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妙手回春 第347章 孙凤琴败

作者:铁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9-12-13 22:05:10

第347章 孙凤琴败

眼看这几乎必胜的一招就要成功,就在此时,陈飞眼皮轻轻翻了翻,看了一眼自己周围的冰棱,然后轻声道:“这攻击,还算有点模样。不过,也仅此而已。”

“狂妄!”孙凤琴闻言,爆喝一声,手掌一扇,空中和底下的冰棱顿时加快速度,朝陈飞爆射而来。

岸边的众人,见状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呼声来。

就在此时,陈飞并指成剑,一道赤红色的气芒爆射出来。

随后,气芒涌动,变成一柄赤红色的长剑,长剑光芒流转,好似火焰在燃烧一般。

舞动长剑,火焰一般的剑芒在陈飞身体周围形成一道弧形的光幕,光幕不断的旋转,最后化为一个光茧,将陈飞完全包裹在其中。

天空和湖水中的冰棱密密麻麻的爆射而来,全都射在火红色的光茧上。

冰棱碰到灼热的火焰,顿时融化蒸发,冒出一阵白茫茫的水蒸气,将周围的情景全都遮挡住了。

看着第一波的冰棱几乎完全被光茧给挡住了,孙凤琴完全没有着急,冷笑一声,“这才刚刚开始,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手臂一扬,天空的雨点和湖水中的冰层,不断的变成无数冰棱,密集的朝陈飞爆射而来。

密集的冰棱打在陈飞的火焰光茧上,不断的气花变成一层白茫茫的雾气,但也将光茧不断的冰冻压缩,范围越来越小。

“好了,很快就是你的死期了。”孙凤琴冷笑道,漫天的冰棱还在继续爆射。

而此时,白茫茫的水汽,已经完全将湖心岛给遮挡住了,众人根本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孙凤琴冷喝一声,干枯的双手猛地合了起来,拍出一股内元气息。瞬间,湖水中无数冰层凝结在一起,变成一根巨大的冰柱,朝陈飞轰来,“最后一击了。”

但就在此时,越来越小的火焰光茧猛然爆开,陈飞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玩了这么久,也该结束了。”

“你说什么——”孙凤琴一愣,然后不屑的冷笑道,“装模作样,去死吧!”

巨大的冰柱,好似一条冰龙从湖水中凶猛的冲了出来,带着冰冷的寒意,要将陈飞吞噬。

此时,陈飞指尖轻轻一点,一道剑芒迸发而出,直接朝冰龙飞袭而去。

看着那不过半尺长的小剑,孙凤琴不由得冷笑一声,“你以为,凭着这把小剑,就能击败我的冰龙吗?”

“是吗?”陈飞嘴角轻轻扬起,露出一抹不在意的笑容。

而此时,孙凤琴听到一阵刺耳的摩擦声,扭头一看,顿时看见那短短的小剑,灵活得围绕着冰龙飞舞了起来。

小剑不断的在冰龙表面切削而过,削掉一层层的冰块,扬起漫天的冰屑,冰龙好似被一层层的削掉,变得越来越小,最后轰隆一下爆裂开来,直接化为无数的冰点,洋洋洒洒满天都是。

“这,怎么可能?你——”孙凤琴满脸震惊之色。随即,咬牙面色一凝,眼中露出一抹决然之色,干枯的手掌凝聚内元气息,准备发动致命一击。

但此刻,陈飞淡淡的扬了扬手指,一道赤红色的气芒打入孙凤琴身前,瞬间将孙凤琴体内涌动的内元气息给完全压制住了,根本运转不了。

“你——”孙凤琴大惊。

陈飞淡淡道:“不用试了,你现在还没真正达到玄级巅峰境界,强行使用玄级巅峰境界的实力,损伤的只会是你自己。况且,就算是玄级巅峰,也伤不到我。”

“你怎么知——”孙凤琴一惊,随即听到后面的话,满脸震惊不可思议的表情,“玄级巅峰都伤不到你?难道,难道你是地级高手不成?这,这不可能。”

陈飞没多解释什么,直接打出一道气劲,射到孙凤琴丹田处。

孙凤琴顿时大惊,因为自己的丹田气海,竟然被这股气劲完全给封住了,再也运转不了任何的内元气息。正当孙凤琴想要调运内元气息,冲开这股气息的时候。

忽然间,她面色大惊,不敢相信的看向陈飞,“那,那不是内元气息,是真元气息。你,你真的是地级高手?”

陈飞没回应这个问题,只是冷冷的看着孙凤琴,沉声道:“看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我不想杀你。现在,我让你成为我的奴隶,你可服气?”

“奴隶!”

这两个字眼,顿时刺痛了孙凤琴。她可是堂堂省城孙家之主,省城的第一高手,受人关注的孙家老祖宗,到哪不是万人敬仰的存在。就算是最开始在孙家处在边缘地位的时候,她好歹也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富豪武者。

而现在,陈飞要她做奴隶,这让她很难接受,脸色阴沉下来,怒吼道:“不,不可能,我孙凤琴,不可能当别人的奴隶。”

随即,她一副决然的模样看着陈飞,道,“这场比试,你胜了。要杀要剐,随你的意。”

陈飞看着孙凤琴,淡淡道:“你不服气?”

孙凤琴冷声道:“你三番两次伤我儿子,废我孙子,我如何能服气,如何能甘心。就算这次输了,那也只是我技不如人,但我孙家不会屈服的。”

陈飞闻言,冷笑一声,道:“我伤你孙家人?”

“你孙家人仗势欺人,逼迫孙曦外嫁战家。强留林秋涵为孙宁小妾。难道你只急得别人伤你孙家人,就忘了你孙家人伤别人?”

陈飞的质问让孙凤琴表情一愣,不过还在嘴硬,道:“那件事,最开始还是因为林秋涵拿着假玉佩到我孙家行骗,我们孙家给她一点小小的惩罚,有什么过错。”

“假玉佩,行骗!”陈飞长叹一声,寒声道,“孙凤琴,这么多年的富裕生活,看来让你忘了你曾经那段奴仆生涯啊!”

“奴仆!”

听到这两个字,孙凤琴不由得面色大变。随即惊骇的瞪向陈飞,声音颤抖道,“你,你胡说——”

陈飞冷哼一声,从怀中摸出一个精致的玉佩,递到孙凤琴面前,寒声道:“你,还记得这个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