒。可王爷不幸在回京途中又感染了风寒,得在县里住些日子调养。

    有人在说,这晋王爷是当今老皇帝最小最宠爱的儿子,才十几岁时就征战沙场,逢战必胜,杀伤无数,得了个“索命阎王”的称号,时人提起他,无不闻风丧胆。

    有人在说,从他及冠起,老皇帝前后为他指婚三次,三个王妃都不等入洞房就香消玉殒了。慢慢的,鬼神之说就传了开来,说他杀戮太重,一般女子降不住缠在他身上的冤魂,近不了他身。

    也有人在说,他定是长得三头六臂,面如厉鬼……

    总之,就是好奇。

    不过,不管什么说法,像他这样的人物,别说老百姓没有瞧见过,就连县太爷范从良家的祖宗十八代都没见过。这不,倾全县之力,修桥疏河,黄沙辅路,还天不见亮就领了人前头候着了。

    夏草听着八卦,脚步却没有停,和兰大傻子两个一道入了城,把一石粳米换成了五吊铜钱,接着便四处逛荡起来。

    今日城里不若平常日子,穿盔带甲手提配刀的巡逻守卫到处都是,小摊小贩酒家茶舍门可罗雀,她带着傻子高调地转了一圈,很快就又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往嘈杂的驿道边儿上挤了过去。

    没站多久,傻子突然拎住她的胳膊,惊恐地叫起来。

    “草儿,快跑——”

    夏初七微微一笑,“跑啥啊?”

    她淡定得紧,傻子却吓得面色灰白,颤抖的嘴哆嗦下,又紧张地叫了一声“草儿快快跑”,就提着扁担挡在了她的身前。

    ------题外话------

    哈哈,来了来了,上菜了。话说十九爷,您老是逗逼么……?

    没有妹子觉得咱家十九爷最最闷得骚,腹得黑的吗?

    嗯,往后二人的对手戏,会相当有趣的……敬请期待。

    另外,关于姑凉们担忧的初七容貌问题,我说一下:在农村常年劳作,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下,先天条件长得再好的姑娘,也会面黄肌瘦,营养不良,满脸菜色,再好看都有限的……呵呵,慢慢来,倾国倾城是目标,沉鱼落雁是追求,闭月羞花还玩一手美骚年……是作孽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御宠医妃》,方便以后阅读御宠医妃第007章 侄媳妇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御宠医妃第007章 侄媳妇儿并对御宠医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